第144章 别忘了,你是我的人-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4章 别忘了,你是我的人

    唐夜的眼底暗了暗,正欲开口,唐佩暗暗对他摇了摇头,他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裴施语很为难,好不容易见到两人,她很想留在两人身边。可今天晚上已经放了太多次那个男人的鸽子,回头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这该怎么选择?

    “小语,你先过去吧,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反正位置也不好换。”唐佩开口道,为她做了决定。

    “那我先过去了,我们以后再约。”裴施语抱歉道。

    这时候正好有人过来跟唐佩和唐夜搭讪,她也就跟着秘书先生离开了。

    裴施语走了一会,唐夜就不耐烦的将那些搭讪的人甩开,径直走到端着酒的侍者身边,拿起一杯酒直接灌进嘴里。

    唐佩走到他的身边,也拿了一杯酒,放到嘴边轻酌。

    “她在那个男人身边,更加安全。”说完也不管唐夜什么反应,直接离开了。

    唐夜眼底暗沉,又拿起一杯酒猛的灌了下去,用手指擦了擦嘴。再抬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邪气孤傲,完全看不出之前的落寞。

    “封少。”裴施语走到封擎苍身边,观察着他现在此刻的心情。

    刚才跳完舞她就把他抛下给溜了,也不知道这个男人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

    封擎苍看到她眼底闪过一丝惊艳,这样的她才是他熟悉的样子!

    可随即又皱起了眉头,脸色沉了下去:“你这一身是怎么回事?”

    换了一身衣服,依然还不是他送的那套!

    刚才那一套是她自己买的,这一套不会是余问渊送的吧?!竟然也是eliesaab,这个女人是故意要气他吗,他就让她厌恶到这个地步!?

    封擎苍全身散发出戾气,处在濒临爆发的边缘。

    “刚才我的礼服被弄脏了,正好遇到了以前的朋友,他帮我重新找来这件礼服,否则我现在就得回去了。”裴施语连忙解释道,心底暗恼刚才怎么就忘了这事,否则一定会找借口不过来的。

    原本她没穿男人送的礼服,男人就已经很不高兴,现在换了一套,依然还不是那套,而且还是同一个牌子,简直跟示威一样啊。

    空气中的低气压因为这句话,瞬间减散了不少。

    “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就是女人之间的小争执罢了。”裴施语不在意道。

    “嗯?”男人幽黑的眼眸望着她。

    裴施语无奈道:“我已经解决了,这点事我能够处理。”

    “别忘了,你是我的人。”男人沉声道,态度坚定。

    一刹那,裴施语耳根瞬间热了起来。

    总裁大神,你能不能别老说这么有歧义的话啊!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

    直接说你是我的靠山不就完了,非要说得这么不明不白的。

    “封少,我好像之前拒绝了你的邀请。”裴施语弱弱道。

    封擎苍不以为然,非常自信道:“你不会拒绝的。”

    裴施语无法理解男人的固执,只能耸了耸肩。

    拍卖会正式开始,一件件拍卖品被送上舞台,每一件都价格不菲,也彰显着这次宴会的规格。

    在场的人也十分大方积极,每一件拍卖品都没有流拍,价格也都被抬高至少两三成。

    编号越来越往后,裴施语的手也捏得越来越紧,心跳得十分厉害,连身边坐着谁都已经不去在意。

    直到那条项链被端上了拍卖台,司仪开始描述这条项链的来历,裴施语一个用力,不小心把手里的拍卖册子给撕了。

    “怎么了?”封擎苍的眼神扫了过来。

    裴施语艰难的扯出一抹笑:“没什么,刚没拿稳不小心给扯了。”

    封擎苍看了她一眼,目光又放到了台上,面无表情,依如之前。

    “如果您有心仪的姑娘,请务必不要错过这一条代表着爱情的阿佛洛狄忒之泪项链!它是这样的美丽,让人心醉,佩戴上它的人会被爱神所眷顾。它是由乔氏少夫人裴绵绵提供,非常值得收藏。这条项链的起拍价是一百万,每次竞拍十万起。”

    司仪话一落,就有人举牌开始竞拍。

    这条项链吸引了不少人,很快就从一百五十万飙升到了两百万。

    在这样的场合,拍卖者往往不是看重项链本身的价值,而是和原本的所有者有关系。最后拍价如果高于物品本身,只能说明拍卖品原有者十分具有魅力,有人愿意捧场。

    裴绵绵看着自己的拍卖品竟然有这么多人竞拍,她顿时兴奋极了。压抑着内心的激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带着淡淡的笑容,显得十分得体,只有眼眸里的闪烁表现了她现在得意心情。

    “亲爱的,这么多人愿意为我出价,他们肯定是我的粉丝!”裴绵绵在乔祁耳边低语道,一脸得意。

    乔祁面无表情,久久才突然开口:“这条项链是你爸爸留给你的,你不心疼?”

    “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之前不是解释过了吗?”裴绵绵一脸莫名其妙。

    她看到这条项链就想起当初爸爸是怎么偏袒裴施语的,用来换钱实在不妥,毕竟她现在可是乔家的少奶奶,被人知道得多丢脸。

    趁着这个机会卖掉,不仅能安抚之前乔祁因为她乱花钱而生气,表示自己不是拜金女,还能大出风头,何乐而不为。

    况且这样也能忽悠网上那些人,让他们知道她并不是傍大款的妖娆贱货,她自己也是豪门出身。

    乔祁没有再说话,项链已经拍到了三百万,还在继续往上抬。

    一下子就比原价翻倍,这在今晚的拍卖会上还是比较少见的,而且看着架势还没有停的架势。

    现场都在议论纷纷,不少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裴绵绵。

    裴绵绵得意极了,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这个时候乔祁也举起了牌子,司仪兴奋道:“项链主人的丈夫,乔总也举牌了,三百一十万!这是为了给爱妻赎回这条有纪念意义的项链吗,哦,他们可真是太浪漫了。还有没有人再加价的!”

    裴绵绵双手捧脸,不可思议的望着乔祁。

    “老公,我就知道你最爱我了!”她直接给乔祁一个大大的拥抱,虽然不喜欢这条项链,但是虚荣心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很快又有人赶超,出声的人是唐夜:“我出三百五十万。”

    司仪又是高亢的嚷道:“是嘉创的唐总,他直接出价三百五十万!今天是他第一次出价,一出手就这么惊人,看来非常喜欢这条项链。不知道他能不能最后拿到这件拍卖品,我们将拭目以待……哦,122号又出价了,现在是三百六十万!”

    唐夜继续跟上,全场都被带热了,议论纷纷。

    裴绵绵也很清楚嘉创和唐夜的背景,尤其看到唐夜长相如此俊朗帅气,还带着一抹让女人心痒痒的邪气,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个男人出价这么干脆,是不是对她有意思?

    刚开始裴绵绵还觉得自己是自作多情,直到唐夜拍到五百万,还紧咬不放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有些飘忽了。

    这,这肯定是对她有意思吧?!否则怎么舍得花这么多钱要买这条项链。

    这条项链根本不值这个价啊!

    乔祁,唐夜,她简直不知道怎么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