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4章 遵从你的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24章 遵从你的心

    听到裴诗语的声音,小木屋的顾笙的东动作,顿时就停顿了下来,仿佛不敢置信一般,整个人都有些僵硬了。

    可是很快,顾笙还是反应过来,转头看了眼,就发现果然是裴诗语正在门口,朝着自己走过来。

    “姐姐,”

    顾笙的脸上露出一抹纯净的笑,从藤椅上下来,然后朝着裴诗语跑过去。

    因为跑的速度有些快,他停下来以后还是不停的微微喘气,仿佛很累的样子。

    “阿笙你慢点啊,你看看累成什么样了。”裴诗语假装沉下脸对顾笙说道,心里却感觉到了温暖。

    虽然施玲对自己很一般,或者可以说不好,但是很多时候裴诗语感觉自己有了顾笙这个弟弟,其实也是好的。

    只是因为顾笙的身体太差了的缘故,裴诗语心里总是很担心,她很怕,怕顾笙有一天,会忽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没事,歇会就好了,你快坐,怎么忽然过来了,也不给我打声招呼,还想着下午去找你呢。”

    顾笙有些无奈的说道,昨晚打电话就是想告诉裴诗语自己去看她,可是却没有想过,裴诗语会提前过来。

    这是个惊喜,顾笙心里自然是欢喜的。

    “因为我也闲着没事,而是你身体不好,我就不忍心你到处跑,家里离你这,可是很远呢。”

    说到底裴诗语还是心疼顾笙的,这个时候安静下来了,她也才有机会好好的看看顾笙。

    他的脸色依旧很苍白,但是却不会给人一种病态的感觉,这个时候的顾笙,看起来就是一个白净的少年。

    自从那次恢复过来后,顾笙就一直喝着红珠水,他也不想就那样死去,所以有机会了,当然还是想活下来。

    更何况,顾笙心里还是担心着裴诗语,生怕裴诗语有一天会被那些人害的一无所有。

    为了裴诗语,顾笙也不愿意就那样离开。

    “嗯,姐姐你最近怎么样?她有去看你吗?”顾笙有些担忧看着裴诗语,那个她,虽然没有说出来是谁,可是裴诗语却一瞬间就理解了顾笙说的她。

    或许这就是亲人之间的血缘关系吧,有时候不需要多说,自然可以明白一些事情。

    裴诗语摇摇头,自己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看到施玲了,除了自己生病的那次。

    可是她的目的却也不是为了看自己,所以裴诗语觉得这个根本不可以算。

    “阿笙,妈妈她有些忙,而是我公司也很多事。”裴诗语说这些的时候,眼里全部都是悲伤。

    明明那是自己的妈妈,可是却因为很多原因不可以相认,不可以相认也算了,可是她对自己,也不是那样的尽心。

    裴诗语明白,自己不可以想太多,可是却也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去忽略那些。

    “你啊,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希望你保护自己,她太忙你就不要见她,等有空再说。”

    顾笙的眉头微微的皱起来,似乎对裴诗语的态度有些不满意。

    可能是因为俩个人感觉到了气氛有些沉闷吧,裴诗语主动起来到了一杯水,然后喝了起来。

    其实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像一只鸵鸟,受伤了以后,就把自己给深深的埋藏起来。

    也不知道这个样子有什么用,可是却让人感觉无限的悲伤。

    裴诗语看着旁边的顾笙,虽然他自己身体很差,可是却依旧给自己费心着一些事。

    这让裴诗语心里感觉很不好受,明明自己是姐姐,应该保护弟弟的,然而却每次都是弟弟保护自己。

    “好。我知道,我就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那样,她上次来医院,也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凌悦。”

    “阿笙,你说我才是她的女儿啊,为什么她总是要帮助别人,而且那个人还是伤害自己女儿的元凶。”

    裴诗语心里的困扰让她很不舒服,心里仿佛始终都扎着一根刺,让她感觉各种烦躁。

    不管施玲怎么样,裴诗语都可以接受,毕竟在心里对于妈妈i的美好希望,也早就已经破裂了。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如今太让人心疼了,顾笙叹了口气,这才起身,从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

    “阿笙,这是什么?”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等有一天你对自己的人生都有些怀疑了,你在打开,或许会有帮助,但是不要提前打开哦。”

    顾笙神秘的笑了笑,并没有告诉裴诗语这是什么。

    可是裴诗语听着顾笙的话,却依旧点头同意了,并且伸手从顾笙手里接过来这个盒子。

    因为盒子是加密的,所以裴诗语就是想打开,都不会打开。

    “嗯,我真是有些好奇,我们阿笙给我了什么神奇锦囊,不对,是神奇的盒子。”

    裴诗语笑了起来,目光却始终柔柔的望着顾笙,真希望他可以永远这样下去。

    似乎顾笙想到了什么,一本正经的看着裴诗语,然后说道:“姐姐,如果有一天,你对很多东西失望了,你也要记得,还有我。”

    “当然了,我们阿笙不会离开我啊,真幸福。”裴诗语欢快的点头,眼睛里好像都是星星。

    大概是这样的裴诗语感染了顾笙,他脸上的担忧也逐渐变少,最后消失不见了。

    “不会离开你,只要你不嫌弃不讨厌,就一定不会。”顾笙点点头,心里却忍不住默默的告诉自己,永远不能伤害眼前的这个女人。

    虽然自己也不会伤害,可是顾笙却明白,总有一天自己会让裴诗语失望的,那不是他想要的。

    “我怎么可能会讨厌你,傻瓜阿笙。”裴诗语笑了笑,有些无奈,自己怎么可能会讨厌顾笙呢,他可是自己的弟弟。

    可是听到裴诗语的话,顾笙却摇头,看着裴诗语:“为什么不会讨厌我?”

    “因为你是弟弟啊,哪里会有姐姐会讨厌弟弟的。”裴诗语回答的理直气壮,也没有发现顾笙的情绪变的不太对了。

    大概是因为被裴诗语的这些话打败了,顾笙忍不住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