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0章 那是一个计划-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20章 那是一个计划

    封擎苍果然没有下班,这个时间了,他居然还在加班,裴诗语心里有些诧异,可是脚下却没有任何的停顿。

    似乎心脏在这一刻,跳动的更加快了起来,让裴诗语忍不住捂着胸口,让自己可以冷静点。

    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裴诗语的眉头却忍不住轻轻的皱了起来,她好像听到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吱……”

    裴诗语伸手推开门,发出吱呀的声音,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沉静跟响亮。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推开的,可是裴诗语却清楚,推开门以后,她彻底的懵了。

    封擎苍的办公室里除了封擎苍以外,还有凌悦,这会他们俩个人的动作看起来格外的让人容易乱想。

    裴诗语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她不悦的看着俩个人:“告诉我,你们在做什么?”

    不是裴诗语不相信封擎苍,而是如今这种情况,她根本没有办法去解释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难道还要自己欺骗自己吗?裴诗语好像感觉到了所有的背叛。

    “小语!”

    “瑞娜姐姐!”

    俩个不敢置信的声音同时响起来,而封擎苍也立刻推开了身边的凌悦,站了起来,往裴诗语身边走了过来。

    大概是因为刚看到的,裴诗语看到封擎苍过来了,整个人忍不住的后退。

    “不,你别过来。”裴诗语往后退了几步,伸手挡在前面,不让封擎苍继续靠近她。

    如此明显的拒绝,让封擎苍的脸色当时就变的难看了起来。

    “小语,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这样,很明显就是误会了什么,他想解释给裴诗语听,可是裴诗语却根本不想听。

    不管自己看到了什么,现在他们俩个人就这样出现在这里,就是一个特别严重的事。

    其实裴诗语也没多想什么,毕竟封擎苍并不可能对凌悦做什么。

    他对凌悦的感觉其实并不比自己好多少,他也不会对凌悦如何,这是裴诗语一直很清楚的。

    “嗯,我在听,你说啊。”

    裴诗语勾唇看着封擎苍,眼里却带着嘲讽,也不知道在嘲讽自己或者是封擎苍还是凌悦。

    可是还没等封擎苍解释什么,凌悦这会就忍不住张口说道:“瑞娜姐姐,你别误会,我刚跟擎苍哥哥什么都没有做。”

    “真的,瑞娜姐姐你不信我也得信擎苍哥哥啊。”凌悦似乎是怕裴诗语不相信,还转头看了眼封擎苍。

    奈何封擎苍根本没有任何的动容,直接把凌悦这个人忽略掉了。

    但是因为俩个人离的太近了,凌悦这会伸手就抓住了封擎苍的胳膊,似乎让封擎苍赶紧裴诗语解释。

    看到凌悦的动作,裴诗语嘴角的笑容勾的更加的大了。

    “我有说你们做什么了吗?”裴诗语甚至有些想笑了,她觉得凌悦就是自寻死路。

    明明自己还没说什么,而封擎苍也没有怎么样,她却要这样着急的解释,可是很多事情,解释却是没有用的。

    裴诗语虽然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也很清楚,有时候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

    “放手!”察觉到凌悦抓住自己的胳膊,封擎苍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起来,低头看着凌悦。

    似乎没有想到封擎苍的目会如此冰冷,凌悦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可是手却依旧没有松开。

    “擎苍哥哥,我……”

    凌悦咬着嘴唇不知道想说什么,脸上充满了委屈跟可怜,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放手。”

    对于凌悦的可怜,封擎苍没有任何的同情,他目光阴沉而又冰冷,恨不得直接把凌悦给冻成渣渣。

    或许是因为他太冷了,凌悦坚持了一会,还是主动松开手。

    “小语,你怎么忽然来了?”封擎苍看着凌悦松手了,这才转身看向裴诗语,并没有在搭理凌悦。

    凌悦一个人站在旁边,就像被人丢弃一般,手指甲深深的嵌进去,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冷静。

    可是凌悦心里很清楚,自己不可以冲动,如果冲动的后果,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

    “我睡醒看你还没回来,电话也打不通,有点担心。”提起来这个,裴诗语就有些郁闷。

    因为封擎苍一般很少会这样,他从来没有联系不上过,除非有事了,才会这样。

    然而今天晚上,他的手机却没有人接听,最后还关机了,这让裴诗语以为封擎苍可能是出事了。

    “手机好好的啊。”封擎苍听到裴诗语的话,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诧异的说道。

    他的视线停留在自己的手机上,眼里还有着疑惑。

    他的动作不像是假的,裴诗语也很好奇,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封擎苍这样看起来挺好的,根本没有说在忙或者怎么样。

    “那……”

    不等裴诗语说完,封擎苍就直接看向了凌悦,他的目光让凌悦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眼里充满了惊恐。

    好像她已经清楚的知道了封擎苍想说什么,但是却不敢继续抬头。

    “凌悦,怎么回事!”

    封擎苍的声音从来没有这样冰冷过,哪怕上次出事,他都没这样冷,凌悦很清楚,这次自己一定要完了。

    “我,我不知道。”凌悦低着头,可是眼里却分明出现了一丝慌乱,然后很快就收了回去。

    可是裴诗语却非常清晰的看到了,可能是因为裴诗语一直注意着凌悦吧,所以这种轻微的眼神转变也被裴诗语清晰的看到了。

    “嗯?”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眼神,就让凌悦身子都不停的哆嗦了起来。

    “我,擎苍哥哥,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不小心所以……”

    凌悦慌乱的说道,眼睛里都是害怕,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大概是因为凌悦的样子太让人害怕了,裴诗语居然忍不住笑了出来:“凌悦你别怕啊,苍他很温柔的,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瑞娜姐姐,你救救我好不好!求你了。”凌悦听到裴诗语的话立刻转头盯着裴诗语说道,希望她可以帮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