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8章 挑刺啊-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18章 挑刺啊

    封氏的最高会议室里,封擎苍阴沉着脸看着底下的人。

    “成华公司?你们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会忽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公司,还抢了我们的那块地。”

    本来唐夜结婚后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回家,准备好好缠绵,结果封擎苍就收到了电话。

    凭空出现了一家成华公司,居然直接就把封氏的几块地给抢走了。

    封氏努力了很久,而且研究了很多,本来就是到手的肥肉的,结果就这样不翼而飞了。

    “封总,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啊!”

    “可能是哪家公司故意针对我们。”

    “封总,我们已经在调查了,可是没有结果。”

    听着底下的人的回复,封擎苍直接就把桌子上的东西一扫而空。

    会议室安静的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可以听到声音,没有人敢说话,也没有人敢大声的呼吸。

    “你们说这些有什么用,再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还查不出来,你们就可以打包东西回去了。”

    封擎苍的声音异常的冰冷,其实他气的不是被抢地,也不是这些人没用,而是因为这些事,打扰了自己跟裴诗语俩个人的生活。

    如果没有他们打扰,自己还可以陪着裴诗语,可是如今却还得回来公司。听他们说这种,没有任何用处的话。

    “散会。”

    冷冷的声音让所有人如蒙大赦,赶紧从会议室撤离,几乎没有俩分钟,会议室就空无一人。

    封擎苍皱眉坐在椅子上,手指忍不住上去揉了揉眉心,这个成华公司,封擎苍其实也是知道的。

    这并不是凭空出来的公司,而是以前跟自己有过节的人,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收购了这家。

    不过封擎苍唯一可以知道的是,他们如今就是故意针对自己。

    “封总,瑞娜小姐的设计稿子已经全部上交了,明天我们就可以得到最后的消息。”

    秘书进来吧一些文件交给封擎苍,并且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听到瑞娜已经把设计稿交了,封擎苍有些意外,不过最终还是点头,让秘书一定要处理好。

    而裴诗语这会刚上交了设计稿,就看到凌悦从外面进来,脸上还是掩盖不住的欣喜。

    “难得这么高兴。”

    裴诗语皱眉看着凌悦,总是感觉今天凌悦有些怪怪的。

    听到裴诗语的话了,凌悦也没有生气,脸上依旧充满了兴奋,好像有什么让她高兴的事情。

    “有吗?就是今天擎苍哥哥跟我说话了,所以……”

    最后的估计凌悦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可是裴诗语还是可以想出来凌悦到底要说什么。

    无非就是封擎苍跟她说话,所以她现在特别开心。

    这种事情对于裴诗语来说,没有任何的压力,就算说话又如何,俩个人都在公司,怎么可能会不说话。

    “嗯,”

    最终,裴诗语还是非常淡定的说了一个字,然后继续低下头开始认真的工作了起来。

    看到裴诗语居然没有不高兴,凌悦自己也觉得无趣。

    “瑞娜姐姐,我可是听说了,擎苍哥哥今天在会议室大气脾气,好像是公司的地,被人抢了。”

    “不仅仅是地,还有很多,我们公司都遇到了麻烦,他们就是故意跟封氏作对,擎苍哥哥很头疼呢,”

    凌悦的声音软软的,这会说出来这些话却让人感觉特别的好笑。

    不过裴诗语还是有些意外,从早上过来后自己还没出去后,自然没有听到这些消息。

    “你说有人故意针对封氏?到底怎么回事?”裴诗语有些担心的问道,虽然封擎苍很少跟自己说这些公司的事,但是不代表裴诗语不关心。

    而且封擎苍其实一直压力很大,因为公司很多人对自己不满,所以裴诗语还是有些担心。

    如果因为自己而让封擎苍感觉压力或者什么,这不是裴诗语想看到的。

    “对啊,具体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擎苍哥哥现在一定很头疼。”

    凌悦摇摇头,脸上也充满了苦恼,所以说凌悦就是演技派啊,脸上的表情变换的特别快,而且特别到位。

    这会担心起来也让人感觉特别的真实,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说。

    “知道了,你去忙吧。”裴诗语挥挥手对凌悦说道,眉头也忍不住皱了起来。

    封擎苍出了事,今天宁子居然没有跟自己说,这让裴诗语感觉特别的诧异。

    可是稍微想了想,裴诗语才明白,宁子今天好像送设计稿了,因为要跟公司交涉,所以宁子才是最适合的人。

    “瑞娜姐姐,你居然都不着急?你不去安慰下擎苍哥哥吗?”

    看着裴诗语那样淡定,凌悦心里就不舒服了,忍不住开口指责道。

    如果以前凌悦可能还会有所顾忌,但是现在裴诗语跟凌悦已经彻底说开了,凌悦当然不会在继续在意了。

    “我看你一点都不在意擎苍哥哥,他都出事了,你居然还可以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凌悦心里就是生气,裴诗语这样不在乎封擎苍,可是封擎苍却还是拿她挡块宝贝。

    而自己呢,心心念念都想着封擎苍,可是却嘚得不到一个眼神。

    裴诗语瞥眉看着凌悦,不满道:“凌悦你管的也太多了吧?我们之间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插嘴!”

    并不是裴诗语故意针对凌悦,而是凌悦的话让裴诗语心里很无奈。

    如果俩个人是正常的情敌还好,可是偏偏出现了那么多问题,凌悦怎么还有脸这样说。

    “我,我就是替擎苍哥哥不值,你这样的女人,不配擎苍哥哥。”

    凌悦说到底其实还是个小女孩罢了,她这样说了,并不会让别人怎么样,反而会让人感觉她特别的幼稚。

    听到凌悦的话,裴诗语忍不住笑了起来,站起身走过去居高临下望着凌悦:“那你觉得你配吗?”

    “我……”凌悦张口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恨恨的看着裴诗语,仿佛裴诗语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