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7章 如果你还要留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07章 如果你还要留下

    “如果你要的就是这样,那么恭喜你,我觉得不管任何人他都可以娶,明白了吗?”

    裴诗语冷漠的看着凌悦,这个时候裴诗语根本不想跟凌悦继续说话了。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跟这个女人继续说下去,其实可悲的一直不是自己,而是凌悦啊。

    她大概从来都没有看清楚自己的位置,或者凌悦自己心里根本就不想看清楚。

    “不,擎苍哥哥只会娶我,你别乱说了,我不会相信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凌悦的情绪忽然之间有些崩溃,绝望的看着裴诗语,让她不要在继续说下去了。

    她的眼里没有眼泪,有的就是满满的绝望,恐怕这个时候凌悦就是怎么都没想到吧,自己回这样。

    裴诗语躺在床上,已经不想继续在看凌悦了,这个女人让自己恨的不知道说什么。

    甚至裴诗语都有些可怜了起来,因为凌悦就是一个悲剧啊。

    “随便你,爱信不信,事情怎么样你心里也很清楚,我觉得我们也没有必要在这样浪费时间了。”

    “不管你今天过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都不会让你如愿的,你明白吗?”

    裴诗语忍不住笑了,不知道是在笑着命运的不公平,或者还是别的什么。

    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这个时候裴诗语忽然之间就明白了,似乎一切都是这个样子。

    没有什么,可以比这个更加的清楚了,或许裴诗语自己也很明白。

    “擎苍哥哥只会是我的,你既然敢留下我,就做好这个准备吧。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失去擎苍哥哥,失去一切,裴诗语。你会一无所有的。”

    “你以为三年后你回来一切就会好起来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什么都不会再好起来的。你只会堕入深渊,万劫不复。”

    这个时候了,凌悦还在不停的诅咒裴诗语,活在自己的春秋大梦里。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让人心痛,让人无奈了。

    “好啊。既然你决定了,那你就随时出手啊,我倒是很想看看,你们母女俩个人,可以做出来什么。”

    裴诗语忍不住勾唇,这个时候她居然有些想等着看了。

    看看凌悦说的那些,看看自己一无所有的样子,要失去一切吗?可是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呢。

    “呵呵,瑞娜姐姐,我也很拭目以待呢。”

    凌悦阴森森的笑了,这个时候的凌悦给人一种莫名的诡异感觉,好像她已经变的不像自己了。

    可是这个时候裴诗语根本没有在意凌悦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她心里就是想等着,看凌悦会怎么样。

    可能是因为每一个骄傲的人,都会有这种傲视一切的感觉吧。

    “行,你话说完了,也就回去吧,我想这会也没什么需要你的地方了。”裴诗语点点头,笑着说道。

    既然俩个人如今已经把话说成了这样,裴诗语也不需要在继续假装下去了。

    不然以前还是要继续假装,一直那样笑着,自己都会感觉虚伪。

    尤其是凌悦,每天那个样子,她应该很累吧。

    “对了,以后你还是正常点,相比较你的阴暗,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口蜜腹剑,还是别在我这里演戏了。”

    听到裴诗语的话,凌悦有一瞬间的呆楞,不过还是点点头,并没有任何的反对。

    “反正也不想装下去了,随意就好。”

    凌悦似乎有有些放松了,可能是因为每天演戏,也不是她自己想那样的吧。

    对于凌悦的话,裴诗语也很赞同,没有谁愿意每天都演戏,而且是演的不是自己的。

    做别人很容易,可是做自己其实就最难了。

    像凌悦那样,每天还得装成特喜欢自己,特听自己话的样子,恐怕应该很累吧。

    看着凌悦离开,裴诗语心里忍不住有些惆怅,这么多年了,自己的对手似乎从裴绵绵变成了凌悦。

    俩个人都是自己的姐妹,一个是继妹,而另外一个,却是自己的亲表妹。

    这让裴诗语有些想笑,可能是因为自己天生就不适合跟别人打交道吧,不仅仅凌悦,就是顾芮,也跟自己各种不合。

    只是她有些想不明白,凌悦是用了什么方法让顾芮妥协的,顾芮当初可是喜欢封擎苍,喜欢到了一定地步。

    就像封潇潇喜欢顾墨,而顾芮喜欢封擎苍,这是不可解开的结。

    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等来了封擎苍,他满脸的疲惫,看起来就像一晚上没有睡觉。

    裴诗语有些诧异,同时还有些心疼,但是也明白,封擎苍都是为了自己才会变成这样。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生病了进来了医院,封擎苍也不会这样绝望。

    “苍,你回来了!”

    裴诗语露出一个笑容,虽然脸色依旧苍白,可是看起来却不在是那样无力,好了很多。

    “傻瓜,你好点没有,那会我有事走开了,刚好在医院碰到凌悦,就让她过来看看你。”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忍不住点头,也没有等裴诗语询问,直接开口解释了凌悦为什么会来。

    其实裴诗语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只是当时对于凌悦的反感太多了,以至于让裴诗语有些错误的判断。

    可能每次看到凌悦都是一种不好的体验吧,那个人也变成了自己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敌人。

    “嗯,我知道。你忙的话就先忙,我没有什么事,你就不要一直顾虑我。”裴诗语摇摇头,对于封擎苍的话,表示了认同,可是也明白他很忙。

    可是封擎苍却看着裴诗语,有些心痛的:“可是都是因为我,不然你也不会……”

    说道这里,封擎苍就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了。

    给裴诗语吃饭的是他,做饭的是他,买菜的是他,所有程序都是自己一个人搞定,最后裴诗语居然中毒了。

    这是封擎苍内心对于自己的失误的一次反省。

    “别那么说,就是你毒死我,我也心甘情愿啊,再说你又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