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6章 你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对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06章 你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对手

    其实这个时候裴诗语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自己想弄死凌悦。

    其实以前也是有人说过的,是自己克父母,所以爸爸妈妈才会抛弃她,所以才会不要她,

    可是裴诗语一直不相信,然而今天凌悦再一次吧这个血淋淋的事实说了出来。

    其实凌悦说的很对啊,可是为什么她要说,凭什么她要说,一切都不是她的错误啊。

    “你以为你凭什么在这里安然无事,就是因为你有个不要脸的父亲跟母亲,你以为就请你说几句话,就可以抹杀他们当初做的所有错事吗?”

    “我告诉你,就凭着你对我做的那些事,就算我杀了你,都不会怎么样,你爸是总统,那又如何?”

    裴诗语冷漠的看着凌悦,眼角还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凌悦仿佛就是一个小丑一般。

    如今裴诗语累了,不想在继续这样跟她说话了,所以就这样盯着凌悦。

    可是凌悦想逃跑却没有力气,因为脚忽然就好像在地下生根发芽了一般,没有办法抬起来。

    这种威压凌悦只有在封擎苍的身上才体会过,可是没有想过有一天,居然会在裴诗语身上体会到。

    “你不能杀了我,杀人是犯法的。”在裴诗语说道要杀了她的时候,凌悦心里特别的害怕。

    当然这种害怕也是直接表现了出来的,她的全身都在发抖,声音都是颤抖着。

    或许是看到这样的凌悦有些好笑吧,裴诗语居然嘤嘤的笑了起来。

    “杀了你?这不是脏了我的手吗?放心,我不会杀你的,不会让你死的这样痛苦,我的孩子还在等着你,他也不会想你这样轻易的死去的。”

    “凌悦啊,你说你做那些事的时候,你有想过吗?你有考虑过后果吗?你有想过,自己也许也会有有一天,也会被同样对待吗?”

    裴诗语忍不住质问道,刚才因为凌悦的话产生的所有的恨意,现在似乎正在慢慢的平静下来。

    其实裴诗语很清楚自己不能这样,因为这样下去,等待自己的只有毁灭吧。

    所以一切还是需要依靠自己,慢慢的很多事都是会有规律的,更加重要的是,裴诗语感觉到了无力。

    似乎身体在没有了小绿后,就会变的特别的疲乏,怎么休息都是没用的。

    “我为什么要想那么多,都是你的错,是你抢了我的擎苍哥哥,都是因为你,不然擎苍哥哥早就娶我了。”

    凌悦尖着嗓子喊道,或许是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在逐渐消失,她也没有那么害怕了。

    尤其是听到裴诗语的话,她却感觉自己很委屈啊。

    不管她父母做了什么,自己还是无辜的,并没有怎么样啊,都是裴诗语先抢了自己的擎苍哥哥。

    “呵,娶你,你也真是痴心妄想啊,你以为他会娶你?我抢了他吗?你觉得到底是谁抢了谁的人?”

    裴诗语忽然笑了起来,那样的迷人,可是笑容里却没有任何的温度,仿佛天生就是这样冰冷跟无情。

    她一直盯着凌悦看,被裴诗语的眼神吓到,凌悦低下头,可是却依旧在不停的说着:“你知道我喜欢他多久了吗?你知道我有多爱他吗?”

    “明明就是我先遇到他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就是因为你漂亮吗?可是我也很好看啊。”

    大概是被裴诗语看的有些心里发毛了,裴诗语感觉凌悦如今都是在胡言乱语了。

    可是就算凌悦胡言乱语,裴诗语依旧没有想过,要放凌悦一条生路的。

    她不是圣母,没有办法去永远原谅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害了自己无数次,差点害死自己的女人。

    “可是他爱我啊,所以你输了。”

    裴诗语笑着说道,忽然感觉这种感觉很好,跟情敌吵架的时候,一句他爱我啊,似乎就可以秒杀一切了。

    果然,听到裴诗语的这句话,凌悦的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忽然破裂了一般,整个人都懵了。

    “他爱你啊。”

    “是,他爱我,深入骨髓的爱着我,不管你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裴诗语点头,似乎是为了跟凌悦确定,然后又好像是为了说给凌悦听,又好像是为了说给自己。

    “他不爱你,你用了三年,都没有办法让他的心在你身上一丝一毫,你还会感觉不甘心吗?”

    其实裴诗语很清楚,一切都是凌悦自己一个人做出来的。可是心里依旧会有点难过。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凌悦还是会选择那样做,就算飞蛾扑火也是一样的道理。

    她不会后退,不会后悔,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彻底的让裴诗语消失,让她还有机可乘。

    “呵呵,那又怎样啊,生活又不是只有爱情就可以。”凌悦摇摇头,并不认同裴诗语的话。

    其实也不是不认同,而是不想认同吧,她觉得一切都是可以慢慢培养的,包括爱情。

    他现在不爱她,可是不代表以后他还是不爱她。

    “嗯,并不能怎么样,可是你用了三年,而且是在他没有记忆的情况下,你都没有办法成功,你说你有什么资格,成为我的对手呢?”

    裴诗语忍不住挑衅道,她就是要告诉凌悦这个事实,就是要尽情的打击她,让她为自己的话付出代价。

    一个人最大的痛苦,很多时候并不是来自于身体上,更多的都是来自于心里。

    如今凌悦可能正在进行着一种疼痛吧,那种爱而不得的心情,才是最可怕的毒药。

    “就算他不爱我,可是他还是决定娶我,你以为你走了,他就会记得你一辈子吗,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如果不是你用了苦肉计,擎苍哥哥早就是我丈夫了。”

    凌悦哭喊着说道,这个时候大概只有眼泪才可以诠释一切,说明一切吧。

    因为凌悦不知道要说什么,似乎裴诗语说的都是对的,他确实不爱自己啊,可是那又怎么样,这都没有办法改变自己还爱他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