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5章 来自情敌的挑衅-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05章 来自情敌的挑衅

    并不是裴诗语不相信封擎苍,而是今天的事情确实有些奇怪跟反常了。

    按理说封擎苍就算是有事也不会让凌悦过来的,可是结果却是确实是凌悦过来了,而且不止一次。

    所以裴诗语心里充满了疑惑,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凌悦本来正在悠然自得的说话,这会听到裴诗语那么说,心里就有些不舒服了。

    “难道擎苍哥哥对你不好吗?他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或许是因为凌悦太喜欢封擎苍了,这会话里话里也总是透露出来。

    尤其是听到裴诗语怀疑封擎苍的话,她就忍不住开口要给封擎苍说话,哪怕这个人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本来裴诗语还在疑惑,这会听到凌悦质问的话,忍不住居然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凌悦不满的看着她:“你笑什么?”

    “当然是发现好笑的事情了,所以才会笑的啊。”裴诗语立刻说道,只是眼睛却一直看着凌悦。

    如果凌悦可以成熟一点,自己还不至于直接笑了,这会虽然心里还在郁闷,但是依旧忍不住笑。

    “你……”

    大概是发现裴诗语笑的就是自己,凌悦生气的手指着自己,可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可能是因为也察觉道自己的蠢了吧,看着凌悦的样子,裴诗语瞬间感觉很无聊。

    “好了。别你你我我了,我们也不是什么陌生人,大家都这么熟了,有什么还是直接说吧,打开天窗说亮话,别藏着掖着了,没意思。”

    裴诗语皱眉说道,不想在继续跟凌悦这样折腾下去了。

    或许是因为裴诗语的语气太过于轻视了,让凌悦心里感觉到一阵刺痛了。

    “裴诗语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啊,有你这样说话的吗?难道你妈妈从小没有教过你,要有礼貌吗?”

    可能是因为凌悦太过于生气啦,居然直接指着裴诗语说道。

    而在床上的裴诗语听到这些话,心里瞬间就不好了,脸色变的阴沉。

    想起来自己的妈妈,是啊,自己的妈妈从小没有教过自己,可是造成这一切的,还不都是因为凌悦的妈妈施怡吗。

    如果不是因为施怡做的事情,裴诗语也不至于从小没有妈妈。

    “是啊,就是因为没有妈妈教过,难道你有意见吗?可以凌悦你知道造成这一切的,都是谁吗?”

    “都是因为你的妈妈,因为施怡,如果不是因为她做的那些缺德事,如今我们的身份就会互换,你就会是这个一无所有的裴诗语。”

    本来裴诗语最近已经把报仇这个事情越来越淡忘了。

    然而凌悦的一番话还是重新把裴诗语心里的怒火给燃烧了起来,她想起来那些事,想起来那些苦。

    都是因为施怡,就是因为她,不然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脸上的表情太过于骇然了,凌悦忍不住后退了一下,有些害怕的看着她。

    “你,你别血口喷人,我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女人,也是最好的女人,她怎么可能会害你。”

    凌悦忍不住反驳道,如果说自己她完全可以忍,可是凌悦却还是没有办法允许别人这样说施怡。

    因为施怡就是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人,而且她的性格温和,几乎从来不会生气,也是各种冲着自己。

    所以在凌悦的心里,施怡就是正义的化身,所有的一切都是正能量的,怎么可能会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

    听到裴诗语这么说,凌悦下意识的就觉得裴诗语一定是乱说的,所以才会毫不犹豫的反驳。

    “好啊,既然你不相信,就回去问问你亲嗳的妈妈,当初她到底做了什么,对于自己的亲人她做了什么?”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她越来越感觉凌悦这个人,果然还是没有张脑子啊。

    虽然可能经历了一些事情,但是很多事情凌悦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任何的长进。

    而这会裴诗语也没有心情继续追问封擎苍到底去了哪里,凌悦为什么过来。

    她的所有想法完全变成了施怡,还有施玲,俩个人就像是俩个人黑白的人,不停的抗争。

    最后裴诗语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胜利了,她只知道自己很难过。

    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让裴诗语几斤崩溃了,但是她不能,如今凌悦还在这里,自己怎么可以在凌悦跟前这样的脆弱。

    “不,我才不会信你,你一定是想挑拨离间,看我爹地跟妈咪感情好。你一定是嫉妒他们,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凌悦这会终于为自己想到了一个理由,可以尽情的反驳裴诗语,就是因为裴诗语嫉妒自己的父母。

    可是感觉还是说的不够尽兴,凌悦继续说道:“你也嫉妒我,嫉妒我有疼爱自己的爹地跟妈咪,而你呢?哈哈,你好像只有一个继父吧,可惜也死了!”

    “你说你是不是克父母啊,你的父母不要你,你的养父也被你克死了,你看看你活的多悲哀!”

    凌悦的话就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直接插入裴诗语的心脏最深处,然后鲜血淋漓。

    她不知道凌悦原来可以说出来这样的话,也不知道凌悦原来也会说这种话。

    “凌悦,你是想死吗?”

    嗜血的目光看向凌悦,凌悦仿佛整个人都被定在了地上,无法动弹,她想挣扎,可是却没有用。

    凌悦的眼里渐渐的露出了惊恐,因为裴诗语眼里的恨意太可怕了,就好像要摧毁一切。

    而且凌悦很确定,她的眼神确实可以摧毁一切,比如现在,自己真的很想离开,想逃跑,可是却没有办法动。

    “我!”

    凌悦张口说了一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裴诗语如今就像一头会吃人的野兽。

    而且她的口里都是尖利的獠牙,凌悦很清楚,如果自己敢稍微动一下,等待自己的一定是万丈深渊,一定是毁灭。

    “凌悦,你告诉我,你是想死吗?谁给你的胆子说出来的这些话,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