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小糖果也来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2章 小糖果也来了

    “这两尊大佛竟然也来了?!这宴会规格真是够高的,竟然这两位都请过来了。”

    “谁啊这是?大家至于这么激动吗。”

    “这两位大人物你也都不知道!他们是嘉创集团的唐董和唐总!嘉创知道吧,就是青帮投资的公司。这两位也是青帮的掌舵人,可是叱咤风云黑白通吃的人物。在a市这地头上,谁都给他们几分薄面。”

    “竟然是这对姐弟!早就听说这两姐弟手段够狠够强,愣是把濒临死亡的青帮拉回来,成了a市数一数二的帮派。没有想到本人竟然这么年轻!”

    “现在他们洗白也很成功,这个唐总很有商业头脑。嘉创最近影视娱乐这一块势头很不错,他们过来也是看重深渊作品的商业价值的吧。”

    唐佩身穿血红色镶钻v字领长裙,头发全都挽上去。唇部涂抹着暗红色口红,看起来又性感又凌厉。

    她身边的唐夜,则是一身黑色西装,只有胸口插着暗红色的丝巾,微微低着头,如同中世纪吸血鬼一样优雅又充满了邪气。

    两个人缓缓走过来,宛若帝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充满了震慑力。

    裴施语看到两人,连手里的酒杯都忘了放下,直接提裙跑了过去。

    “佩姐,我好久都没看到你了,好想你啊!”裴施语话一落,眼眶都微红起来。

    她上次遇见唐夜,就已经确定他们两姐弟在躲着她。因为害怕他们的世界伤害到她,所以避讳着不和她联系。

    现在看到唐佩,再也难以压抑住内心的情绪。

    相对唐夜,她接触唐佩的时间更长。在那黯淡无光的日子里,是唐佩把她从深渊拉了回来。

    如果不是唐佩,她不知道还要在生不如死的日子里过多久。兴许扛不住凌辱,早就割脉自尽。

    这样的事在那所监狱里并不少见,那里疏于管理,穷凶极恶,根本不适合人类生存。

    她对唐佩的感情不仅仅是感激,还把她当做亲人,怎么舍得和他们隔开。

    唐夜和唐佩齐齐转过头,第一眼就被她给惊艳了。

    唐佩之前虽然听唐夜说裴施语大变样,可没有想到会变化这么大,跟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明艳、自信、漂亮,在人群中脱颖而出,让人的目光根本舍不得从她的身上挪开。

    唐夜更是眼皮都舍不得眨一下,贪婪的将她的每一寸记在心底,唯恐以后就再也不见。

    直到她来到他们跟前,才回过神来。

    “傻丫头,想见一面还不容易,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唐佩笑道,另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动作亲昵,刚才的高傲感消失不见。

    “小雨滴,你太伤我心了,我这么大个人在你旁边,你竟然都没看见。”唐夜的脑袋斜靠过来,佯怒道。

    裴施语理直气壮道:“前几天我才刚看到你,当然没有看到佩姐那么稀罕!”

    “哦,我的小雨滴,你真的太伤我心了!明明之前你说过你最爱我的。”唐夜捧心,一脸受伤。刚才那种冷峻又邪气的气质,完全消失不见,一副调皮大男孩的模样。

    裴施语啐了他一口,“你幻听了吧,我明明说的是佩姐!”

    两个人如同从前一样斗嘴,唐佩在一旁面带微笑的看着,谁也不偏袒,由着他们瞎胡闹。

    气氛和谐极了,一看关系就非常亲昵。

    “这个女人竟然和唐家姐弟这么熟悉?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所有人都被惊到,议论纷纷。

    余问渊的魔鬼助理,封擎苍的舞伴,还和唐家两姐弟关系这么亲昵!结识的全都是顶级圈子里的人。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从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这个女人不会是顾家的千金吧?”

    “顾家千金现在在国外呢吗,不过你这么说,还真有点像,会不会是顾家的旁支?”

    “不会吧,我记得这个女人姓裴,跟顾家搭不上啊。”

    谢苒看到这一幕,精致的指甲差点被掐断。

    “小苒,怎么办,这个女人竟然认识佩姐和夜少,我听说这两个人是混黑道的,特别的可怕,我们会不会被报复啊?”小云被吓到了,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谢苒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小云吓得不敢再出声。

    “小语,你的裙子怎么回事?”唐夜看到裴施语的裙子上有一片污浊的地方,非常的显眼,刚才就记得寒暄所以才一时没注意到。

    裴施语这才想起她这边还有没有解决的事。

    “佩姐,小糖果,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会。”说完,她拿着酒杯直直的走到小云的面前。

    “裴,裴小姐,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小云哆嗦着开口,瑟缩着身体。

    裴施语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将酒杯放到她的手里,锐利的目光却看向谢苒,低声道:“下次拿稳了。”

    谢苒心里空了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连忙开口唤道:

    “施语……”

    裴施语从她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谢苒,看来你很有兴趣想要知道,上次周明珠经历过什么。”

    说完意味不明的轻轻一笑,施然然的走向唐家姐弟。

    谢苒踉跄了一步,艰难的吞咽着口水,眼底闪过一抹恐惧。

    “是刚才那个女人做的怪?”唐佩敏锐的发觉裴施语和那个女人之间诡异的气氛,一下就猜出了什么。

    裴施语眼底暗了暗,点了点头道:“嗯,她就是谢苒。”

    唐佩和唐夜瞬间明了,上次裴施语差点被整,幕后指使者就是这个女人。

    “不想做些什么吗?”唐夜眼底闪烁兴奋的光芒,蓄势待发,就像一个呲牙的吸血鬼,随时准备把人拽过来在脖子上狠狠咬一口。

    “我刚才狐假虎威,借用了你凶残的名声,她这段时间恐怕连门都会不敢出。”裴施语笑道,将刚才是怎么暗示性的警告谢苒的事,告诉给他们。

    唐佩和唐夜顿时笑了起来,唐佩笑道:“你这一手玩得越发顺溜了,不愧是我唐佩的妹子,知道怎么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人受到教训。”

    “你放心,我会让她更清楚之前那个女人,受到过什么样的‘款待’的。精神上的折磨,有时候可比**上来得有意思得多。”唐夜手指抹唇,笑得诡异。

    三个人会心一笑,不再记挂这件事。

    “我这一身实在进不了场,得回去了。”裴施语指着自己的裙子,十分苦恼道。

    唐夜没好气用手指弹了一下她的额头:“有哥在,还会让你没裙子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