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4章 不速之客-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04章 不速之客

    对于这些医生护士的眼神还有行为,封擎苍很无奈,可是也不想说什么,因为自己已经接受过太多这种眼神。

    眼看着一个管子里那样插进去裴诗语的胃里,封擎苍的心似乎都在忍不住痉挛了起来。

    “小语,别怕,我在这。”

    他低着头蹲在裴诗语身边,想转移话题,让她感觉可以好受一点。

    然而裴诗语这个时候却根本没有回复他的力气,肚子痛的让她几乎要晕过去一般,眼睁睁的看着管子下道胃里,她也很崩溃。

    可是肚子的痛已经把这个感觉掩盖掉,让她没有任何的感觉。

    “嗯。”

    虽然不能说话,可是裴诗语还是点头说了一个嗯,虽然有些含糊不清,可是封擎苍依旧听清楚了。

    他也明白,裴诗语就是不想自己担心她,所以才会这个样子。

    “一会就好了,我们撑过去就好了,知道吗?”

    看着裴诗语的眼泪,封擎苍的心都忍不住软了下来,其实裴诗语并不是哭了,而是因为胃管的刺激,让她的眼泪不停的掉落。

    本来就因为肚子疼,这会再加上胃管刺激,裴诗语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蒙的。

    一直折腾了半个小时快要四十分钟的时候,终于停了下来。

    “小语,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

    封擎苍紧紧抓着裴诗语的手,询问道,眼里写满了浓浓的关切。

    本来裴诗语就是感觉全身特难受,甚至还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可是封擎苍的一句话,却让裴诗语瞬间就看到了阳光。

    就如同一个黑暗的世界,忽然进来一束光,让人没有办法忽略。

    “好多了,我没事了。”裴诗语虚弱的开口说道,想抬手摸下封擎苍的脸,可是却没有力气。

    手无力的垂下来,她无力的笑笑,也不明白自己今天怎么忽然就会中毒了,小绿不是可以解百毒吗。

    “傻瓜。你别说话了,快好好休息下,明白吗?你在这样一会就该好不了了”封擎苍心疼的看着裴诗语,如果可以,真希望自己可以代替裴诗语承受这种痛苦。

    可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感同身受这种事,就算自己在想跟她交换,可是都是不切实际,不可能的。

    或许是因为看懂了封擎苍眼里的这种感觉,裴诗语瞬间就感觉好心酸。

    想告诉他,自己没事,真的没事,可是却因为虚弱而没有办法开口。

    俩个人就这样互相心疼着对方,却根本无能为力,不知道要怎么办,要说什么。

    最后裴诗语还是承受不住困跟累,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了后,裴诗语发现病房里居然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封擎苍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坐起来,看了眼自己的手腕。发现小绿这会又开始变的奄奄一息,好像很弱的样子。

    “小绿,你怎么忽然又这样了。是不是生病了啊?这次我忽然肚子疼,跟你有关系吗?”

    裴诗语看着自己的手腕默默的在心里说道,可是小绿却永远没有办法开口,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最后裴诗语只能叹了口气,希望小绿可以最终慢慢的回复过来。

    “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你别让我失望啊,不然没了你,我怕我还是会不习惯啊。”

    裴诗语叹气,目光看向了门口,这会封擎苍不咋病房里,一定是出去买东西,或者有事。

    因为裴诗语知道,他不会忽然离开的,所以裴诗语很放心。

    但是很快,裴诗语感觉自己就被打脸了,因为门开了以后,进来的不是封擎苍,而是自己最讨厌的一个人,凌悦。

    看到凌悦的一瞬间,裴诗语就感觉自己全身的气血仿佛都开始不停上涌,好像要立刻喷薄而出一般。

    “瑞娜姐姐,你醒了!”

    凌悦看着裴诗语醒了似乎格外的惊讶,立刻小跑了几步走过来,激动的说道。

    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从凌悦眼里看出来一丝的憎恨,大概是因为这个看弱了,也许是被凌悦隐藏的太深了,很快就消失不见。

    “凌悦,你来干什么?我不想看到你,出去。”

    现在可是在医院,裴诗语感觉自己根本没有必要在惯着她,或者一直顺从着她。

    既然讨厌她,就要表现出来,就是要让她知道,而且凌悦今天过来,可以说是很突兀了。

    “瑞娜姐姐,我当然是来看你的啊,那会你还没醒来呢。”凌悦听到裴诗语的话,丝毫没有生气,甚至悠闲的吧手里的包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看着凌悦这个动作,裴诗语的心瞬间就好像痛了一下,那样的尖锐。

    她敏感的抓住了凌悦话里的意思:“那会?你已经来过一次了?”

    裴诗语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可是她却知道,封擎苍在的时候,凌悦居然过来了。

    她为什么会过来,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生病了的,这一切都在裴诗语的心里不停的盘旋着。

    可是裴诗语很快就想到了,一定是封擎苍啊。不然凌悦怎么可能会知道啊,不然她怎么会来。

    “是啊,你没醒来,所以我就出去了一下,还好回来早啊,不然你就要一个人了,擎苍哥哥一定会怪我的。”

    凌悦撇撇嘴,甚至还伸手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像生怕自己做错事了一般。

    看着凌悦这幅样子,裴诗语心里就已经怒火了。

    “他让你来的?”裴诗语紧紧的把自己心里那些想法压下去,让自己可以冷静点。

    她拼命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让自己可以冷静冷静,不能在凌悦面前真的发火,不然凌悦就要开心了。

    似乎看到裴诗语没有生气有些失望,凌悦叹了口气:“哎,除了擎苍哥哥还有谁可以让我来呢,不是我说你啊,瑞娜姐姐,擎苍哥哥对你可真是好。”

    “哦?你倒是说说,他怎么对我好了?”裴诗语忍不住问道,心里却还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封擎苍会让凌悦过来,而不是叶沛灵或者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