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1章 是阴谋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01章 是阴谋吗

    不说凌悦跟凌悦的关系,就是如今这样,她忽然送过来一个盆栽,恐怕这也是别人提前弄好的吧。

    因为裴诗语很少出去,基本都是外卖,除非下班不会回家。

    “好了好了,不管那么多了,我们赶紧吃东西,然后工作了。”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看着旁边的吃的,这会居然没有任何的胃口了,不得不说这个回答真是好。

    或许有些人看到了男人这个样子。心里都在默默的鄙视着,可是你们想想,你自己是干嘛的吗?

    “瑞娜,我跟你讲啊,你还是要小心凌悦这个女人,不要被她表面表现出来的东西给迷惑了,明白吗?”

    宁子还是不放心裴诗语,生怕裴诗语会被凌悦给骗了,或者给欺负了。

    其实裴诗语也是很好奇,为什么叶沛灵跟宁子俩个人都会感觉,自己一定会被欺负呢?

    明明自己没有这么差啊,可能是因为他们太在意自己吧,所以才会这样说。

    “我知道啊,你看我像是会被主动欺负的人吗?有时候就是不想计较而已,并不会怎么样。”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不管宁子他们说什么,自己还是要坚持自己心里的想法。

    所以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些都跟裴诗语没有任何的关系。

    “好好好,相信你不会,可是还是要小心,明白吗?”宁子忍不住叮嘱道,就算裴诗语那么说了,可是宁子内心深处依旧不放心。

    因为宁子这个人其实就是羡慕别人,所以这会裴诗语这样,也可以说,宁子就在尽心尽力的帮她。

    “嗯,我一定知道。不会跟美女小姐姐一起聊天了,如今怎么就不行了。”

    裴诗语点点头,将内心深处的一些想法,全部都隐身于心里,并没有完全告诉宁子。

    毕竟有些事,还是不让别人知道比较好,因为自己知道了,一定会想办法解决,可是如果告诉他们了,恐怕就不会这样容易了。

    “宁子你都不忙的吗?一整天都游手好闲的,你在这样下去,公司所有的袜子都要归你了。”

    裴诗语顿时警告宁子,可是眼底却没有任何不开心,甚至如今还想办法要让宁子想开了。

    “喂,瑞娜,有你这样克扣员工福利吧,她到底还做了什么?”

    宁子最讨厌的就是做这个,可是如今裴诗语说了,宁子自然不好再说出来什么推脱的话。

    “她做了什么我不清楚,可是我却知道,你如果再敢这样下去,你就完了。”

    并不是裴诗语非要威胁宁子告诉她这些事,而是因为现在大家都在成长。

    如果还有一个人在原地踏步,那么等待的后果,就一定会是被赶出去,而不能继续留下来。

    “我知道,放心了,我不会让他们有机会这样做的你就别担心我了。好吗?你还不了解我吗?”

    宁子点点头,对于裴诗语的担心,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宁子心里也很清楚,不管怎么样,裴诗语都会保护自己。可能人有恃无恐的时候就是这样吧。

    不过宁子也没有多么过分,她每天还是在尽心尽力的帮助裴诗语完成一些东西。

    虽然如今有了凌悦可以做一些事,其实更多的重要的事情,完全都是宁子一个人在负责。

    “嗯,我们都要好好的。”裴诗语点点头看着宁子,其实她也是因为习惯了宁子,习惯了她的工作效率,还有她的陪伴,还有俩个人的默契。

    俩个人聊了会以后,宁子就出去做事了,办公室顿时就剩下了裴诗语一个人。

    看着窗外不停行走的路人,裴诗语的心里却极其的复杂,好像并没有人在停顿,每个人都在拼命的努力。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弱肉强食,不管你多么厉害,强大,只要你松懈了,那么很快就会被后面的人追上去。甚至超越。

    “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响起来,裴诗语有些诧异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进。”

    门被推开,随后i进来一个看起来十分瘦小的女孩,她的目光在看到裴诗语的时候瞬间就亮了。

    “你是?”裴诗语皱眉问道,自己似乎并不认识这个人,不过因为女孩的胸前还别着工作牌,裴诗语这才没有赶人。

    女孩似乎有些紧张,尤其是听到裴诗语的声音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下,随后才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说道:“瑞娜小姐,我,我是封总的秘书助理。”

    听到封擎苍的秘书助理,这句话的时候,裴诗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封擎苍去哪儿了。

    今天已经不止一个人过来了,所以裴诗语对于封擎苍的去处,还是充满了担心。

    “哦,原来是封总的秘书助理,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裴诗语看着小女孩,随后皱眉看着她,毕竟如今小女孩也是越来越少了。

    “瑞娜小姐,这是封总留给你的,他说一定不能给你看到,可是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你。”

    小女孩手里似乎还拿着一本书,不管怎么样。俩个人之间的感情也是会越来越脆弱的。

    “那你说啊。”裴诗语看着小女孩,有些奇怪的说道。

    并不是说裴诗语非得知道什么,或者怎么样,她希望自己就是一只小小鸟。

    女孩似乎也被裴诗语的话表达清楚了,再这样下去。估计自己任务都已经完成了。

    “其实封总今天确实出去了,并没有开会,那会你去找他的时候,并不在。然后你走了后,凌小姐就来了,所以其实这都是一个误会。”

    听到小女孩的话,裴诗语真是想死的心也有了,而且她还告诉裴诗语,凌小姐就收这个心。

    裴诗语当然并没有转过头去说什么,毕竟这个话提可以不说。还是路灯具备以不定时。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这件事不许告诉任何人。还不知道能不能是不是真的。”

    “好,那我去工作了。”凌悦点头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