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6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96章 告诉你一个秘密

    叶沛灵摇摇头,还不忘顺便把自己一头的大波浪甩了甩,看起来随性而又性i感,瞬间就虏获了裴诗语的心。

    “灵灵你真的好美啊,我都控制不住自己要为了你沉沦了。”裴诗语花痴一般的看着叶沛灵。

    明明就是一个眼神,可是却让叶沛灵感觉全身恶寒了起来。

    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一副嫌弃的看着裴诗语:“你行了啊,我可对女人不感兴趣。”

    “是吗?我记得当年某个人可是说过喜欢我爱我的,如今居然想反悔了吗?”

    裴诗语坏笑了一下,对着叶沛灵说道。

    其实裴诗语也明白,当初就是叶沛灵随便说的。毕竟叶沛灵也不是es,更加不可能对一个女人有什么想法。

    想起来es,裴诗语忍不住想到了宁子,她才是最让人担心的一个呢。

    不喜欢男人居然要去跟女人表白,而且那个小妹妹,估计不会答应她吧,重要的是,小妹妹也是有男朋友的。

    “忘了。”

    果然,叶沛灵直接否认了自己说过的话,可是她的目光却在另外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小语,我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听到叶沛灵的话,裴诗语顿时就忍不住惊讶了起来:“什么可怕的事?”

    “啊,就是你的助理啊,宁子啊,我看到她了,你看看那个是不是她?”叶沛灵的手指指着外面的一个地方。

    顺着她指的地方看过去,刚好可以看到宁子的侧脸,她的身上依旧穿着今天出去时候的衣服。

    可是宁子不是说自己要出去表白么,这会怎么在这里发呆了。

    “就是宁子,可是他怎么在这里,今天宁子请假了,然后说要去跟自己的女神表白的。”

    裴诗语有些奇怪的说道。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宁子会出现在这里,公司的附近。

    可是裴诗语想仔细的看的时候,却发现宁子不见了。

    “灵灵她去哪儿了,我怎么看不到了。”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心里却有些担心。

    毕竟宁子也是跟着自己回来的,而且宁子只有自己一个好朋友了。

    “没注意,刚还在的。别管了,你要不给她打电话吧,我看宁子似乎看起来心情不好的样子。”

    叶沛灵嘟囔道,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看起来有些担心,她才不会去这样说呢。

    这就像是有人在跟自己争宠一般,叶沛灵心里也是会吃醋的。

    可是她却不能太过于自私了,喜欢一个人,并不是吧她当做一个禁脔一般。

    而是要给她想要的一切,毕竟裴诗语也是会有其他的好朋友。叶沛灵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好好保护她。

    “嗯,我给她打电话问问吧,这么快的时间。她就出来,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裴诗语点点头,拿出手机准备给宁子打电话。

    可是电话却始终没有人接听,宁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整个人就像行尸走肉一般,让人无法接受。

    “肯定是没有成功,成功了宁子就不会是这幅表情了。”

    叶沛灵忍不住唏嘘,刚自己还在心里吃醋,这会又莫名其妙的开始心疼了起来。

    毕竟宁子也是叶沛灵认识的,而且跟裴诗语那么好,这让裴诗语根本没有办法反驳。

    “好吧,给她打电话也不接。算了,等她自己想明白了,就会好了。”裴诗语摇摇头,现在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了。

    就算宁子表白失败了,那也没什么,自己又不会嫌弃她。

    毕竟给一个女孩子表白,成功的几率本身就是很低,这才是裴诗语无奈的地方。

    “嗯,没事了,你就别担心了,宁子那么聪明机灵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会想不开。”

    叶沛灵开口安慰裴诗语,其实她心里也清楚,不过是因为宁子出事了,裴诗语会难过而已。

    听到叶沛灵的安慰,裴诗语只能点头,不然自己还要怎么样呢。

    如今宁子的事情已经这样了,唯一可以做的,恐怕就只有接受了。

    裴诗语似乎觉得自己越来越心软了,好像总是会因为一点点的事情,就会变的柔软。

    以前裴诗语真的很少会流露出这种感觉,所以这才是裴诗语郁闷的地方。

    自己真的不想变成如此抑郁的人,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情绪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控制的东西。

    “灵灵你今天出来不是有事告诉我吗?你怎么不说话啊?”裴诗语终于想起来了正事。

    毕竟叶沛灵可不是会主动约自己的人,而且还是自己上班的时间,这让裴诗语完全有些猜不着。

    或许是裴诗语太过于好奇了,叶沛灵居然有些不想说了。

    “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我想去别的地方,去见一个人。”

    叶沛灵神秘兮兮的说道,脸上还满满的都是娇羞,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这是要去会见情郎了。

    “你要去见谁?你家顾墨知道吗?”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她知道叶沛灵不会是这样的人。

    可是听着叶沛灵的语气,裴诗语感觉自己还是应该问清楚了。

    毕竟叶沛灵可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如果可以,裴诗语真的不想让叶沛灵出现任何的意外。

    每个人的感情其实都是特别珍贵吗,有些人一旦失去了,恐怕真的在很难找出来。

    “知道啊,怎么了?”叶沛灵诧异的看着裴诗语,似乎不明白裴诗语为什么会那样问。

    大概是因为叶沛灵脸上的表情太过于真了,让裴诗语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了。

    “知道就好啊,不然你想怎么样,你不会约我出来,就是告诉我这个吧?”裴诗语心里很诧异,感觉自己完全理解不了叶沛灵的意思了。

    “啊,对啊。就是跟你说一下,过段时间我可能不在,你自己一个人小心点啊,不要再被坏人给暗算了。”

    叶沛灵一本正经的点头,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满头黑线,不满的盯着叶沛灵:“其实就是你跟顾墨俩个人出去玩,对吗?”

    听到裴诗语的话,叶沛灵瞬间就愣住了,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