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如同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41章 如同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

    谢苒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心神大乱,竟然拨错了琴弦。

    这个错误实在太明显,而且刺耳难听。原本还在欣赏悦耳音乐的人们注意力一下子被拉了过去,不由微微皱起眉头。

    裴施语下意识也转过头去,封擎苍这个时候突然带着她在舞池中转动,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性感充满蛊惑力。

    “别看她,专心。”

    温暖的气息从耳边传递到全身,她的心一下跳得很厉害,注意力完全被眼前这个男人吸引走。

    忘掉身边所有一切,随着男人在忘情的舞蹈,天地之间仿若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只有音乐、草地、夜空和彼此。

    一只手搭在对方的身上,另一只手与对方紧握着,让他们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彼此深情的对望着,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两人如同一对璧人,在舞池中舞蹈着,如同童话里的公主与王子。

    宴会上的人都被他们吸引住,不少情侣被他们散发出的气氛感动着,相拥在一起,看到他们也想起自己的爱情。

    “哇,好浪漫啊!他们肯定是一对吧!这场景太唯美了!”

    “封少不是有厌女症吗?这么看完全不像啊!我就说肯定是谣传。”

    “这个女人不是深渊的助理吗?竟然和封少也认识?”

    “他们两个人看着更像一对啊,我现在都被弄糊涂了,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

    宴会上的人都在猜测两个人的关系,完全把台上的谢苒忘记得一干二净。

    谢苒在舞台上清楚的看到发生的一切,心中恼怒不已,简直难以再保持脸部的表情。

    偏偏她不能就这么下去,只能被当做背景板一样,为那两个刺目的人影演奏着。

    心有不甘,又无可奈何。

    裴施语,我不会放过你的!就凭你这样的人,也能阻挡我的路,抢走我的人吗,做梦!

    谢苒好不容易熬到了演奏结束,脸色暗沉的走下台。

    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人注意到她,之前的风光不过是一瞬。

    自然也没有让封少,对她高看一眼。

    她的目光暗了暗,很快又恢复了从容优雅的模样。

    一曲毕,在舞池中舞蹈的一对璧人停了下来。

    此时灯光朦胧,音乐换成了悠扬的小夜曲。脚踩在松软的草地上,没有喝酒就有种微醺的感觉。

    封擎苍的眼眸就像天上的夜空,包容着世间的一切。淡淡的光亮,如同星光和月光,冷意中带着温和。这样的夜色充满了蛊惑力,空气中弥漫着,让人迷醉。

    彼此凝望,忘记了时间、空间。

    鼓掌声响起,裴施语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松开手,向后倒退了两步。

    她的心跳得厉害,整个人都变得慌乱起来。

    这样的感觉,让她觉得陌生和危险极了,心中警铃大响。

    “封,封少。我,我去找小萌。”说着不管封擎苍什么反应,落荒而逃。

    封擎苍想要跟上,却被早就等着搭讪的人围住。

    裴施语脚上踩着12cm的高跟鞋,跑得却非常快,很快就把封擎苍甩到了脑后。

    她在一处停了下来,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好像随时会跳出胸膛一样。

    猛的灌了一杯果汁,想要让自己冷静,却毫无用处。

    全身热得厉害,夜风拂过也不能抚平她狂乱的心。

    “施语,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谢苒向她走了过来,笑语盈盈,可是眼神里却透着若有似无的冷意。

    她的身边还跟着几个女孩,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

    裴施语眼底暗了暗,态度淡淡,她并没有兴趣和这个女人虚与委蛇,所以并没有给她们好脸色。

    “我也没有想到你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她冷冷一笑。

    谢苒身边的女孩顿时恼怒:“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谢苒肯跟你说话都是抬举,真的以为你今晚被夸几句就上天?!哼,你什么身份,我们早就知道了!一个离婚的女人,也好意思跟只花蝴蝶似的到处勾三搭四。”

    “小云,不要这么说话。”谢苒不悦的训斥道。

    小云撇了撇嘴,却没有再吭气。

    “施语,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谢苒有些难过道,“你这样说太伤我的心了。”

    谢苒一副欲哭欲泣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裴施语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

    裴施语腻歪极了,遇到这种善于伪装的人,还真是打不得骂不得,很容易让别人以为错的是你。

    “抱歉,我们好像并不熟。”裴施语想要离开,却被其他女孩给围住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裴施语冷冷道。

    她倒不怕这些人拿她怎么样,大庭广众之下,又是这种场合,并没有什么担忧的。

    “施语,别急着走啊。你是因为刚才小云那句话生我的气吧?她真的是有口无心的。”谢苒并没有被她的冷意击退,“小云,还不快给施语道歉!你刚才那话太伤人了!”

    小云撇了撇嘴,很不乐意的拿起就杯酒,可还没有开口,就觉得膝盖一疼她踉跄了一步,手里的杯子没拿稳直接掉了下来。

    裴施语眼疾手快,将杯子接住,可冲力太大,酒还是撒了出来,把她的裙子给弄脏了。

    擦!我的三万块啊!

    谢苒瞪大眼,十分恼怒的训斥:“小云,你干什么呢!你就算不愿意给施语道歉,也不能这样对她啊。这条裙子被弄脏了,还怎么穿啊。现在晚宴才刚进行到一半,你让施语后面可怎么办?!”

    小云一脸不可思议,完全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想要开口解释,却被身边的小姐妹拉了拉,暗暗对她摇了摇头。

    小云委屈极了,却完全不敢说些什么。

    “施语,对不起,小云并不是故意的。我替她跟你道歉,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谢苒一脸焦急道。

    裴施语冷笑,她很清楚的看到是谢苒暗暗用膝盖顶了小云的膝盖窝,所以才会踉跄。

    只是她穿着宽大的长裙,所以看着并不明显。

    “施语,看在我的面上,你不要生气,好不好?”谢苒一脸哀求,看起来无辜急了。

    裴施语抿了抿嘴,正想开口说话,周围突然热闹起来,人们都望向一个方向,饶有兴味的在讨论些什么。

    似乎,又有一个大人物出现。

    那个人似乎姓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