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4章 凌悦的改变-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94章 凌悦的改变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封擎苍说的事情,裴诗语还真是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自己除了凌悦居然还有别的仇人。

    关键这个仇人还是女的,对自己的恨意恐怕也是到达了一个顶点了。

    如果不是太过于恨自己,怎么可能会这么恨不得直接把自己杀了。

    “傻瓜,别想那么多,不管他们怎么样,我都会保护好你。不会再让你遇到任何危险了。”

    封擎苍听到裴诗语那么说,心里特别的心疼,都是因为施玲,不然裴诗语也不用承受这么多。

    现在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都是施玲做的,当然会各方面的都保护好裴诗语,不会让施玲有机可乘。

    其实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裴诗语自己自投罗网,如果这样,封擎苍估计都会呕死。

    “我相信你,就是好奇下。不会怎么样的,放心吧。”裴诗语也觉得自己不应该让封擎苍这样担心自己。

    至于背后到底还有什么人,裴诗语心里却是一点都不在意,更加没有任何的害怕。

    唯一担心的就是封擎苍,他对自己的保护太过于紧张了,让裴诗语感觉有些害怕。

    因为怕让他失望,怕他会不开心,各种担心。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虽然封擎苍还是跟以前一样,但是裴诗语却感觉的出来,一切都变了。

    以前他也是会很爱自己,但是并不会跟现在这样草木皆兵,生怕自己回遇到什么麻烦。

    “嗯,我查到了告诉你,你别胡思乱想,那些事就交给我吧。”

    封擎苍心里对于裴诗语的担心还是很难放下来,不然也不会这样忽然就过来。

    不过说完了似乎想起来什么,又忍不住跟裴诗语说道:“对了。如果你妈最近过来找你,你记得告诉我。”

    “我知道你没事,可是别让我担心好吗?”

    封擎苍心里很担心裴诗语会被施玲欺骗了,因为裴诗语这个人就是太过于好心了。

    不然也不会被施玲这样欺骗,但是内心却依旧充满了想象。

    这不是封擎苍想看到的,自己想看到的,就是裴诗语脸上的微笑,也是裴诗语的一切。

    “放心吧。如果她找我出去,我一定会告诉你,我不会在跟以前那样了。”

    裴诗语勾唇笑了笑,很清楚既然封擎苍都这样说了,估计自己也很难再怎么样。

    或许是因为受伤太多,也或者是因为心里的小心思,所以如今裴诗语对于施玲,并没有很多的意见了。

    “嗯,我相信你,以后我们可以一直好好的走下去的。”

    裴诗语深情的看着封擎苍,好像封擎苍就是跟自己说了什么诺言一般,让她可以想到地老天荒。

    第二天早上凌悦确实很早就过来上班,而且做事情看起来也比之前更加的靠谱了。

    裴诗语试探性的吧一些稍微有难度的东西交给凌悦,没想到凌悦居然还完成的不错。

    对于凌悦的表现,裴诗语心里其实还是有些欣慰的,毕竟凌悦每天都在进步。

    如果一个人一直在原地踏步的话,恐怕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机会,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

    如果抛开自己对凌悦的偏见,还有自己跟她的仇恨,可能裴诗语还会感觉凌悦不错。

    但是凌悦,不管凌悦做什么,对于裴诗语来说,都是一个可怕的事情。

    因为她不想在原谅凌悦,也不想在继续这样下去,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

    “瑞娜,凌悦这是受刺激了,还是我看错了,天那,她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宁子进来后看到努力认真工作的凌悦,立刻惊奇的抓住裴诗语询问。

    而且询问的时候还不忘努力的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错了。如今凌悦正在整理裴诗语交给她的稿子。

    “怎么了?她努力点不好吗?”裴诗语有些无奈的看着宁子,仿佛宁子说了什么天方夜谭。

    或许是因为裴诗语的眼神太过于直白了,宁子立刻闭上嘴巴,不敢再继续多说下去。

    “不不,我就是有些好奇而已,怎么凌悦忽然变的这样的勤奋了。”宁子最终还是忍受不了自己内心的小想法。

    毕竟凌悦忽然变了,这对于宁子而言,确实也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

    毕竟他们在公司,估计也没人给,而一切大概就只凌悦可以拿到了。

    “可能忽然就受刺激了,所以愿意改变啊。”裴诗语忍不住说道,虽然她心里也很奇怪,但是却也明白,一切不是自己想到那样。

    宁子八卦的盯着裴诗语。眼里里充满了可怜八卦的光:“啊,瑞娜你快告诉我,告诉我啊,我还等着凌悦的小辫子呢。”

    “你说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不管凌悦怎么样,这都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这就在公司,你能有什么小辫子。”

    裴诗语叹了口气,不明白宁子怎么会那样关注着这些八卦,明明一切都不是这样的。

    “那可不一定啊,上次……”

    对于裴诗语的话,宁子没有任何的同意,甚至还提起来上次,不过最后却没有说下去。

    可是宁子这样说了,裴诗语心里的想法立刻就像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

    “上次?发生什么事了?”裴诗语忽然想起来那天,凌悦跟宁子俩个人,凌悦好像忽然就很怕宁子。

    明明他们俩个人之前还争吵过,可是那天凌悦居然一句话没有说。

    所以裴诗语心里对于她们发生的事情充满了好奇,不明白到底能有什么事,可以让凌悦怕成这样。

    “没事,瑞娜你快去忙吧,我就是过来跟你说下,明天我想请假。”

    “你要请假?干啥去?”

    裴诗语也有些问题,宁子跟着自己那么久,都没有这样奇怪过,如今却变成了这样。

    “我……”

    对于裴诗语的问题,宁子选择了沉默,可是脸上却充满了震惊,还有错愕。

    “你怕什么,我还没怎么样呢。”她不满的看着凌悦,似乎在责怪凌悦,为什么现在了居然还在看着自己,难道不用工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