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3章 喜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93章 喜讯

    其实裴诗语也很清楚,让凌悦就这样离开,好像有点不太可能。

    但是这并不代表裴诗语可以无限的容忍她,毕竟她不是别人,她可是凌悦,害了自己无数次。

    “嗯,如果不想看到她,就让她专门在另外一边吧,免得影响你心情。”封擎苍皱眉说道。

    如果凌悦真的带给裴诗语太多的困扰,封擎苍也是不会同意的,毕竟他的本意并不是让裴诗语不开心。

    本来还有些郁闷,可是听到封擎苍的话,她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哪有那么事,那么娇弱啊,你快去忙吧,待会我也要工作了。”

    其实裴诗语并不是容不下凌悦,就是自己心里有些郁闷而已,如今说出来了,似乎就好很多。

    “叮叮。”

    似乎是为了配合裴诗语的话一般,手机忽然就收到了一个信息,发出清脆的声音。

    封擎苍愣了下这才对裴诗语说道:“小语,你的手机。”

    “啊,我看看。”裴诗语惊讶的打开手机,就看到上面唐夜发过来的信息。

    “小雨滴,记得跟封少一起过来参加婚礼,最世。”

    看到唐夜的消息,裴诗语脸上终于露出了笑,今天的好消息终于来了。

    本来因为凌悦的话心情不好,这会看到唐夜的消息,裴诗语感觉就像听到了天大的喜事一般。

    “怎么了?这么开心!”封擎苍有些奇怪的问道,完全不明白,就一个微信居然让裴诗语如此开心。

    同时心里也有些不开心,自己安慰她,她都不高兴,可是一个微信都让她兴奋,难道自己还不如一个手机微信?

    “啊,苍哥哥,小唐丸跟晓晓俩个人的婚礼时间啊,他们已经定好了,我们到时候一起去。”

    裴诗语兴冲冲的看着封擎苍,脸上洋溢着真挚而又阳光的微笑,似乎把这么久以来的阴霾,全部都冲散了。

    听到这个消息,封擎苍愣了下,最后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唐夜要结婚了,怪不得她这么开心。

    不过她开心也让封擎苍心里松了口气,因为一直以来封擎苍也很清楚,唐夜对于裴诗语的心思。

    以前他可以假装不清楚,如今唐夜终于要结婚了,说明他已经彻底的放心下来,这才是封擎苍值得高兴的地方。

    “嗯,到时候我陪你一起。”

    封擎苍点点头,心里也为他们开心,可是同时又有些愧疚的望着裴诗语,自己似乎还欠着裴诗语一个巨大的婚礼。

    可是裴诗语如今正沉浸在这个喜讯中,哪里还顾得上别的。

    给唐夜回复了消息后,立刻又告诉了叶沛灵,希望跟叶沛灵一起分享这个好消息。

    然后裴诗语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跟唐佩也分享下,虽然唐佩很清楚,但是裴诗语就是忍不住。

    看着裴诗语乐此不疲的告诉着别人这个消息,封擎苍脸上也忍不住露出笑。

    如果俩个人结婚,裴诗语应该会比现在还更加开心吧,她也会如此兴奋的跟别人分享。

    “真是太让人开心了,小唐丸要结婚了,这下我也可以放心了。”

    终于分享完了,裴诗语开心的看着封擎苍说道,好像封擎苍才是自己最后分享的人。

    “傻瓜,你怎么这么开心?不就是唐夜结婚吗?”封擎苍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好奇的。

    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办法理解裴诗语会如此兴奋的原因,就算为了唐夜结婚,也不应该会如此兴奋。

    听到封擎苍的话,裴诗语神秘的笑笑,然后说道:“你猜啊!”

    “不猜。”封擎苍撇嘴,明明一个大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让裴诗语心里格外无奈。

    可是封擎苍却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只要可以在裴诗语身边,哪里还有什么形象,也不需要形象。

    “哇,你居然不猜,真没意思。”

    裴诗语叹气说道,心里却很开心。因为自己的好朋友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大概这才是最值得人开心的。

    对于裴诗语的各种开心,封擎苍理解不了,最后裴诗语不说,他也只能作罢,只要裴诗语开心一切都好。

    “对了小语,之前医院那个人,把幕后的人供出来了,可是那个人我们不认识,我正在调查。”

    封擎苍终于想起来自己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裴诗语。

    幕后的人没有办法告诉裴诗语,可是却可以一个假的幕后人,这样裴诗语也可以放心。

    毕竟相比起来让裴诗语难过痛苦,封擎苍更加想着让她开心,所以隐瞒就隐瞒,也没什么。

    “找到了?”

    裴诗语意外的看着封擎苍,心里却纳闷极了,如果不认识,那么为什么要针对自己。

    而且裴诗语记得很清楚,那个人说了就是一个女人,这让裴诗语十分怀疑,一切就是凌悦搞鬼。

    但是如今封擎苍却告诉自己不认识,这才让裴诗语心里很无语。

    “嗯。我正在调查,可能过段时间就会有结果,最近你记得还是不要自己一个人出去,万一再有事。”

    “只要没有找不来之前,你就不要掉以轻心,这次敌人可能会比较难缠。”

    封擎苍虽然也不想这么说,可是生怕裴诗语会起来什么疑心。

    其实封擎苍不知道的是,他这样说了后,裴诗语心里才更加的郁闷很好奇起来。

    因为她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人,而且裴诗语心里觉得这件事跟凌悦一定有关系。

    “苍,不是凌悦吗?”裴诗语如今也不想再继续假装隐瞒下去了。

    既然自己怀疑凌悦,没有必要瞒着封擎苍,而且裴诗语也很清楚,封擎苍不会用这个开玩笑。

    “不是她。我也开始觉得是凌悦,可是后来查了很多,不是凌悦。”封擎苍摇摇头,虽然隐瞒了裴诗语,可是也不想太多欺骗。

    而且这件事确实是跟凌悦没有任何关系,一切都是别人。

    “嗯,那你一定要好好查清楚,我真的很想知道,除了凌悦还有哪个女的对我这样恨之入骨,恨不得直接弄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