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1章 真的没有-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91章 真的没有

    “瑞娜姐姐,我没有,我真的是听到他们说的,所以我特别担心你,才……”

    凌悦有些为难的看着裴诗语,可是目光却总是不由自主的往封擎苍那边瞥去。

    对于她这个样子,裴诗语心里忍不住想笑,只是默默的看着她。

    今天裴诗语倒是很想看看,凌悦还要用什么理由继续说下去。

    “才怎么样?继续说啊。”

    裴诗语也没有生气,只是特别安静的看着凌悦,这让凌悦特别尴尬,一个劲的往封擎苍身上瞥。

    “我,我就是担心你。”凌悦似乎终于想明白了,抬起头敢直视裴诗语的目光。

    或许是因为封擎苍也在,所以给了凌悦勇气吧。

    而听到凌悦的话,封擎苍都忍不住皱眉,好奇的问道:“你担心什么?”

    “就是瑞娜姐姐去拍戏,我有点担心,姐姐被别人欺负。”

    凌悦的话说的小心翼翼,似乎确实是在设身处地的为裴诗语着想一般,甚至让裴诗语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反驳了。

    “她会被谁欺负,你担心的有些多了。”封擎苍不悦的说道,眼底却有些厌烦。

    可能是因为看穿了凌悦的用意,也或者是别的。

    裴诗语摇摇头,这才说道:“被欺负好像不是你应该担心的,那会你不是说,怕我回去做戏子吗?”

    并不是只有凌悦会装可怜,裴诗语也是会告状的,既然凌悦敢再自己跟前这样说,那么自己何必还要给她留什么面子。

    或许是因为不想让封擎苍知道吧,在听到裴诗语这样说的时候,凌悦整个人都变了脸色。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让自己看起来可以冷静一点,其实凌悦的内心这会却忍不住开始冒火。

    “瑞娜姐姐,我没有。”凌悦可怜的看着裴诗语,说完了以后,目光再次看向了封擎苍:“擎苍哥哥,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

    或许在凌悦的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怕被封擎苍知道了或者怎么样。

    可是封擎苍又怎么会怀疑裴诗语,而去相信凌悦呢。

    “你居然说她是戏子?凌悦,你现在真是好大的胆子,我让你过来是好好上班的,如果你每天就知道搞事情,我看你还是回家好了。”

    封擎苍声音低沉,这会对于凌悦的耐心可以说根本就是消耗殆尽了。

    如果不是因为顾忌着之前跟凌非岩的协商,他真是想让凌悦赶紧的回家。

    “擎苍哥哥,你相信我,我没有。”凌悦听到这些话,整个人都有些害怕了,立刻替自己辩白了起来。

    然而裴诗语却忍不住笑了,看着凌悦说道:“凌悦,你说你没有,是什么?那些话,是不是你说的?”

    “是。”在裴诗语的威逼利诱下,凌悦最终还是点头了。

    裴诗语很满意凌悦这样,笑了笑:“嗯,那你说,你没有。你这样说话可是会让大家误会的。”

    “难道你觉得我是在污蔑你吗?”裴诗语质问道,心里极其得不爽。

    她觉得凌悦根本就是在故意破坏俩个人关系,还好今天自己在,如果自己不再,指不定凌悦会说什么。

    就是自己在,她居然都装可怜,想让封擎苍相信她。

    “瑞娜姐姐,我没有,我就是想让擎苍哥哥知道,我没有故意那样说,真的。”

    凌悦对于裴诗语的话心里特别反感,虽然很想发脾气,但是她也知道今天这个事情,自己一定是躲不过去了。

    “昂。这样啊,那你就要问问你的擎苍哥哥,相不相信你了。”

    裴诗语笑了,这一刻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原来凌悦还是始终都没有放弃啊。

    拼命想让封擎苍注意自己,拼命的找存在感,可是却根本不可能成功。

    “听到了吗?凌悦问你相不相信她。”裴诗语看着一直不说话的封擎苍问道。

    虽然她心里很清楚,可是还是要让他自己说出来,毕竟有时候不同的人说出来的话,还是不尽相同的。

    大概是因为怕裴诗语生气,封擎苍都有些紧张了起来。

    “小语,你别乱想,我怎么可能会不信你。”

    封擎苍着急的解释道,可是凌悦的脸色却瞬间变白。

    因为封擎苍说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他永远都是相信裴诗语的,那么也就说明了,他根本不会相信自己。

    “我知道啊,可是凌悦不知道,我觉得你还是好好跟她解释下吧,免得以后经常让她误会,想多,这就是我们的不对了。”

    裴诗语笑着说道,对于凌悦的样子,她当然是尽收眼底了。

    可是这样就够了吗?在自己跟前就想抢自己的老公,这点教训,恐怕还是有些轻了。

    “好,你别担心,我会跟她说清楚的。”封擎苍点点头,然后将视线放在了凌悦的身上。

    虽然就是看着凌悦并没有说话,可是凌悦却感觉到了无尽的压力,似乎就这样压在了自己身上。

    凌悦觉得呼吸忽然都有些艰难了起来,是自己太害怕,还是太紧张了。

    “擎苍哥哥。”凌悦喊了一声,可是他并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目光冰冷的望着自己。

    封擎苍其实还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凌悦,这让凌悦从心底里没有办法接受。

    “说。”

    如今封擎苍真的让凌悦说话了,她却有些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了。

    或许就是自己太能作了,才会把自己变成这样吧。

    “擎苍哥哥,我没有故意跟瑞娜姐姐说那么多,也不是看不起她,我就是担心瑞娜姐姐,可能我说话方式不对。”

    “可是我心里并没有什么坏思想,擎苍哥哥你也了解我,我不会那样的啊,真的。”

    凌悦抬头看着封擎苍,眼里都是泪花,扑簌簌的,就好像很快就要掉下来一般。

    她希望封擎苍可以相信自己,至少给自己一点点的信任。

    可是凌悦注定要失败了,错就错在她不该在这里说这些,不该让封擎苍相信她。

    “真的是什么样,你心里最清楚,今天的事情你必须跟小语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