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0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90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裴诗语皱眉看着凌悦,恨不得让凌悦直接原地爆炸,或者原地消失。

    对于凌悦的好感度瞬间从负50变成了负100,或许这个转变有点快,可是裴诗语却清楚,一切都不是自己的问题。

    “瑞娜姐姐,你是在说我在演戏吗?”凌悦痛心疾首的看着裴诗语,似乎自己的一腔关心已经全部化为乌有了。

    或许是因为凌悦浮夸的演技,取i悦了裴诗语吧,她忽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呵呵,你到底在做什么,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自己心情没有点数吗?本来我是不想说的,可是你怎么这么欠呢。”

    裴诗语再也忍不住了,本来就是在狠狠的压抑着自己内心的那些想法,可是凌悦的话,彻底的点燃了一切。

    如果不是因为凌悦自己作死,裴诗语并不会在公司里如何,至少不会让她如何。

    “我……”

    凌悦被裴诗语说的根本不知道怎么还口,只能咬着牙紧紧的坚持着,希望自己可以冷静点。

    她不能被裴诗语激怒啊,就算裴诗语打自己,骂自己,自己也只能忍受,不然这个工作恐怕也抱不住了。

    凌悦不是怕裴诗语,她就是担心失去封擎苍,所以才会过来公司工作的。

    如果因为自己的作死,一切让封擎苍知道了,那么他一定不会留着自己在他公司的。

    “你现在楚楚可怜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你了吗?凌悦你不觉得你这样真的是很搞笑吗?”

    裴诗语挑眉看着凌悦,如果可以。心里真想把凌悦给直接弄死了,当然还有另外的人。

    “我哪里搞笑了,擎苍哥哥根本就不喜欢你,他的事也不是你听到的那样。”

    凌悦大概是真的气糊涂了,居然敢跟裴诗语这样说话。

    听到凌悦的话的时候,俩个人直接就愣住了,尤其是裴诗语,惊愕的看着凌悦:“你说他不在意我?”

    “难道不对吗?如果擎苍哥哥还在乎你,怎么会让你去拍戏,做个戏子。”

    凌悦的声音里充满了不甘心,所以始终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凌悦,你别得寸进尺了,我现在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不要整天就哭哭唧唧的,我要烦死了。”

    本来这个办公室其实隔音并不是很好,但是外面的声音还是可以听到的。

    大概是裴诗语太过于粗暴了,这会凌悦居然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反驳了。

    “我,我没有。”最后凌悦只能自己在一边呢喃写,不知道到底想说什么,总是重复的说着一句话。

    看着凌悦这幅样子,裴诗语心里有些疑惑,难道凌悦真的不是故意的吗?可是很快,裴诗语就打消了这个想法。

    因为旁边的凌悦居然坐在了椅子上,然后捂着脸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嘤嘤……”

    看着凌悦在那里哭,裴诗语心里真是想说一万个卧槽,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鬼,居然可以这样操作。

    本来就讨厌凌悦,这会就算听着凌悦的哭声,裴诗语心里都是无比的厌烦跟讨厌。

    所以裴诗语直接就拨通了封擎苍的电话,让他直接过来。

    可能是因为听到了封擎苍会过来,凌悦居然哭的更加起劲了起来,封擎苍来了后,就看到凌悦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嘤嘤的哭泣。

    这让封擎苍十分奇怪,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语,她这是……”

    虽然话还没问完了,可是裴诗语却很清楚,封擎苍到底想问什么。

    她叹了口气,这才无奈的看过去:“哎,这不能怪我,是凌悦自己过来往枪口撞的,我可什么都没做。”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脸色都僵硬了起来,看着凌悦不知道在想什么。

    “凌悦,”封擎苍站在裴诗语身边,喊了一声,然后盯着凌悦看。

    她还在哭,似乎对于封擎苍的到来丝毫没有任何的意外跟别的感觉。

    “凌悦你够了,有完没完了,你想哭赶紧回家哭去,信不信我立刻给凌夫人打电话。”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裴诗语只能想出来这个点子。

    “小语,既然她想哭,就让她一次性哭个够吧,待会我们坐下来看着凌悦慢慢哭。”

    “对了,刚给凌夫人打电话了,说她一会就过来,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到底要做到什么样子。”

    封擎苍这会主动搂着裴诗语坐下来,就这样看着凌悦在那里哭,然后没有任何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封擎苍的话太过于严厉了,凌悦此时居然真的停了下来,眨巴着眼睛看向封擎苍。

    虽然凌悦没有开口说话,可是封擎苍却几乎已经想到了,接下去要说的话。

    “擎苍哥哥,我……”

    虽然已经停止了哭泣,可是凌悦还是爱你抽抽搭哒的,似乎完全不会注意下形象。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哭?如果不能给我个好理由,后果你是清楚的。”

    封擎苍皱眉说道,对于凌悦她真是一个眼神都不想给她,可是这会又不能怎么样。

    听到封擎苍的话,凌悦心里顿时有些紧张了起来,抬头傻傻的看着封擎苍,还有身边冷笑的裴诗语。

    “我,我,想劝劝瑞娜姐姐,让她不要去拍戏,可是……”

    不得不说,凌悦的话说的真是非常有技巧,如果不是因为封擎苍自己看到了,恐怕还真是会被凌悦的这种行为迷惑吧,

    “拍戏?你怎么知道的?”封擎苍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看着裴诗语,眼底却充满了担忧。

    因为太过于担心了,所以总是无时无刻的保护她,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办法。

    其实封擎苍很清楚,这次一定是凌悦过分了,不然裴诗语不会这样做的。

    “我,公司的人全部都知道了,都在议论,所以我就跑来跟他们一起了。”凌悦忍不住说道。

    好像自己回来,就是为了帮裴诗语做掩护的一般,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冷笑。

    “凌悦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全部知道了?我看是你全知道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