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9章 管好自己的事-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89章 管好自己的事

    “凌悦,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裴诗语要跟凌悦怎么样,而是凌悦这句话,听着真心让人没法舒服起来。

    看到裴诗语生气了,凌悦顿时有些着急了,立刻跑过来,殷切的看着裴诗语:“瑞娜姐姐你别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我就是感觉,你现在已经很好了,真的没有必要委屈自己再去做戏子了,你这样擎苍哥哥也一定会担心的。”

    凌悦的话里话外充满了担心,可是裴诗语却很清楚,这根本就是凌悦故意说的。

    如果她真的不是故意,又怎么可能会说这句话,让人心里莫名的不舒服呢。

    “担心什么?担心我做戏子?凌悦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太多了。”

    裴诗语忍不住质问,自己想做什么,为什么会有别人过来指手画脚呢,如果凌悦是自己的什么人也就好了。

    关键是凌悦跟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俩个人还是处于情敌的尴尬身份。

    这个身份就让凌悦的话听起来充满了虚伪,而且她还称呼了俩个字:戏子。

    恐怕没有一个拍戏的愿意被这么说,拍戏也是一种艺术,可是经过了凌悦的口里,说出来居然都变味了。

    “瑞娜姐姐我没有。”凌悦撇嘴。委屈的看着裴诗语,希望裴诗语可以心疼下自己。

    然而她这样却只是让别人更加的讨厌她,甚至厌恶,毕竟没有哪个人会喜欢凌悦这种。

    裴诗语冷笑一声,戏谑的望着凌悦:“你没有?那你告诉我,戏子是什么,如果我把你说的这句话发出去,你猜你会不会被全民攻击啊。”

    “就算你是国民小公主,可是那又如何?你以为戏子真的就是很好听的吗?或许你就是故意的?侮辱明星!”

    并不是裴诗语非要咄咄逼人的跟凌悦计较,而是凌悦现在真是太过分了。

    明明今天可以相安无事的度过,可是凌悦却偏偏就是要作死,这让裴诗语心里很无奈。

    大概这就是女人的特性,或者说这就是凌悦的特性i吧,她总是这样,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去做一些特别奇怪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封擎苍的交代。裴诗语根本不想看到凌悦。又怎么可能会让凌悦天天跑自己身边过来堵心。

    一个人只有一颗心,如果天天被这样堵心,迟早有一天都会玩完。

    “瑞娜姐姐,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我就是担心你,怕你受累,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

    凌悦的眉头始终紧紧的瞥着,她自己并没有察觉。

    这会听到裴诗语这样说,其实凌悦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名誉这样受损。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对凌悦的容忍度已经下降了太多吧,这个时候,裴诗语根本没有心情去顾忌其他的。

    “担心我?我觉得你还是收起来你的担心,好好的生活吧,毕竟我可不想每天都被你这样担心,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明白吗?”

    裴诗语提醒道,再一次提醒凌悦,这里并不是她的地盘,这里是裴诗语自己的地盘。

    如果说还有什么是裴诗语在意的,那么恐怕也就是封擎苍,以及自己的几个好朋友了。

    至于凌悦,自己不去想着弄死她,估计她就得烧香了。

    “瑞娜姐姐你别生气,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说那俩个字,你别气了。”凌悦忍不住说道,脸上却并没有丝毫的愧疚跟后悔。

    甚至此时脸上还带着隐隐的笑,大概是觉得说了想说的话,所以心里感觉格外的痛快吧。

    “然后呢?你这样说就好了吗?凌悦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

    裴诗语勾唇看着凌悦,眼底都是嘲讽。就算自己是故意的,可是那又怎么样。

    一切都是凌悦自己作的,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如果她还是想继续做下去,裴诗语真心不介意让她后悔。

    “我……”

    凌悦看到这样的裴诗语心里还是有些害怕的,甚至有些犹豫,然而她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可能是因为凌悦太过于自信了,以至于现在出事了,心里又没有任何的依靠,她还是害怕。

    “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天天跑这里过来,想让我心情不好。”

    裴诗语不开心的说道,并没有因为凌悦的退让,而有任何的感觉。

    本来也是凌悦主动招惹自己的,如今自己也没做什么,就是说句话而已,怎么样呢。

    “我没有,真的,我现在就是想着个好好的工作,没有任何别的心思,真的,瑞娜姐姐,你一定要相信我。”

    凌悦的眼里都带上了一丝祈求。或许凌悦就是害怕自己告诉了封擎苍,一旦封擎苍知道了,恐怕凌悦也要完了。

    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感情,可以这样挥霍无度的浪费,就是封擎苍也是一样的。

    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原谅一个人,尤其是这个人还做了罪大恶极的事情。

    “够了凌悦,你别再这里装什么可怜了,我不在意,明白吗?你不就是存心说的,想让我难堪吗?”

    “可是现在你觉得我难堪了吗?现在更加难堪的是谁啊,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作死呢?”

    裴诗语忍不住奇怪的看着凌悦,心里也是特别的诧异,不明白为什么凌悦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如果可以,裴诗语还真是想把凌悦的脑子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里面一定都是浆糊,而不是智慧。

    “我就是担心你,怕你……”

    “够了,你这样的话说一次还可以,说多了都是会免疫的,你不明白吗?”

    裴诗语感觉自己的耐心真是快要用尽了,几乎不带任何的犹豫跟问题。

    听到这句话,凌悦整个人都不好了,有些傻傻的抬头,望着裴诗语:“我又说错话了吗?”

    “你别这么天真好吗?想演戏也请你麻烦回去先练下你的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