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 戏子-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88章 戏子

    对于裴诗语的深情,封擎苍从来都是立刻回应,而且他知道,一个人的感情,都是需要回应的。

    如果一个人傻傻的付出,而永远没有任何回应,总有一天她会累会离开。

    对于封擎苍来说,裴诗语就是他的一切他的唯一,他从来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苍,你还没告诉我,你跟李导的事呢。”

    裴诗语忽然想起来自己最初的目的,顿时忍不住狠狠的瞪了封擎苍一眼,都是这个男人,不然自己怎么可能会这样。

    明明就是心里很想知道,可是现在却被他几次三番的打乱了计划,让人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刚还一直觉得自己好像要说什么,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这个,其实李导是我特别尊敬的一个导演,当初也是因为我,帮助了我,所以我们一直认识。”

    “大概是那会从你身边离开,回来后吧,一直到了现在。”

    封擎苍的目光有些凝重,似乎那些回忆总是有点不好的东西。

    他说完了,裴诗语心里却莫名的有些沉重了起来,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

    “苍哥哥,好想抱抱你,那会我没有在你身边。”

    裴诗语扑过去直接抱住封擎苍,有些哽咽的说道,这会知道了李导跟封擎苍的关系,裴诗语反而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要说什么,这一切好像都是跟自己没有关系,但是却又有关系。

    尤其是封擎苍最艰难的时候。自己并没有陪着他。

    “傻瓜,说什么呢,还能找到你,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了。”

    封擎苍紧紧的搂着裴诗语说道,眼里却有些欣慰。

    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以后只要裴诗语还在自己身边,这就是对于封擎苍最大的安慰了。

    或许人一生想要的真的不多,比如裴诗语,比如封擎苍,他们只想要自己身边的那个人。

    贪心的人总是得不到更多,可是贪心的人却可以选择更多的人生道路,大概这就是人生吧。

    “苍,以后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要好好的,可以吗?”

    裴诗语抬头望着封擎苍,心里却有些莫名的感觉,似乎自己这样,真的有些伤感。

    心里的感觉来的突然,裴诗语甚至都不知道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傻瓜,我们会好好的,一定会的。”

    封擎苍点点头说道,心里却在暗暗的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裴诗语,俩个人也要好好的在一起。

    或许是因为俩个人在一起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如今他们都有了跟彼此携手共度此生的心。

    第二天早上,裴诗语过去公司后,就看到了凌悦,她已经没有了昨天的张扬跋扈,再次变成了以往那样乖巧的模样。

    可是裴诗语却很清楚,凌悦不可能就这样乖乖的,她一定是还有别的什么目的。

    “瑞娜姐姐早上好。”

    刚进门就接收到了礼貌的对待,裴诗语的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来。

    她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看向了另外一边的电脑桌,上面也被收拾的很干净。

    裴诗语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紧张的看着凌悦:“凌悦你做什么了?桌子上东西你放哪儿了?”

    怪不得裴诗语紧张,桌子上的东西特别的重要,如果丢了的话,恐怕事情就会变的很糟糕。

    “我帮你收起来了,瑞娜姐姐,这次我是专门问了宁子的,她怎么说,我就怎么放的,一定不会在吧东西给你弄丢了。”

    凌悦听到裴诗语的话,虽然心里有些不满,可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嘻嘻的很她解释。

    不得不说凌悦确实成长了很多,如今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傻兮兮的小女孩,天真单纯。

    如今的凌悦更加的像一个对手了,而不是一个空花**。

    “嗯,我去看看。”裴诗语点头,在凌悦的指挥下终于找到了她埋藏起来的东西。

    看到东西的那一刻,裴诗语心里还是有些崩溃的,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

    不管怎么样,凌悦这次做的还可以,并没有很过分,至少并没有吧东西弄乱了,或者坏了。

    看样子她果然还是用心记住了宁子的话,对于裴诗语来说,这根本不算是个好消息。

    如果凌悦一直那样,自己还可以省心一点,但是凌悦如果真的做出来改变了,自己就一定要小心谨慎。

    毕竟凌悦这个人也不是好惹的,何况她身边还有别人一直在默默的调i教指挥她。

    “你这次做的很不错,希望以后也可以这样,毕竟我这边可是不养闲人的,明白吗?”

    虽然心里很怄,可是裴诗语这会却还是不能说出来什么过分的话,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些场面的话还是需要说的。

    比如在公司,她虽然讨厌凌悦,可是并不会明目张胆的如何,只要凌悦现在不主动招惹自己。

    因为现在还没到折腾凌悦的时候,必须等自己彻底的忙下去了,一切才可能会好一些。

    “是,我知道了瑞娜姐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只要你交代我的事情,我一定要百分百做好。”

    “虽然以前我很笨,也没有做过这些,但是我相信,只要自己可以努力一点,就一定要可以的。”

    凌悦笑了笑说道,脸上充满了激动还有希望,好像只要自己吧一切都做好了,那么什么事情都不会让自己忧心了

    大概是因为凌悦的话太过于正式了,裴诗语居然有些恍惚了起来,好半天才回过神。

    “嗯。我也相信。”

    最终回复凌悦的也就只有短短的几个字,而凌悦却忽然皱眉,有些紧张的看着裴诗语。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裴诗语诧异的看着凌悦,不明白她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凌悦却忽然摇头说:“瑞娜姐姐,听说你又要去拍戏了,我就是说下,你现在工作不是挺好吗?为什么要回去做个戏子呢。”

    戏子俩个字,让裴诗语彻底的懵了,不解的看着凌悦,不明白她到底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