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复杂的关系-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87章 复杂的关系

    “可以理解?你怎么理解的,真是奇怪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裴诗语立刻反驳道,不是因为自己接受不了追星,而是宁子确实有些夸张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李导是她什么人呢。

    然而面对裴诗语的这番话,封擎苍没有说什么,只是摇摇头,才说道:“回去告诉你。”

    “嗯。”

    裴诗语点头,心里却对李导的身份开始有些好奇了起来,不仅仅是因为宁子,还有自己的好奇心。

    因为以前裴诗语虽然认识李导,其实就是听说过,至于具体的还没有多少了解。

    如今真的见到了,尤其是宁子还如此迷恋李导,这让裴诗语多少有些接受不了。

    而她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样,一切都不是自己可以想明白的,裴诗语甚至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

    回到家以后,裴诗语就迫不及待的坐在沙发上,一脸期待的看着封擎苍,然后他却悠闲的走着,并没有任何的着急。

    裴诗语心里很不满,忍不住说道:“苍,你不是说回来告诉我,你怎么就不说话吗?”

    这是裴诗语心里最奇怪的,明明李导跟封擎苍俩个人年龄差了那么多,可是他们真的聊起来,却又是那样的自然。

    裴诗语或许不知道他们的相识,可是却很明白,李导对于封擎苍来说,其实就是不一样的。

    “我在想我要怎么告诉你。”面对裴诗语的追问,封擎苍立刻解释了起来自己可不想活活的吧自己给作死了。

    大概是因为封擎苍的话给了裴诗语很大的魔力,这会她居然很安静的坐下来,耐心的等待着。

    眼看着封擎苍去厨房拿了果汁还有牛奶,慢悠悠的出来,并且把牛奶给自己递了一杯。

    “谢谢。”

    “不用,你先喝点果汁。”

    封擎苍摇头,期待的看着裴诗语,似乎想明白,为什么她今天会这样乖巧懂事,自己不过就是说了下,她居然通意了。

    “嗯,苍,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我跟你讲,现在我可是对李导充满了好奇啊,你快告诉我,不然我要抑郁而终了。”

    “还有宁子啊,她那么疯狂你居然还说她正常,我看她一点不正常,不然怎么会那样花痴。”

    提起来宁子,裴诗语心里就忍不住有些担心了,她自己一个人住,万一遇到什么危险。

    “女孩子犯花痴本来就正常,而且李导那么幽默风趣,还对女士体贴入微,这可是谁都没法保证的。”

    封擎苍忍不住说道,眼角却带着一丝笑,似乎在告诉裴诗语,李导就是一个特别有魅力的人。

    听到这句话。裴诗语只能点头,无奈的说道:“好,就算这样,李导为什么过来,而且他跟你关系看着很近,最重要的就是你们怎么认识的?”

    裴诗语如今可不是几岁小孩子了,被人几句话就可以骗的死心塌地。

    如今的裴诗语仿佛练成了钢铁侠一般的人,刀枪不入无所不能。这才是裴诗语一直恐慌的原因。

    “这个嘛,我跟李导的关系可是一直都存在的,想知道吗?”

    到了关键时刻了,封擎苍居然停下来,看着裴诗语问道。

    “废话,当然想知道了,你快告诉我啊。”裴诗语忍不住说道,这个时候真想狠狠的翻白眼。

    可是封擎苍却好笑的看着她,眼底都是宠溺,走过来摸了摸裴诗语的头发,这才说道:“傻瓜,肯定会告诉你啊。”

    “那你说。”裴诗语点头,期待的看着封擎苍,似乎在等着封擎苍告诉自己。

    然而封擎苍却看着她,久久的不开口说话,被他这样搞得有些无奈,裴诗语皱眉:“你到底要怎么样,要不要说?”

    “你亲我,我就告诉你。”封擎苍居然无赖的想要裴诗语亲亲自己。

    不过听到这句话,裴诗语火速的起来,在他的脸上吧唧的亲了下,然后坏笑着看他。

    可能是因为裴诗语的动作太过于突然了,封擎苍居然有些恍惚了,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喂,我已经亲了,你不会反悔吧,快告诉我。”

    裴诗语不满的看着封擎苍,已经被他的厚脸皮彻底的打败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很想知道,恐怕早就直接回去房间了,没有办法,因为只能继续等着,让他告诉自己。

    看到裴诗语似乎有些不开心了,封擎苍立刻伸手搂着她:“怎么会反悔,就是有些恍惚了。”

    “恍惚啥?又不是没有亲过。”裴诗语无奈,对于封擎苍的话,心里还是不相信的。

    然而封擎苍却摇头,目光幽深的看着她:“可是你好久没有这样调皮的亲过我,有些怀念了。”

    听到这句话,裴诗语也忍不住有些恍惚了起来,这就是封擎苍对自己的告白。

    虽然裴诗语很清楚他的心,他也会给裴诗语很多很多的安全感,但是裴诗语也知道,自己还是会害怕,担心。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她总是会担心,封擎苍更加怀念的是以前那个裴诗语,而不是瑞娜。

    “你才傻,你想要什么样的亲亲,告诉我,我都满足你。”

    裴诗语笑着说道,俩个人的话题如今已经越来越偏了,可是裴诗语却根本没有察觉。

    或许就算裴诗语真的察觉到了,也不会怎么样吧。

    “这么好,我想了想,还是算了,因为最想要的就是你。”

    大概是因为习惯了,所有人说起来情话,真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但是裴诗语却心里很开心。

    往往一句简单的话,却可以让她开心的想要哭泣,想要永远守着这个时候,怎么都不放开。

    “我也想要你,你只能是我的。”裴诗语勾唇笑道,眼里说不出的魅惑,封擎苍直接就在裴诗语的眼神里沉沦了进去。

    他不想清醒,也不愿意清醒,这大概就是封擎苍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吧,他想要看到她的笑,因为只想着她属于自己一个人。

    “好,只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