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4章 来自于远方的关心-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74章 来自于远方的关心

    听到宁子的话,裴诗语心里瞬间就好像有一万个曹尼玛奔腾而过啊。

    这都是什么鬼啊,平时也就算了,这会居然因为自己的事,就疯了!

    “这个就疯了,我早上来的时候看着挺正常啊!”裴诗语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

    大概是裴诗语的话太好笑了,宁子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让裴诗语心里更加的郁闷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想起来公司人异样的目光,心里却仿佛明白了什么。

    “你快工作吧,那些人你就别管了,让他们自己使劲的想吧。”宁子对于裴诗语的错愕,心里还是充满了无奈。

    然而也不能都说了,不然恐怕裴诗语心里还是会感觉诧异的。

    “好。”

    裴诗语点点头,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电脑,开始一丝不苟的工作,仿佛把一切都置身事外了。

    如今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在让她想的事情,唯一的就是工作。

    “叮叮。”

    听到手机响的时候,裴诗语本来是不打算看的,可是目光却下意识的瞥了眼,就看到了深渊大神余问渊。

    他给自己发微信了,裴诗语勾起一抹笑,好像很久没有收到他的消息了

    自从上次余问渊离开后,也没有主动联系裴诗语,这会忽然发来微信,可能是因为这次的事吧。

    犹豫了下裴诗语还是拿起手机打开微信:“你怎么样?我很担心你,别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

    一句简单的问候,却让裴诗语心里充满了感动,她拿着手机回复了一句:“我很好,余大哥你别担心。”

    裴诗语放下手机,却没有想到余问渊直接打过来了电话。

    “余大哥!”

    “小语,我也是刚看到那些,你怎么样?”

    刚接起来电话就听到余问渊关心的声音,让裴诗语瞬间就感动了起来。

    虽然他并没有在自己身边,可是每次只要出事了,却依旧可以感受到身边人的关心,这让裴诗语格外的满足。

    似乎自己如今已经得到了太多,也让裴诗语心里暖暖的。

    “我还好,这边正在调查,还没查清楚,不过我没事,也没影响我的心情。余大哥你怎么样啊,我也有点担心你,走了居然都不找我。”

    裴诗语对余问渊说着,声音不自然的撒娇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余问渊对裴诗语太过于宠溺了,每次跟他说话,也都会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事情很多,我几乎都不碰手机。这次也是助理看到了,所以跟我说的,你受委屈了,别藏着,一定要告诉我。”

    “虽然我不在你身边,不能安慰你,可是还可以给你出主意。”

    他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温柔,裴诗语的一颗心,似乎也在他的声音中格外的温柔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他给裴诗语的感觉太过于安稳了,裴诗语这会居然忍不住点头,眼泪都快要忍不住掉下来。

    “余大哥,我知道,我会告诉你的。你放心,我在这里真的挺好的,虽然身份曝光了,但是目光还没给我造成什么影响。”

    裴诗语点头说道,虽然明白余问渊看不到,可是依旧那样做了。

    好像每次跟余问渊说话,都会让裴诗语特别的愧疚。

    大概是因为心里总是感觉亏欠着余问渊吧,所以裴诗语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那就好,我也会帮你查清楚的,现在网上大家都祝福你们呢,你也一定要幸福。”

    余问渊犹豫了下,还是对裴诗语这样说,毕竟他心里还是隐藏了一个裴诗语。

    面对裴诗语的困难,他就恨不得自己直接上去,帮裴诗语全部解决了,全然不顾封擎苍。

    如果封擎苍知道了余问渊居然会这样说,估计一定会再次心里不满。

    不过也是因为裴诗语太过于优秀了,所以身边才会有那么多的狂蜂浪蝶,幸好她的心里只有自己。

    “好,余大哥,真的谢谢你,那么远还要替我操心,我都感觉自己好烦,每次都需要你们帮忙。”

    裴诗语忍不住摇头。

    自己似乎每次出事了,都会需要朋友帮忙,自然而然的一切似乎变成了一个习惯。

    虽然很清楚这个习惯并不好,但是裴诗语还是特别的享受,朋友的关心,而她也格外的珍惜。

    电话那边的余问渊听到裴诗语如此客气,只能无奈的笑,同时心里也有一丝的苦涩:“别跟我说谢谢,我们之间不需要这么客气。”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很感谢你们,真的,能够认识你们,都是我的幸运。”

    裴诗语点头,她何其有幸,可以认识那么多的人。

    他们总是会这样关心自己,哪怕付出一切,也要保护自己。

    裴诗语感觉在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被宠成一个废人。

    “余大哥,你有时间了可以回来玩几天,一直工作对身体不好。”裴诗语有点担心余问渊的身体。

    他总是这样不顾一切的工作,似乎要把自己的一颗心全部扑在上面。

    可是裴诗语又不能太多的干涉跟劝说他,不然余问渊一定会感觉自己不被待见。

    “好,我过段时间就回来,也许你跟封少结婚的时候,就可以看到我了。”余问渊自嘲的笑了笑。

    如今自己除了工作也没有别的事情了,仿佛这样做,才是自己天生的使命一般。

    除了让自己置身于工作中,余问渊真的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了。

    “嗯,我会告诉你的。不结婚你也可以回来。”想起来余问渊就是为了远离自己,所以再次跑出去,她心里就不好受。

    自己似乎总是在伤害着在意的人,把他们伤的遍体鳞伤的,最后还是只能这样。

    “好,我会提前跟你说,你记得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我担心。”

    余问渊笑了笑,他当然明白裴诗语内心的挣扎,同时也在责怪自己出现的太晚。

    不过在余问渊的心里,只要裴诗语可以好好的,可以幸福,自己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毕竟一切也是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