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2章 你不能这样善良-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72章 你不能这样善良

    “你不懂。”

    封擎苍摇摇头,看着裴诗语说道,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裴诗语太过于善良了,所以那些人总是想着欺负她。

    也可能是因为裴诗语不愿意和自己家人闹的不好,所以她总是一味的隐忍着。

    可是封擎苍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人一直这样,他也是会心疼的。

    “嗯,我们回去吧。”

    裴诗语点点头,跟着封擎苍上车,刚坐在车上,封擎苍就转身吧裴诗语紧紧的搂在怀里,温柔的说道:“傻瓜,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突如其来的道歉,让裴诗语有些猝不及防,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苍,你在说什么呢,你那里对不起我了,这些都跟你没有关系。”

    裴诗语很无奈,可是稍微想了想就明白了封擎苍为什么这样跟自己道歉了,一定是因为封云。

    果然,封擎苍自嘲的笑笑,对裴诗语说:“都是因为我,你才会被这样对待。”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家人,你也不会这样隐忍着,我明白,我都明白。”

    封擎苍这会忽然有些明白裴诗语的感觉了,她就是在这样苦苦的挣扎着。

    可是封擎苍可以做的,除了竭尽全力的保护她,好像再也没有别的了。

    “傻子,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心疼你还来不及,你别跟我道歉,我们之间哪里需要这些。”

    裴诗语有些心疼的看着他,虽然封擎苍这样说了,可是裴诗语却更加希望,他心里的伤痛,可以抚平。

    他们那种做,其实并没有对自己有多大的伤害,可以伤害的,只是自己的人。

    所以在这些关系里,最受伤的应该是封擎苍才是。

    “可是都是因为我。”他还是格外的自责,然而裴诗语却摇头:“那还是我的原因呢,他们不接受的是我,可能是我不好。”

    俩个人在车里这样互相埋怨着自己,都想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可是却又没有办法。

    “傻子,不是你的错。”

    “那也不是你的错。”

    裴诗语摇头,对于封擎苍的话,充满了无奈跟心疼。

    好像俩个人真是陷入了一个怪圈子,都是心疼对方,却又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或许这就是俩个人一直的问题所在把,裴诗语心里很清楚,对于封擎苍。自己的爱有多么深刻。

    而封擎苍也是一样的,他对于裴诗语的感情,可以说就是自己的唯一跟全部了。

    俩个人说了会,最后都被彼此逗笑了,最后剩下的就是紧紧的拥抱。

    很多时候,一个拥抱可以改变很多问题,也可以代替很多语言,这一刻,只要他们彼此清楚的知道,对方还在,这就够了。

    “回去吧,他们应该都等急了。”裴诗语忍不住催促道,公司的人应该都等着封擎苍了。

    其实就算他不说,裴诗语也很清楚,公司最近有很多事,再加上因为那些谣言引起的问题,这都是非常值得重视的。

    “我想跟你多待一会。”封擎苍摇摇头,他有些不想回去公司了,回去了也是要面对那些人,可是又不能不回去。

    很多时候,想一下其实还是很累的,可是因为心里有了在意的人,所以再多的苦痛,也都是无所谓的。

    “傻瓜。我们去公司也是在一起啊,快点回去吧,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处理呢。”

    裴诗语对于封擎苍这样心里很无奈,但是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因为她知道他其实也是挺难的,所以为了让封擎苍可以好好的。自己委屈洗掉又有什么关系。

    看着裴诗语脸上的担忧,封擎苍忍不住笑了,觉得自己就是再苦再累也都是值得的。

    俩个人回去公司后,好像所有人都在盯着裴诗语看,而且脸上表情很奇怪,好像她有什么不一样一般。

    面对每个人审视的目光,裴诗语都微笑的回应,因为她知道,其实他们就是好奇吧。

    毕竟自己在三年前已经死了,而且当时的葬礼,很多人都已经来过了,看到了自己。

    如今忽然复活了,裴诗语心里也是充满了激动。

    毕竟他们曝光的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份,当然还有很多证据,这样才足够证明。

    “苍,你先去工作,我回去办公室拿东西。”

    裴诗语走到封擎苍的办公室跟前,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东西没有带过来。

    “好,去吧。”

    回去办公室以后,裴诗语发现居然只有宁子一个人。

    “宁子,怎么只有你一个,凌悦呢?”因为凌悦的身份特殊,所以裴诗语当然不可能忽略她。

    正在忙碌的宁子听到声音,顿时惊喜的转过身,直接抱住了裴诗语:“哇,你来了,想死我了。”

    “好啦好啦。”裴诗语无奈的伸手安慰着抱着自己就快要哭了的宁子,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

    “唔,就是太想你啊。”宁子却撒娇的不肯松开裴诗语,这让裴诗语心里特别的无奈。

    或许是因为宁子的话让她想起来什么,居然没有着急的反驳。

    最后还是宁子自己松开了裴诗语,然后拉着裴诗语一直说着话。

    “你不知道啊,我有多想你,多害怕,还有凌悦,她根本没有来上班,也不知道干嘛去了。”

    听到宁子的话,裴诗语忍不住扶额:“宁子,我才一天没有来。”

    “啊,是吗?明明我记得很久了,怎么会一天,一定是你记错了,对,就是你记错了。”

    宁子皱眉说道,一副就是裴诗语记错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宁子忽然变的这样傲娇了,裴诗语很无奈:“宁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你在说一句我就是一天没有来,一天。你居然说很久,是你穿越了还是我穿越了。”

    对于宁子的撒娇,裴诗语已经学会了直接无视。

    或许是因为裴诗语的语气太过于搞笑,宁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半天都没有回复裴诗语。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我跟你讲,凌悦这次请假了,你没来的时候她也没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