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9章 我的妻子只有一个-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69章 我的妻子只有一个

    封云这会简直气的不行了,可是看着面前俩个人还在自己跟前不停的秀恩爱,他简直要气疯了。

    “我知道,可是那又如何?”

    对于封云的话,封擎苍心里很清楚,可是就算清楚,就算同意,那又如何呢?

    “你居然还想娶她,难道你找不到媳妇了?居然要娶一个被别人抛弃的女人,你让我们封家的脸,往哪里搁。”

    封云很生气,尤其是听到封擎苍的话以后,他以为封擎苍知道裴诗语离婚后,肯定不会再跟她怎么样了。

    可是这会封擎苍的话却让封云有些懵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一直所坚持的东西是不是错了。

    不然怎么会被这样刷新三观呢?

    “你觉得我娶她,跟封家有什么关系吗?”

    封擎苍忍不住反问道,对于封云的想法,他实在不敢苟同,可是他是自己的父亲。

    就算是父亲,封擎苍依旧不会听他的,因为这是他自己的事。

    “而且,就算她结婚离婚,我还是爱她,这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是啊,就算裴诗语结婚了,就算他离婚了,她依旧还是裴诗语啊,怎么可以改变呢。

    “你就是想存心气死我。”

    封云这会好像真的很生气了,气呼呼的说话,喘气声都仿佛比之前要严重了。

    看着封云这样痛苦,裴诗语有些不忍,悄悄的拉了下封擎苍的衣服,这才说道:“苍,你悠着点。”

    其实裴诗语还是害怕封云会这样,怕他会出事,这是裴诗语不想看到的。

    “我只是在告诉你事实,告诉你我要怎么做,告诉你也得妻子只有一个,裴诗语。”

    “就算你们不同意,就算你们有意见,也没有办法阻止我,明白吗?”

    封擎苍看着封云,这个时候他甚至不想在继续说下去了。

    因为封云从来都是这样,在继续说下去也没有任何的用处,还不如就这样安静的过下去吧。

    “好,好。你这个……”

    “够了,你这句话已经说很多,没用了,想要继续,就换台词。”

    封擎苍直接打断了封云的话,看着他冰冷的说道。

    如果不是不想让裴诗语太过于尴尬,这会更加过的话,封擎苍依旧想说出来。

    “好啊,你现在翅膀硬了,好,那我跟裴诗语说。”

    封云看着自己的儿子自己说不过去了,只能把目标投向了裴诗语,可是他却不知道,裴诗语更加的难搞。

    听到封云想跟自己说,裴诗语立刻打起了精神,看向他。

    “裴诗语,你觉得你现在这样还能配得上我儿子吗?”

    封云开口就说了这样一句话,让裴诗语好不容易憋住的笑,直接就破功了。

    看到裴诗语居然笑了,封云心里更加不满了起来:“你笑什么,有你这样跟长辈说话的吗?”

    “没有教养,没有礼貌,你以为这是在跟你开玩笑?”

    听到封云的话,裴诗语还是想笑,可是却瞬间收回去,然后看着封云:“没有,董事长,我是感觉自己好笑。”

    “我当然有听你说话了,就是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

    裴诗语此时并不想跟封云争论什么,反正只要自己顺着他的话就好了,跟他也整不出来什么。

    “怎么不知道了?我怎么问你你就怎么回答。”封云这会终于拿出了长辈的架势。

    可是裴诗语却并不会这么想,只是奇怪的看着封云:“好。董事长你问吧,我会如实相告的。”

    “嗯,这样还不错。”

    对于裴诗语的听话,封云非常的满意,甚至还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裴诗语比封擎苍懂事多了。

    “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问问你,你是不是跟那个乔天已经结婚,并且离婚了?”

    “对,我们已经离婚了。”

    对于封云的问题,裴诗语很快就给出了答案,反正这个也是大家都知道的,想隐瞒也没有什么必要。

    听到裴诗语的回复,封云脸色就难看了起来,指着裴诗语说:“你都跟别人结婚了,你还找我儿子做什么?是不是还想着迷惑他?”

    “你现在的情况你自己心里很清楚,我不希望你在继续留下我儿子身边,你不配,也没有资格。”

    封云直接提出来让裴诗语远离封擎苍,因为裴诗语如今在封云的眼里,已经变成了残花败柳。

    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皱眉,诧异的看着封云:“我跟他在一起,需要什么资格?”

    “他爱我,我爱他,这个不就好了吗?”

    并不是不明白封云的意思,他就是故意借机说这些话的,但是裴诗语怎么会被他的三言两语打败呢。

    “作为一个女孩子,你的羞耻心呢?”封云忍不住说道,心里却感觉这个裴诗语真是不识好歹。

    然而在旁边的封擎苍却做不住了,直接对封云说:“好了,十分钟已经到了,我不想在继续听你说下去。”

    “小语,我们走。”

    封擎苍直接搂着裴诗语就要往外面走去,可是背后却忽然又传来了江蔓柔的声音。

    “等等。”

    这么久的时间都没看到江蔓柔,如今俩个人要走了,她却忽然出来了,忍不住让人奇怪。

    难不成那会她一直都躲起来在默默的窥探着几个人吗。

    “苍。”裴诗语停下来喊了一声封擎苍,让他也停下来。

    面对裴诗语的请求,封擎苍当然不会拒绝,只是无奈的叹气:“你啊,就是太善良了,他们才想着欺负你。”

    “听听她想说什么啊,反正已经过来了,不再这么一会。”裴诗语摇头说道,然后看着江蔓柔。

    她现在刚从卧室出来,在一边安抚着封云的情绪,并且期待的看着俩个人。

    “不知道封夫人想说什么?”

    裴诗语开口说道,心里却好奇,江蔓柔今天似乎格外的沉得住气,居然没有提前出来。

    不知道是因为她确实没有知道俩个人过来,还是故意一直躲着,眼看着没有办法了,所以才会出来。

    “有事就快点说,我时间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