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8章 我不同意-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68章 我不同意

    “回家说。”

    看到门口的人越来越多了,封擎苍忍不住皱眉。

    如今裴诗语的事情现在正是处于一个特别关键的时期,再这样下去,恐怕又要有什么言论出现了。

    “走。”

    封云也发现了,毕竟他在不喜欢裴诗语,公司可是自己家的,他并不想毁了公司。

    看着他们俩个人剑拔弩张的气氛,裴诗语也有些无奈。

    她的心里已经特别清楚了,恐怕封云这次过来,就是故意找自己的。

    然而封擎苍还护着自己,这是封云最没用办法接受的,之前本来就不同意。

    如今自己的身边被曝光,还有跟乔天的婚姻,当然也是让大家诟病的一个原因。

    几个人在车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尤其是封云,全程都保持着一个冰块脸的姿势。

    好像有人招惹了自己一般,被封云这种脸色居然逗的想笑,可是裴诗语却依旧拼命的隐忍着。

    “小语,你身体怎么样?还能受的了吗?”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一直那样,以为裴诗语现在身体不舒服了,立刻关心的询问道。

    听着封擎苍的关心,裴诗语更加想笑,可是却只能摇头:“我没事,就是车上有点热。”

    她怎么敢说自己就是因为封云,所以才会这样想笑。

    每次都是这个样子,好像自己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的,封云就会立刻出来,给自己上课。

    虽然每次都没什么用处,但是封云却对这个特别的热衷,大概他每天除了盯着自己,在没有任何的事情。

    “嗯。”

    最后封擎苍或许也有些明白裴诗语为什么那样了,无奈的摇头。

    其实不仅仅是裴诗语无奈,就是封擎苍自己,此时也充满了无奈。感觉封云就是没事找事的。

    好不容易到了封家,封云一个人提前下车,哼哧的往门口走去,看着他走的那么快,裴诗语瞬间无奈。

    “苍,你说他这样会不会气坏了身体,我有些担心。”

    裴诗语的手被封擎苍紧紧的握着,可是她却依旧忍不住有些担心。

    虽然封云不是自己的亲人,可是他却是封擎苍的亲生父亲,哪怕在不喜欢,应该也是不想让封云出事的。

    “别怕,进去了,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用理会,一切有我。”

    封擎苍并没有回复裴诗语,其实裴诗语说的这个,封擎苍还没考虑过呢。

    每次都是他自己找事,自己想气自己,封擎苍也很无奈啊。

    总不能自己每次都妥协吧,而且有些事根本不可以妥协,不可以好好的说的。

    “我知道啊,快进去吧,他一定在等着我们了。”

    虽然裴诗语也很清楚,进去后会发生什么,可是这个时候她还是要义无反顾的跟着封擎苍进去。

    或许是因为封擎苍的身边太过于安全了,裴诗语什么都不怕。

    跟着他的脚步,俩个人一起进去封家,刚进去就看到沙发上的封云,这会正在悠闲的喝茶。

    或许是因为这个场景太过于让人无语了,明明那会还气的想骂人,这会却再次悠闲了起来。

    “董事长,不知道您找我们过来,到底有什么事情?”

    看着封擎苍不说话,而封云也在一边喝茶,俩个人都好像杠上了一般,没有人愿意开口,裴诗语只能主动。

    “哼。”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云立刻就生气的吧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咄咄逼人的望着裴诗语。

    就算有了心理准备,裴诗语依旧被封云这个眼神吓到了。

    “董事长……”

    裴诗语无奈的再次喊了一声,可是却没有任何用处。封云还是在喝茶。

    虽然刚才放下了,可是很短的时间,他居然再次拿起来,封云的态度让裴诗语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你有事就说,没事我们还要回去上班。”

    封擎苍不耐烦的说道,本来也是不想回家的,如果不是封云一直挡着门口。封擎苍不可能回来。

    如今回来了,封云居然在那里喝茶,这让封擎苍更加感觉浪费自己的时间。

    “你就是这样跟你爸说话的吗?”

    封擎苍的态度让封云生气了,气呼呼的看着封擎苍,当然了,主要火力还是在裴诗语身上。

    对于这种,裴诗语早就习惯,也不介意封云对自己的各种不满,毕竟没有办法做到,让每个人都喜欢自己吧啊。

    “那也得看你是什么样。”封擎苍一点也没有给封云留面子,直接就说了出来。

    其实封擎苍可以不用这样的,但是封云这样对裴诗语,就是跟封擎苍作对,他没有办法容忍。

    “你……”

    对于封擎苍的这种态度,封云居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本来找他们其实就是有事,为了阻止他们在一起的,然而现在却忽然优雅不知道了。

    “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封擎苍抬起手腕,看了眼上面的时间,然后说道。

    他如此公事公办的态度让封云的心里顿时懵了,因为他很清楚,封擎苍并不是说的。

    他一定可以做出来,如果自己没有在十分钟内说清楚,他肯定会走得。

    有时候封擎苍虽然是自己的儿子,可是封云却感觉自己一点都不了解他,因为这个儿子实在是太优秀。

    “行,既然你们这样不耐烦,那我就直接说了。”

    封云皱眉,目光却看向了裴诗语,开口说道:“这个女人,你准备怎么处理?”

    “她不是这个女人,她有自己的名字,你可以叫她裴诗语,也可以叫她瑞娜。”

    封擎苍不满的说道,同时回给封云一个眼神,充满了挑衅。

    “我不管她叫什么,我就问你,打算怎么处理。”

    封云似乎对于封擎苍的行为,特别的生气,声音也不由得提高了几分。

    而封擎苍却无所谓,他讲裴诗语直接搂在怀里,挑衅道:“处理?她可是我的妻子,这辈子唯一的妻子。”

    “可是这个女人就是个残花败柳,你居然要娶她,你一点都不顾及自己了吗?”

    “她都结婚了,不仅仅结婚,还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