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 可望不可即-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66章 可望不可即

    裴诗语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她拿出手机给封擎苍发消息,一个人好像有种不好的感觉。

    “苍,忙完了吗?”

    等待的时间似乎过的很慢,裴诗语的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希望封擎苍可以快点回复,如今一点点的光明,好像都特别的困难。

    她看着手机,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突如其来的恐慌让裴诗语的心忽然就乱了。

    “滴滴。”

    清晰的声音响起来,裴诗语立刻抓着手机,看了眼,果然是封擎苍的回复,虽然只有俩个字,可是裴诗语的心却瞬间就安定了下来。

    好像有什么终于稳定了,让她的心也可以彻底的放松了下来。

    “马上。”

    几乎裴诗语刚放下手机,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她恨不得直接起来飞扑过去,可是还是忍住了。

    “小语,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裴诗语仿佛听到了全世界的最好的声音。

    一个简单的拥抱,让俩个人的心更加的近了起来。

    “苍,你回来了。”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可是心里却有些委屈,想起来那个短信,她就心情不好。

    可能是裴诗语太过于反常了,封擎苍顿时就察觉到,他松开裴诗语,看着她:“今天怎么了?是不是还想那些事?”

    “没,就是有点想你。”裴诗语摇头,她并不是在想那个事,她很清楚封擎苍的能力,也相信他可以完美的处理好。

    就是那个短信让裴诗语心里闷闷的,似乎有人盯着自己,可是自己却根本不知道是谁。

    大概敌在明我在暗这个是真的吧,这种感觉一点都不好受。

    “傻瓜,我不是回来了,那边事情一直没有头绪,所以有点晚。”

    封擎苍笑笑,相信了裴诗语的话。毕竟一个人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总是容易变的脆弱。

    这也是封擎苍心里的想法,他觉得裴诗语就是有点担心自己。

    “嗯。”

    裴诗语扯着嘴唇笑了笑,目光却看向了别处。

    她的异常让封擎苍很诧异,完全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小语,你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啊。”

    “你还骗我。”封擎苍不满的皱眉,并不是生气,而是有些心疼裴诗语这样隐瞒自己。

    看到封擎苍有些不开心了,裴诗语立刻摇头:“没骗你,就是有点烦闷,不知道要怎么样。”

    “苍,我怎么可能会骗你。”

    裴诗语很清楚,自己在封擎苍心里的地位,然而这些事却总是在影响着他。

    可能是裴诗语的话太过于让他心疼了,这会封擎苍居然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好,那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就下午的时间,你是不是自己跑去看那些新闻了?”

    “傻瓜,你也知道现在键盘侠多么嚣张,你不用理的,公道自在人心。”

    封擎苍发现自己安慰人的能力,似乎正在慢慢的退化。

    如今想安慰裴诗语几句,却发现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要说什么,怎么才可以让她不难过。

    “嗯,我知道,你别担心我了,就是有些烦,苍,我收到一个信息。”

    裴诗语抬头望着他,最终还是告诉了封擎苍这个事情,毕竟有些事一直隐瞒也不是办法。

    更何况如今他们的情况这样特殊,自己如果一直不告诉他,也许还会影响他的判断。

    “什么信息?”

    封擎苍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给裴诗语发短信。

    最后犹豫了很久,裴诗语才拿着手机吧那条信息给封擎苍看了,这会那个人没有回复。

    可是裴诗语却有种感觉,他应该关机了。

    “就是这个,现在应该已经关机了。”裴诗语有些嘲讽的笑笑,不明白到底是谁,居然还会在背后这样威胁自己。

    虽然不清楚这个威胁有没有效果,可是裴诗语却很明白,自己一定不可以妥协。

    封擎苍接过裴诗语的手机,居然直接就打了过去,可是电话里却总是传来女人冰冷的声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一句句,裴诗语离的远都好像听到了。

    封擎苍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有想到,居然还有这个信息。

    “苍,别打了,估计这个号也就是一次性的,不可能会有别的。”

    裴诗语很清楚,既然那个人不想用自己的,那么就是说明,他们想给自己造成一定的恐慌。

    不得不说,他的目的达到了,裴诗语那会确实有些害怕了。

    可是这会封擎苍回来后,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冲淡了,让裴诗语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开朗了起来。

    “嗯,你别怕,我会陪着你。”封擎苍点点头,忽然吧裴诗语紧紧的抱在怀里,让她可以安心一点。

    不得不说,这样做的作用还是挺大的,至少裴诗语这会还是感觉到了特别的安心。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对于自己的信心太大了,她居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那个人还有什么后招。

    “我知道,苍哥哥,你们有查到是谁在背后搞鬼吗?不可能会有人莫名其妙就知道,一定是我们认识的人。”

    裴诗语想起来自己身份的曝光,还是有些不满的。

    虽然也很想做回去自己,但是并不是现在,一切还是需要时间的,这样突兀的复出,只怕会很困难。

    不仅仅会困难,还会给裴诗语的生活,造成语无伦次的压力。

    “有怀疑的人吗?”

    封擎苍目露沉重的看着裴诗语,似乎想听听裴诗语的意见。

    “嗯?你有吗?我肯定有怀疑的人,而且可以确定就是她,但是我……”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裴诗语很明白,封擎苍一定也是有所怀疑的,不然他不会这样说。

    “你是怀疑凌悦吧?”封擎苍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问道,仔细听的话,声音里居然还有一丝的笃定。

    裴诗语点头看着他:“没错,我就是怀疑她,并且可以肯定,一定是凌悦做了什么。”

    并不是裴诗语非要这样,而是凌悦的行为,让她充满了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