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5章 别怕,我一直在-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65章 别怕,我一直在

    “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事,到底怎么回事,我跟你讲,这次的事情一看就是有预谋的。”

    叶沛灵在电话里听起来格外的气愤,可是裴诗语却忍不住有些楞了。

    难道叶沛灵都可以看出来!这个人还真是沉不住气啊。

    “灵灵,那你觉得会是谁?”

    裴诗语发问道,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却不知道要怎么说出来。

    没有想过叶沛灵这个大大咧咧的性格,居然也会发现这个。

    “小语,你是真的傻了,还是什么,难道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会猜不出来是谁吗?”

    叶沛灵好像很生气,说出来的话也是充满了火药味,其实就是怪裴诗语不能好好的保护自己。

    如果裴诗语这次真出事了,那么高兴开心的只是那些人。

    “我,虽然有想法,但是并没有任何的证据,灵灵,这个等他回来了,我们在商量一下。”

    对于这件事,裴诗语心里很清楚,可是自己也必须要给封擎苍一些时间啊。

    他肯定也是有所怀疑的,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感觉呢。

    叶沛灵听到裴诗语这样说,这才放心下来,皱眉对着电话:“你心里有数就行,别被人莫名其妙欺负了就好。”

    “小语,我跟你说啊,明天我过来找你,不看看你我真的是不放心,总是觉得你会忽然消失不见。”

    其实叶沛灵心里一直特别担心。可能是因为三年前裴诗语死掉对于她的打击太过于沉重了。

    只要每次想起来,叶沛灵还是会惊出一身冷汗啊,怎么可能会无所谓呢。

    “好啊,那你明天过来找我,我可能会去公司,你别担心,我真的没事,那些流言蜚语我也不会在意的。”

    裴诗语很明白,叶沛灵就是放心不下自己,其实裴诗语自己很多时候也是有些放心不了自己的。

    毕竟让自己放心也是一个特别考验人的事情。

    “我才不会相信你,必须亲眼看到,”叶沛灵一旦固执起来了,恐怕二十头牛也没有办法拉住她。

    对于叶沛灵的固执,裴诗语只能叹气:“好吧,你看到了一定会惊讶的,我可不会轻易被这些困难打到。”

    这是裴诗语对于自己的保证,也是为了让叶沛灵放心。

    挂断电话后,裴诗语这才松了口气,好像对叶沛灵撒谎真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啊。

    但是裴诗语又不敢告诉叶沛灵,其实自己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毕竟任何一个人被这样造谣,心里都是难过的。

    想着明天叶沛灵就要过来,裴诗语甚至有些害怕了,现在裴诗语好像并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自己不好,哪怕这个人是叶沛灵,或者封擎苍。

    这是自己的事情,他们担心了,裴诗语自己也会很难过,所以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不让自己被这一切打败了。

    拿着手机看了眼时间,裴诗语再次被上面的内容所吸引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去看上面的内容了,因为不知道会看到什么东西,生怕自己受不了,所以只能选择忽略。

    然而现在,裴诗语忽然想看看那些人是如何说自己的,她还是想看看舆论风向变成了哪里。

    刚翻开手机页面,好几个新闻就直接弹了出来,如今似乎裴诗语跟封擎苍的消息,就占了一大半。

    所有人都在关心着他们的情况,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看着上面的评论,裴诗语却忍不住有些想笑了。

    “绿教主跟封少才是一对,其他人靠边站好吗?绿教主封少永远在一起。”

    “封少一直最爱绿教主,什么小公主只能靠边站,封少加油。”

    “绿教主挺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

    这些评论居然直接盖过去了说裴诗语各种不好的言语,甚至变的压倒性的胜利。

    裴诗语看着网友的评论,那么多人支持自己,哪怕自己整容如今回来,也是被大家接受的。

    可是还是有人不满意,表示根本接受不了。

    “不行,还我清丽的绿教主,为什么整容,不够美吗?”

    “我们的绿教主才不会如此妖艳。”

    可是依旧有人不满意如今裴诗语的状况,看着评论,裴诗语忽然有些想笑了。

    因为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过,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可以变的这么快。

    明明刚还夸着自己跟封擎苍天生一对,这么快却又再次反悔了,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整容了?

    难道可以的话,自己回愿意去整容吗,还不是因为无路可走了。

    裴诗语的手机捏在手里,可是她却没有在继续看着上面的言论了,毕竟每个人都是言论自由的,自己不可能去干涉别人。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做好自己,毕竟自己也不会为了其他人怎么样,心里只有封擎苍一个人。

    或许这就是专情的好处吧,不用每天刻意的去想那么多事情。

    “叮叮。”

    忽然,短信的声音在安静的晚上响起来,有些突兀跟让人诡异。

    裴诗语机械的看了眼手机,不准备里的,可是又怕封擎苍会找自己有事,这让裴诗语格外的无奈。

    明知道这个时候手机上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的,可是裴诗语依旧忍不住伸手过去拿手机。

    “感觉如何?好戏开始了,慢慢接招吧!”

    一句挑衅的话,还有一个陌生的号码,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诡异跟让人无奈。

    裴诗语皱眉看着手机号,自己从来没有任何这个人,,明显的就是故意的换了手机号。

    她有些好笑的回复了一句:“不如,见一面?”

    其实裴诗语就是故意的,想看看对方是在专门等着自己,或者是直接发了短信就不说话。

    短信过去了以后,很久没有消息,但是裴诗语却看到,对方显示的是已读信息。

    既然是已读的,那么就说明了一件事,这个人还在等着,他或许就是为了看着自己难过。

    这个认知让裴诗语莫名的恐慌了起来,好像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动弹一下都觉得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