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4章 一定是她-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64章 一定是她

    裴诗语其实最担心的就是封擎苍,如果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给封氏造成什么损伤,这是裴诗语不愿意看到的。

    “傻瓜,怕什么,难道我会害怕难道一点影响吗?你比一切都重要。”

    封擎苍搂着裴诗语的肩膀笑着说道,在他的眼里心里裴诗语才是最重要的唯一。

    如果还有什么是可以跟裴诗语相提并论,那么或许还是裴诗语。

    “我只是有些担心,这次的事很明显就是有人在背后操控,不然不会变成这样。”裴诗语皱眉,看向了身后狂热的粉丝。

    俩个人上车后,依旧有人追着车子在不停的跑,可是却不敢太过于靠近。

    封擎苍正在开车,听到裴诗语的话,也忍不住皱眉:“等回家后,我在好好让人查下。”

    其实现在并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愿意让裴诗语的心里更加的难过。

    本来隐藏了那么久的其实,如今忽然被曝光出来,恐怕换做谁都是会感觉有些不习惯。

    到家后,裴诗语换了衣服坐在沙发上,整个人都有些恍惚的样子,好像在想着什么。

    “小语,你在想什么?”

    封擎苍看着裴诗语这样呆呆的看着前面发呆,心里顿时有些心疼了起来,同时也充满了自责。

    三年前如果自己没有失忆,那么裴诗语肯定不会变成这样,也不会经历那么多事情。

    那些痛苦磨难一切都让封擎苍感觉到彻骨的寒冷。

    “我没有啊,就是有些迷茫。”

    裴诗语摇头,对于封擎苍的担心她也无能为力,因为自己这会确实是特别的迷茫跟无助。

    她抬头望着封擎苍,说道:“苍,不管别人怎么说,其实我都是无所谓的,只是身份忽然曝光,恐怕会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可能国那边也会有问题,公司的股票什么,一定也是会受影响的,如果后面再有人推波助澜的话,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这是裴诗语心里最担心的,她自己的原因其实并没有多少,因为裴诗语很清楚,自己什么都不怕。

    一个人如果什么都不怕了,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羁绊住自己。

    然而她心里还是有个心结,就是封擎苍啊,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封擎苍不行,封氏也不行。

    一旦公司陷入了危机,恐怕会让更多人有机可乘。

    “我会处理好这一切的,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你,别的都无所谓。”

    这是封擎苍内心深处的想法,也是封擎苍对裴诗语的保证。

    “苍,可是公司的事情你还是要去管啊,受影响了还得你劳心劳力。”裴诗语有些心疼。

    她甚至想怪自己了,如果不是自己当初为了方便,如今也不会发生这种狗血的事情。

    明明自己已经离婚了,可是如今却引起了更多的波动,还有自己的身份问题,恐怕都会变成热门了。

    “乖,你待会好好休息,我出去下,不要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这样我会心疼的。”

    封擎苍摸了摸裴诗语的头发,让她可以安稳的在家。

    可是听到封擎苍要出去,裴诗语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站起身抓住封擎苍的胳膊,怯怯的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了?”

    “没,我就是不想你走,或者我可以跟你一起走。”

    裴诗语皱眉说道,她忽然有些不想一个人在家了,因为一个人在家总是会各种胡思乱想。

    所以现在裴诗语最希望的就是可以跟着封擎苍快点找到答案,找出来那个人。

    “傻瓜,我是去公司处理下事情,你先好好休息啊。”

    封擎苍很无奈,对于裴诗语这种想法,他心里也是很清楚,但是并不能带着她一起出去。

    “可是我……”

    “现在你出去一定会被大家各种围追堵截,难道你想一直逃跑吗?”

    封擎苍直接把问题丢给了裴诗语,让她自己可以好好的想想。

    听到封擎苍的话,裴诗语有些楞,最后还是缓缓的摇头:“并不想,所以我只能在家里一个人待着等消息吗?”

    这才是最令人恐慌的,看着封擎苍点头,裴诗语觉得自己仿佛陷入了绝望里,不能动不能跑。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答应我,自己一个人在家好好的,可以吗?”

    虽然封擎苍已经下定主意了,但是还是会主动询问,毕竟裴诗语如今的状况还是没有彻底好。

    本来不想答应的,可是想起来自己如果不答应,恐怕封擎苍也没法安心的去上班了。

    “好,我会一个人好好的。可是你也要答应我,只能查找到真相了,一定要告诉我。”

    裴诗语看着他期望的说道,如今最好的希望似乎都给了其他人,而她自己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办了。

    “放心,我会的。”

    封擎苍终于走了,裴诗语一直看着他的背影发呆,不知道他到底是如何想的。

    在裴诗语的心里,虽然她很想跟着一起,也想自己面对,但是舆论总是会给人莫名的压力,甚至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裴诗语现在好像一条鱼,如果没有水,恐怕很快就会渴死。

    可是如果给了它一条特别脏的河水,恐怕它还是可以勉强生活几个月的,不会现在就死掉。

    “铃铃铃。”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来,让裴诗语都吓了一跳,因为这会房间里特别的安静,忽然来的电话总是让人意外。

    看了眼来电显示,发现居然是叶沛灵的电话,裴诗语愣了一会,还是选择了接电话。

    “喂,灵灵,你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了?”

    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点,平常点,可是叶沛灵还是从里面听出来了一丝不同寻常。

    “小语你怎么样?我看到那些照片了,还有视频。”

    叶沛灵也直接说明了来意,并没有故意隐藏什么。

    大概是叶沛灵的坦率让裴诗语忽然有些想哭了,她拿着电话颤抖着声音说道:“灵灵,我,我没事。”

    明明都说话这样了,怎么可能会没事,可是裴诗语不愿意说,叶沛灵也不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