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4章 不能成熟点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54章 不能成熟点吗

    裴诗语的痛苦唐佩其实是看在眼里的,在心里忍不住的叹气。

    可是唐夜是自己的弟弟,她总不能说太多了,而且裴诗语似乎并不清楚,唐夜的心思。

    “我以后不会那样鲁莽的,这次是我不对,可是我还是不能忍,我一定要为你讨个公道。”

    唐夜虽然心里对裴诗语充满愧疚,可是愧疚并没有让他丧失理智,还是记得自己最应该做什么。

    “小唐丸,你别啊,我没事的。”裴诗语立刻拉住唐夜,她可不能让唐夜过去。

    本来俩个人并没有什么事,可是如果唐夜过去的话。指不定还会生出来什么变故。

    如果再被某些有心人利用,恐怕这个事情就玩大了。

    “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这样欺负。”唐夜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裴诗语,虽然是在指责,可是却还是心疼裴诗语。

    对于唐夜的话,裴诗语只能无奈的摇头:“我没有,小唐丸,我就是不想让事情变的复杂了。”

    “你去并没什么,可是如果被那些人利用,恐怕会对你造成一定的影响。”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并且朝着唐佩投过过去求助的眼神。

    这个时候,估计也就只有唐佩才可以劝说住唐夜了。

    其实唐佩心里跟唐夜想的一样,但是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以那样鲁莽的过去。

    毕竟现在封擎苍还没说什么,如果这样贸然过去,才会把事情弄糟糕。

    “阿夜,小语说的对,现在我们还不能插手,没到我们插手的时候,现在我们如果插手,只会让事情变的更加的复杂,明白吗?”

    唐佩语重心长的说道,眼里充满了担心跟无奈。

    虽然唐夜是自己的弟弟,可是如今也不小了,但是做事情总是缺乏一丝的冷静。

    让他自己出去单打独斗还行,可是长久的下去,恐怕还是不可以。

    唐佩以为自己的离开可以让唐夜成熟,可是如今看起来,唐夜还是没有任何的成熟。

    “阿姐!”唐夜不满的喊了声,显然很不赞同唐佩的话。但是碍于唐佩,他依旧不敢说什么。

    其实一切并不能怪唐夜,他一直在唐佩的庇护下成长,如今想要他一下子就成熟,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难道你想让小语失去自己的幸福吗?”

    看到唐夜还是不明白,唐佩的声音都冷了下来。

    对于裴诗语,唐佩永远都是温柔的,可是对唐夜,那简直就是一个严厉啊。

    怪不得唐夜害怕唐佩,其实就是从小的心理阴影还有各种压力。

    “我,不希望,我想她可以永远幸福。”唐夜黯然的低下头,眼里的神采仿佛都忽然之间灭了。

    这并不是唐夜的错,一切都有自己的定数。

    “小唐丸你不要气馁,其实事情并没有很糟糕,就是我们俩个人闹别扭罢了,你别那么想。”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作为唐夜的好朋友。当然没有办法看着唐夜情绪如此低落。

    最重要的是,唐夜的情绪低落,还是跟自己有关系。

    “好,我知道,我没事啦,就是感觉你们想的好多,考虑这个考虑那个,其实考虑难么多做什么。”

    唐夜还是不明白俩个人心里的想法,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

    或许在唐夜的心里,裴诗语一直都是特殊的,也是自己拿在心里珍藏的,自然不容许一点点的闪失。

    可是很多事情并不是这样的,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

    “阿夜,我说了你应该成熟点,考虑问题多想想,你怎么总是听不进去,你是不是又想……”

    “不,我不想。”唐夜直接打断了唐佩的话,很显然唐夜也是知道唐佩想说的是什么。

    对于他们俩个人的相处模式,裴诗语一度的很好笑。

    “佩姐,你就别为难小唐丸了,再这样下去,估计他都要哭了。”

    裴诗语忍不住打趣道,却遭到了唐夜的一个大白眼。

    “谁要哭啊,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小孩子嘛。”唐夜一直以来都不想让裴诗语记得自己那些事。

    可是往事不可追,自己的错事已经在裴诗语心里根深蒂固了。

    所以如今唐夜心里就是郁闷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他不知道要不要告诉裴诗语。

    “哇,你本来就是孩子。而且你很小啊,放心好了,我会跟佩姐一样,好好保护你的。”

    裴诗语笑着说道,眼睛微微的眯着,看起来漂亮极了。

    唐夜被这个笑容笑的有些闪了眼睛,可是依旧很快回过神,他不可以让自己在这下去。

    “才不要,我是大人,不需要你们女人的保护。”

    “哦,知道了,佩姐我跟你说,你走了以后,小唐丸他……”

    裴诗语笑嘻嘻的看着唐夜,可是话却是对唐佩说的。

    对于裴诗语如此阴险的笑容,唐夜心里一阵阵的后怕,觉得裴诗语一定会说出来什么,让自己万劫不复的话。

    “那个,小雨滴啊,你想说什么!我跟你说,我姐现在身体可是很差,医生说不可以受刺激。”

    唐夜一句句的提醒裴诗语。就是怕裴诗语告诉了唐佩,自己在她走了以后,是如何闹的。

    其实这些事唐佩心里都是知道的,然而却一直没有说,就是怕唐夜会感觉为难。

    “我知道啊,你干嘛忽然说这个,我就是跟佩姐好好聊聊你,比如你在佩姐不在的时候,是如何努力的工作的,管理酒吧的,还有公司。”

    裴诗语笑着看唐夜,心里却感觉唐夜还是一如既往的搞笑。

    可能是因为俩个人说的话太过于搞笑了,唐佩也忍不住一直在笑。

    似乎想起来几个人刚认识的时候,裴诗语就是跟着自己后面,做一个小妹妹。

    而唐夜总是被欺负的,因为唐佩不会允许他对裴诗语怎么样。

    这才是唐夜最悲哀的地方啊,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唐夜根本不会被唐佩各种折磨了。

    “那就好,那就好,你继续吧,我听你们说就是了。”唐夜知道裴诗语不准备说,这才放心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