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0章 手段-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50章 手段

    “好,谢谢瑞娜姐姐。”凌悦脸上顿时露出笑,好像自己忽然之间就不委屈了一样。

    看着这样的凌悦,裴诗语内心也是崩溃的,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

    “既然你们已经冰释前嫌,那我就回去了,凌悦你记得认真工作。”

    封擎苍忍不住留下一句,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封擎苍出去了,脚步声也彻底消失了,裴诗语脸上的笑容这才慢慢的消失不见。

    她脸色阴沉的看着凌悦,自己今天似乎又被她坑了一次,凌悦的手段也是越来越高明了。

    可是那又如何,就算手段高明,她也没有办法从自己手里夺走什么的。

    “宁子,你先出去,我有点话想跟凌小姐说,记得带门。”

    裴诗语看了眼宁子说道,有些话她还是不想当着宁子的面,而且也不想让宁子跟着受害。

    听到裴诗语的话,宁子张口想说什么,可是却还是没有说出来。

    她叹了口气,推开门出去,其实宁子心里也很清楚,裴诗语就是不想自己担心。

    现在整个办公室没有人了,就剩下他们俩个人。裴诗语安静的看着凌悦,而凌悦也看着她。

    俩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对视着,好像在等着看,哪个人会先认输一般。

    “凌悦,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也是真让我刮目相看啊。”

    裴诗语的声音很好听,说出来这样的话,也让人丝毫感觉不到一点点的愤怒。

    可是凌悦却知道,裴诗语生气了,她的怒火并没有表现在脸上,而是在心里。

    “瑞娜姐姐,人总是会变的,我听不懂你再说什么。”凌悦也跟着笑了起来,可是却不见平日的单纯,她的笑容变的妩媚了起来。

    裴诗语好像看到了花千骨变成妖神的那一幕一般,凌悦也就是忽然这样变了。

    本来已经做好准备了,可是如今裴诗语却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凌悦有些不开心的问道,眼角一直往上挑着,似乎想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严肃一点。

    这种孩子气的举动,裴诗语怎么可能会不想笑呢。

    “当然是笑好笑的事情了,比如你。”裴诗语说话很慢,好像就是为了故意让凌悦听清楚一样。

    俩个人一直处于这种水火不容的状态,又怎么可能会好好的相处呢?

    “我看最搞笑的是瑞娜姐姐才是,明明被我伤的体无完肤,可是却还是要笑着接纳我,这不是值得让人开心的吗?”

    凌悦似乎也学聪明了一点,说话也知道专门就挑人的弱点了。

    对于凌悦的这种状况,裴诗语其实一点点都不在意。

    “凌悦,你知道为什么会同意你来吗?就是要把你放在眼睛底下,看着你啊。”

    “你说如果你离我十万八千里的,你想个阴谋诡计我还不知道。放我眼底下了,我不是想做什么,都可以吗?”

    裴诗语笑吟吟的看着凌悦,继续说道:“我可以欺负你,可以侮辱你,谁让你是我下属呢?就是要让你揪心,难堪。”

    “顺便告诉你一句,你的那些心思,我都知道,可是没关系啊,你可以尽情的来,看看最后你的结局会不会改变。”

    其实这些裴诗语很早的时候就想告诉凌悦了,但是一直没有机会。

    如今凌悦终于来了自己身边,到了自己眼皮子底下,自己想做什么,还会有什么顾忌吗?

    “你总是会不由自主的作死,到时候我想把你怎么样,你觉得会有什么问题吗?凌悦,嗯?”

    最后一个声音不由的上挑,莫名的多了一些严肃。

    凌悦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这会听着裴诗语这样说话,她依旧是有些胆战心惊。

    自己确实就是那种想的,可是裴诗语居然一点都不在意。

    “呵呵,你怎么想跟我无关,这次也是擎苍哥哥让我来的,你刚才也是看到了,他还是那样护着我。”

    “瑞娜姐姐,你说如果我有事,擎苍哥哥会不会怪你呢?”

    凌悦脸上带着一丝阴险的笑,不过裴诗语如今根本不想在意她了。

    随便她如何折腾,只要她凌悦还在这里,自己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

    “你可以试试啊,看看你有事,会不会彻底的有事,你以为我还会继续跟上次一样,任由你作吗?”

    裴诗语警告的看着凌悦,上次她自己撕开纱布的时候,裴诗语并没有阻止,就是想看着她死。

    如果后来不是封擎苍过来,估计凌悦也是会死在自己面前的吧。

    “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心。”凌悦指责裴诗语,也被裴诗语的话吓了一跳。

    她一直以为上次裴诗语是被自己吓到了,可是今天凌悦才终于明白了,裴诗语根本就是故意的。

    她就是要看着自己死啊,亏的自己上次还那样赌,还好最后封擎苍来了,凌悦一直以来,想起来都会感觉一阵阵的后怕。

    “我狠心吗?不是你自己要对自己那狠心的吗?我只是顺着你的意思来罢了,阻止你,让你没法成功,这样不是很没人性吗?”

    裴诗语忍不住笑了,如果凌悦这么的再来一次,自己其实会阻止的。

    “不过凌悦,我可不会让你那样轻易简单的就死了,你明白吗?因为你的结局,要比那些更残忍。”

    “你以为封擎苍他护着你?我看你是脑子还没醒来吧,他只是不想让你惹了我而已,明白了吗?”

    有些事裴诗语看的很清楚,只是不想说罢了,但是凌悦这个蠢货,总是自以为是的挑战自己。

    如果自己不搭理她,恐怕还会洋洋得意,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她彻底的死去。

    嗯,一次到底。让她的心她的人,都狠狠的打击。

    “不可能,擎苍哥哥怎么可能会跟你说的那样,他就是在意我。”凌悦没办法接受裴诗语说的那样。

    如果这一切可以重来,恐怕凌悦还是会奋不顾身的选择那样吧,这就是一个人心里最深处的想法,没有谁会甘心爱人被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