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9章 不用你管-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49章 不用你管

    封擎苍安慰了一句凌悦,就是这样一句话,直接把裴诗语的怒火点炸了。

    “够了,你们要暧昧滚去别的地方,少在我面前碍眼。”裴诗语生气的说道,脾气也有些失控了起来。

    她不想这样说的,可是话却总是脱口而出,让她没有后悔的余地。

    裴诗语的话让几个人都震惊了,尤其是凌悦,转过头惊恐的看着裴诗语,害怕的说道:“瑞娜姐姐,我,我跟擎苍哥哥什么都没有,我们没有暧昧。”

    “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我也不敢了啊,我对擎苍哥哥没有别的想法的。”

    凌悦的话简直就是掩耳盗铃,裴诗语根本就不想跟她多说。

    如果可以,裴诗语好想把凌悦给就地弄死了,然后再也没有办法出来祸害别人。

    可是不可以,裴诗语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凌悦还不至于让自己那样做。

    “我说过你们有关系吗?凌小姐你还是这样爱误解别人的意思,我是说让你们换个地方,我要工作了。”

    裴诗语冷笑着说道,不管凌悦变成了什么样,想要跟自己斗,总是还很嫩啊。

    “擎苍哥哥,我们……”凌悦抬头看向了封擎苍,似乎正在等着封擎苍拿主意。

    本来就被裴诗语气的不轻,这会听到凌悦的话,封擎苍给她一个眼神,这才转过身看着裴诗语:“这就是你的态度?”

    “你想要什么态度?我的态度怎么了?”裴诗语反问道,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大不了。

    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而且凌悦也是自己讨厌的人,她自己主动招惹了上来,自己就无动于衷吗?

    “难道凌悦犯错了我还得哄着,供着?很抱歉,我做不到,封少可以自己来。”

    裴诗语转身坐回去椅子上,打开电脑就准备继续画图,可是下一刻手却被抓住。

    她回头,恼怒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到底想干嘛?”

    “你让我自己来什么?”这句话封擎苍几乎就是咬牙说完的,没想到裴诗语居然会吧自己推向别人。

    而且那个人还是凌悦,就算封擎苍在可以忍,这会也要被裴诗语逼疯了吧。

    裴诗语挑眉看着他:“你说呢?刚才封少做的,不是很好吗?”

    “喊我苍!”封擎苍忍不住纠正到,抓着裴诗语的手腕却更加的用力了起来,恨不得直接捏断她的手腕。

    然而裴诗语怎么可能会听他的,尤其是现在正在怒火的时候:“呵,你想太多了,我要工作,请封少出去。”

    封少俩个字,被裴诗语喊的格外的重,好像就是故意提醒一般。

    而在旁边的凌悦跟宁子俩个人,心里却是有着各自的想法,她们站在旁边看着。

    而凌悦居然还想过去,直接就被宁子拉住了,并且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

    这个女人,居然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还想乱来,真是反了天了。

    “你要工作?”封擎苍靠近裴诗语,低沉着声音问道,眼睛里都是浓浓的火苗。

    好像只要裴诗语敢说一句是,自己就会做出什么事情一般。

    看到这样的封擎苍,裴诗语整个人都瞬间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在继续惹怒封擎苍了。

    这里可是办公室,还有凌悦跟宁子俩个人看着,如果自己真的惹怒他,恐怕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上班时间不工作做什么,难道你不用工作么?”裴诗语反问道,其实就是告诉封擎苍,他现在应该离开了。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不过却松手放开了裴诗语,低下头,就瞥见一道红痕。

    明明那会那样生气,可是看到裴诗语的皮肤被自己捏的通红的时候,封擎苍所有的怒火似乎被一盆水彻底的浇灭了。

    本来想张口说什么,可是看着裴诗语冷漠的脸庞,他所有的话都被卡在了喉咙里,不知道要如何说出来。

    如果一个人可以被气死的话,封擎苍估计已经要吐血身亡了。

    “我工作。”

    几乎是努力压下了心里所有的怒火,这才对裴诗语说了一句,差不多正常的话。

    这个时候,封擎苍当然明白要努力压抑自己的怒火,不可以在继续下去了。

    然而想的容易,真的实行起来了,却是那样的艰难。

    “擎苍哥哥,瑞娜姐姐说的对,你快回去工作吧,宁子姐也会好好教我的。”

    凌悦这会看到封擎苍情绪不对,也立刻开口说道,并没有在继续装可怜装委屈。

    不对,或许凌悦本来就是委屈可怜的,在封擎苍面前只是全部表现出来了而已。

    可是这会她在继续下去就没有意思了,所以凌悦立刻收起来。

    “嗯,宁子你好好带凌悦,别让我在发现什么小心思,否则……”

    后面的话封擎苍并没有说出来,可是几个人都很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凌悦心里在偷笑,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等着宁子点头了,她才露出一丝笑容。

    并且走过去,对裴诗语态度诚恳的道歉:“瑞娜姐姐,今天是我不对,不应该做事那样鲁莽,这才给你们带来麻烦,我真的很抱歉!”

    “对不起,以后我一定会多长点心,带脑子做事的,不会在发生这种意外。”

    凌悦的道歉说的很诚恳,裴诗语几乎都想不到理由再去继续怪她。

    而且如今封擎苍还眼睁睁的看着呢,裴诗语只能笑着说道:“你说的什么话,本来你也是刚来,我没有怪你,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就是脾气有些差。”

    “既然你知道错了,我也不会继续不依不饶,就是以后你不知道的事还是问问比较好,自己闷头做,难免会出现巧合。”

    裴诗语并不是想原谅凌悦,可是这个时候凌悦的示弱,就代表了自己要原谅她。

    不然呢?直接当着封擎苍的面对她如何吗?先不说裴诗语做不出来,就是封擎苍恐怕也是不会允许自己这样对凌悦的。

    因为也是今天,裴诗语发现封擎苍对凌悦,有些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