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8章 谁给你的权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48章 谁给你的权利

    宁子点头,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好像都没有办法改变一些事了,可是她依旧不能闭嘴。

    “这一切只有我最清楚了,所以封总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

    不是宁子想把所有的责任揽过来,而是因为现在自己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既然没有办法,那么就只能这样了,看着裴诗语失望的样子,封擎苍震惊的模样,还有凌悦幸灾乐祸,宁子感觉自己都快疯了。

    “我看到的,只有你在指责凌悦,她做了什么,值得你如此费尽心机的欺负?”

    封擎苍的脸色很差,周身都在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仿佛现在只能有人招惹自己,就会被直接冰冻。

    接受到封擎苍的指责,宁子心里顿时有些委屈了起来,好想告诉封擎苍,也不看看凌悦什么货色。

    可是自己不能,说到底自己也是一个助理,而凌悦也是助理,俩个人的权利差不多都是相同的。

    她有些无奈,只能回答:“那也是因为凌小姐自己做错事了,不然我会无缘无故的说她吗?”

    “虽然我并不喜欢凌小姐,可是也不想做的这样的龌龊,我可不像有些人。”

    宁子梗着脖子说道,其实宁子的性格说到底,也是有些固执的,不然也不会跟封擎苍这样说。

    一边的凌悦这会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她没有想到,幸福会来的如此突然,自己刚在心里祈祷,封擎苍居然真的来了。

    他就像一个救世主一般,忽然现身,而且还是帮助自己的。

    “擎苍哥哥,其实宁子姐说的对,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不应该说瑞娜姐姐的坏话,都是我的错。”

    凌悦居然主动开口了,可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忍不住想打死她。

    好好的事实被她这样扭曲了,关键封擎苍居然还相信了。

    “小悦!”

    虽然凌悦这样说了,可是封擎苍居然并不相信,在他眼里已经认定了,就是裴诗语纵容宁子。

    他以为裴诗语不会做的这明显,可是很显然,自己居然料想错误了。

    “擎苍哥哥,我……”

    听到封擎苍的话,凌悦似乎更加委屈了起来。

    明明就是正常的事实正常的话,被凌悦这样一喊出来,就好像她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凌小姐,你的演技有点尴尬。”

    好死不死的,宁子还在旁边冷嘲热讽了一句,让凌悦更加的害怕担心了起来。

    “宁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就别怪我了,好吗?”

    虽然这是道歉,可是给人的感觉却依旧听起来那么的难听。

    “你不是故意的,就可以把一切错误全部摸清吗?”宁子忍不住质问道,她就是看不惯凌悦这幅样子。

    果然一个女人会撒娇了就是不一样,裴诗语平时都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在家。

    如今凌悦却还是会这样做,总有一天要把自己作死了才甘心。

    “我会改的,擎苍哥哥,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凌悦看到宁子这样激动,居然还往后退了衣服,牢牢的抓住封擎苍胳膊。这才让她有机可乘。

    “擎苍哥哥,我可以慢慢学的,真的。”凌悦也不知道吃错什么东西了,今天很反常。

    可能是因为今天受刺激了,也许是因为封擎苍在外面,刚好又是向着自己的,所以凌悦胆子也大了起来。

    “封少,你不能被她继续蒙蔽下去了,就是她,把瑞娜的文件全天混合在一起,那可是瑞娜用一晚上时间整理的。”

    宁子心里非常不满,直接对着封擎苍着急的说道。

    本来放在平时,这也是非常正常的话,也是为了他们好,可是这个时候封擎苍哪里可以听得进去。

    他转头看着旁边害怕的都有些瑟瑟发抖的凌悦,心里顿时涌出来一股无名的怒火。

    虽然凌悦做错了事,可是如今却要被人凌辱,就算封擎苍不喜欢她,心里也是有些不舒服的,尤其这件事还是出现在封氏。

    “宁子,是不是以为有瑞娜给你撑腰,所以你就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小悦刚来,就算弄错了文件,不会重新在整理?”

    “分明就是你偷懒,居然还敢把责任推给凌悦。而且我那会可是听到凌悦说自己拖地,我就是让她拖地的吗?”

    封擎苍的声音不怒自威,更何况此时带了一丝愤怒,宁子感觉自己全身都要被冻僵了。

    然而宁子很清楚,自己不可以屈服:“封少,可是她什么都不会,也就拖地可以做好,还犯错。”

    如果换做普通人,封擎苍估计会直接让她走人,可是宁子是裴诗语的人,封擎苍就算再生气,也不行。

    “那拖地就可以了是吗?我看你是忘了,凌悦跟你一样,是瑞娜的助理,不是清洁工。”

    封擎苍拍了拍凌悦的手,示意她不用害怕。

    本来还在发抖的凌悦,感受到封擎苍的安慰,整个人顿时就安静了下来,对着他点头。

    “封少,我……”

    “宁子,你不用跟他解释,你是我的助理,听我的就行。”

    裴诗语看着俩个人越说越偏了,直接开口打断了他们说话,并且挑衅的望着封擎苍。

    不怪裴诗语生气,而是封擎苍来了后就一直护着凌悦,这才是裴诗语最气不过的地方。

    “瑞娜。”宁子喊了一声,不想让裴诗语太过于冲动。

    可是裴诗语却对她摇头,示意宁子不要在轻举妄动了。

    这一切都被凌悦看在眼里,心里顿时有些嘲讽了起来,这就是裴诗语对不同人的态度。

    如果是自己,她一定会落井下石,可是宁子呢,她那样护着。

    “擎苍哥哥,我没事,就是拖地而已,我都可以慢慢学的。”凌悦仰着头对封擎苍说道,可是眼里的晶莹却让她看起来更加的可怜。

    除了可怜,还有委屈,凌悦可是总统女儿,是全民小公主,居然拖地,还是被逼的。

    如果这件事被别人知道,还不知道会怎么说。

    “小悦,你别这么说,你就是太善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