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7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47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并不能怪宁子说话难听,确实是凌悦自己做事有点欠考虑,所以这会也只能拼命的隐忍了。

    凌悦咬着嘴唇,看着地板,仿佛连抬头都变成了一种奢望:“我知道了,下次一定会问清楚的。”

    听到这句话,宁子直接扔下手中的文件走了过来,质问道:“下次?你知道这一次的代价是多大吗?你以为还有多少下次!”

    “凌小姐,我奉劝你一句,不想好好工作还是不要出来了,不然丢脸的也是你自己。我们瑞娜好说话,并不代表你就可以随便欺负她。”

    凌悦皱眉看着宁子,委屈争辩道:“我没有欺负瑞娜姐姐,真的没有,我就是想做好自己的事情!”

    “你没有?你说没有就没有吗?那也得看你做了什么吧?”宁子忍不住冷笑,仿佛跟凌悦说话都是多么的浪费时间。

    其实并不能怪宁子,毕竟她经常跟着裴诗语,一切已经习惯了,而且裴诗语又是属于天才级别的人。

    所以宁子的眼睛变的格外的挑剔了,看到凌悦这样做事,自然对于凌悦格外的不满。

    这些不满加上以前凌悦对裴诗语做的事,宁子没有直接弄死她,估计已经是忍着了。

    如今凌悦自己作死,宁子当然不会客气了。

    “宁子,我真的是特别认真的想要做好的。你看地板,我不是拖的很干净吗?”

    凌悦也忍不住替自己辩驳,毕竟没有人愿意被别人算盘否决,凌悦也是一样的。

    尤其是凌悦这样的性格,哪里受到过一点点的批评,现在忽然被这样否定,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哪怕眼里充满了泪水,在别人眼里也是装可怜。

    “是啊,你也就只能拖地板拖干净了,我看以后你就搞卫生好了,省的封少在另外找清洁阿姨。”

    宁子瞥了眼地板,确实还可以,不过很干净,倒也说不上。

    作为一个千金小姐,凌悦做到这样,还是让宁子有些刮目相看。

    可是只要想到凌悦就是为了折腾裴诗语来的,宁子怎么都没法给她好脸色。

    “我……”

    凌悦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宁子,不相信自己居然只能沦落到拖地了吗。

    宁子皱眉看着她:“凌小姐你不愿意?”

    “我,我愿意。”凌悦屈辱的点头,眼里充满泪水。

    她在心里发誓,总有一天,今天所受到的屈辱一定会全部还回来,可是如今却不行。

    听到凌悦的话,宁子脸上这才有了一点点笑意,看着她说道:“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愿意的人多了去了!”

    是啊,能够进来设计部跟着裴诗语一起工作的,哪个不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宁子的话也是很正常。

    可是凌悦不知道啊,她就是觉得宁子存心侮辱自己,这会已经对宁子产生了一种特别可怕的感情。

    “是,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会跟着宁子姐好好学习的,希望宁子姐可以照顾下我。”

    可能是因为被说的多了,凌悦终于学会了收敛,说话也变的没有那样的锋芒毕露了。

    或许每个人都会成长,但是代价却是特别的惊人。

    “呦,别说的这么好听。我可没有办法照顾你,你是谁啊,你可是全名小公主。”

    宁子的语气变的酸溜溜的,不管怎么样人家也是总统的女儿,就算做错事了,顶多也就是被责怪一下。

    如果犯错的是一个普通人,恐怕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就是差距,虽然宁子心里很清楚,但是还是会因为这个而心里产生一些不必要的感情。

    “宁子姐,我……”

    “够了,别喊我姐,我可没有你这样的妹妹。”

    宁子忍不住吼道,这个女人就是用这些可怜兮兮的话,才让封擎苍对自己刮目相看。

    如今宁子最痛恨的就是凌悦这点了,对着谁都要撒娇,难道每个人都应该宠着她吗。

    “我……”凌悦被宁子说的,再次眼泪汪汪的,她看着宁子,不明白自己到底怎么了,才让宁子这样不满。

    或许人的记忆都是有阶段性的吧,比如凌悦,这会她瞬间遗忘了自己做的事,以为自己就是一个上班被欺负的女孩。

    “你们在说什么!”

    忽然,门口响起来一个声音,就连工作中的裴诗语都忍不住抬起头来,看着门口的封擎苍。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现在脸上已经乌云密布,不知道听到了俩个人多少的对话。

    裴诗语心里暗自叫了一声不好,可是却没有什么用,因为宁子已经开口了。

    “封总,我在跟凌小姐说点事。”

    虽然并没有说什么,可是裴诗语觉得,这样也不算是撒娇,毕竟总不能让宁子承认。自己就是欺负凌悦吧。

    “说点事?”封擎苍有些怀疑的看着宁子,在看向凌悦。

    这会凌悦低着头,紧紧的咬着嘴唇,很明显就是一副受委屈的样子。虽然知道裴诗语不会那样做,可是封擎苍还是忍不住的生气。

    “小语,怎么回事?”

    封擎苍这次没有在问宁子了,直接问了当事人裴诗语,想看看她是准备如何说。

    本来裴诗语还是准备解释的,但是听到封擎苍如此质问的语气,她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没什么好说的。”千言万语都变成了这样的一句话,让人听着都感觉有一丝生硬。

    自从看到封擎苍出现,宁子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这会听着裴诗语的话,她这才感觉到了不安。

    “封总,这件事只有我最清楚,我跟您说把。”宁子主动开口说道,她并不想让这么一点事,就变成了他们两个人的导火索。

    而且如今情况对于裴诗语来说,特别的不利。

    封擎苍皱眉:“你说?难道她不清楚吗?”

    他的手指指着裴诗语,充满了疑惑,疑惑里面还带着一丝丝的失望。

    大概是因为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裴诗语自导自演,故意伤害凌悦的吧,不然怎么会变成这样。

    “瑞娜小姐并不是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