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撕坏的手稿-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46章 撕坏的手稿

    “嗯,就是凌悦,希望以后你们可以合作愉快。”

    虽然裴诗语也很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凌悦确实变成了自己的助理。

    最可怕的是,宁子对于凌悦的仇恨简直到达了顶点。

    “好,合作愉快啊,凌小姐,希望以后可不要太过于娇弱了,我们设计部可不是这么好待的。”

    宁子听到裴诗语那么说,也收起来了自己的各种意见,非常温和的对凌悦说道。

    本来大家都是出来工作的,每个人都会带着一个面具,如今宁子只不过是吧面具重新戴起来罢了。

    “谢谢,希望我也以后可以合作愉快,有什么还希望宁子你可以及时告诉我,我什么都可以做。”

    既然宁子收起来自己的刺了,凌悦更加没有理由不好好的。

    就算这会心里已经气到爆炸了,可是还是要忍啊,毕竟还是要一起工作,一起上班的。

    宁子冷笑,指着地板:“既然这样,你就先把地板拖了把,我要过去送东西,没时间!”

    “好。”凌悦嘴巴微张,似乎有些惊讶,不过还是答应了。

    宁子皱眉走了,办公室顿时就剩下了裴诗语跟凌悦俩个人,气氛变的尴尬了起来。

    裴诗语没有说话,直接坐在椅子上开始工作。

    而凌悦看着裴诗语没说话,再看看地上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最后犹豫了很久,还是动手开始拖地。

    虽然以前并没有做过,可是如今还是得学,她艰难的看着地板上面的东西,最后还是伸手捡起来。

    把东西归位,然后收拾了一遍,最后把文件放在了桌面上。

    裴诗语工作起来也是不看时间的,等到她抬头的时候,就看到凌悦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天,她居然睡着了。裴诗语心里一万个曹尼玛奔腾而过啊,居然在办公室睡着了。

    而且桌面上放了一些文件,居然跟自己的一部分重合了起来。

    裴诗语崩溃的看着已经全部混合在一起的文件,整个人都快要疯了,一定是她,一定是她。

    “凌悦!”

    裴诗语走过去冲着凌悦大吼了一声,直接把凌悦从睡梦里喊起来,她睡眼朦胧的看着裴诗语,完全分不清状况。

    看到凌悦这样,裴诗语心里更加生气了,指着桌子上的文件问道:“这都是你放的?”

    “是啊。”凌悦看了眼,忍不住皱眉说道,还过去看了看,确定了一遍。

    “你为什么要放在一起,你不知道这是我专门整理出来的吗?你现在放一起,我要怎么看啊?”

    裴诗语很生气,这些稿子自己不知道整理了多少,每个都很像,可是还是从里面筛选了出来。

    如今被凌悦全部混合在了一起,估计又要花更多的时间去整理。

    “这个,不能放一起吗?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就不会问吗?你擅自做主什么,你以为这是你家吗?”

    裴诗语打断了凌悦楚楚可怜的话,这个时候,不需要可怜。

    在工作室,裴诗语其实是有些苛刻的,就像封擎苍一般。甚至比他还要更加的严重。

    “我……”

    凌悦咬着嘴唇,委屈的看着裴诗语,现在为止,她依旧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是啊,自己做错什么了?辛苦拖地,收拾东西,现在居然还跑过来埋怨自己。

    “够了,我不想听什么解释,你错了就是错了,我告诉你,如果以后你在这样,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裴诗语恨恨的说道,然后跑过去整理文件,其实这些文件是自己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才终于整理好的。

    可是被凌悦这样一弄,裴诗语感觉自己都分不清了。

    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给宁子打了过去:“喂宁子啊,赶紧过来救命啊,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死了。”

    挂断电话后,裴诗语直接把文件扔在桌子上,看起来也就只有依靠宁子了,不然让自己整理完了,估计会崩溃。

    凌悦看着裴诗语打电话,还有她气呼呼的样子,心里其实也是委屈的,但是她也明白,自己错了。

    本来就没有什么工作经验,如今宁子随便丢给自己一个,居然还被自己搞砸了。

    宁子进来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裴诗语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愤怒的在干啥。

    而凌悦呢,傻兮兮的站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变成了一尊雕像。

    “哇,你们这是搞什么啊?一个个的,比耐力吗?”

    宁子忍不住惊奇道,她真的很好奇凌悦做了什么,可以让裴诗语那样的抓狂跟生气。

    走过去看到文件后,宁子感觉自己也要疯了。

    “你,你居然……”宁子震惊的指着凌悦,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因为这个文件,当初裴诗语花了那么久的时间,自己要帮忙,可是却被阻止了。

    如今居然被混合在一起了,怪不得裴诗语那样抓狂,估计也是不想在继续整理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凌悦心里很委屈,可是这个时候委屈根本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虽然她自己委屈,但是裴诗语也委屈,更多的还是心累。

    “一句不知道就可以吗?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些,瑞娜有多久没有睡觉,没有好好吃饭。”

    “现在就被你这样胡乱的弄成这样,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

    宁子现在居然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凌悦了,因为没有一句话可以表达清楚自己此时心里的崩溃啊。

    她终于理解裴诗语找自己过来干嘛,这是让自己给凌悦擦屁股啊。

    “宁子,要不我帮你一起整理吧,或者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凌悦走过来看着宁子说道,想要将功赎罪。

    “凌小姐,你还是去沙发上坐着吧,我自己来。”

    宁子已经不敢让凌悦帮忙了,谁知道她会不会弄出来更乱的东西,所以宁子宁愿自己来。

    凌悦紧紧的咬着嘴唇:“我真的可以帮忙的。”

    “不用啊,你怎么帮忙?可以帮忙找出来哪个是哪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