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0章 心里的脆弱你看不到2-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20章 心里的脆弱你看不到2

    裴诗语有些懵的晃了晃头,然后摇头:“没事。”

    自己就好像做了一个梦一般,如今终于信了过来。

    就像一个亢长的梦,经过了岁月的种种,如今终于清醒了过来,而她也清醒了过来。

    “吓死我了,你那么久不出来,问你也不说话,好是不是想吓死我?”

    封擎苍有些后怕的抱住裴诗语,话里充满了责怪,也充满了心疼跟绝望。

    那个时候他一定特别的担心跟害怕,不然也不会这样说了,可是裴诗语却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

    一切都是自己带来的,也是自己,才让封擎苍如此的绝望,她不知道要怎么办。

    “对不起,苍哥哥,让你担心了,我就像是做梦一般,后来我也不记得了。”

    “你说我这样下去,还要怎么继续完成设计?我感觉自己会忘记。”

    裴诗语有些苦涩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声音里充满了凄凉。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这种状态,又要怎么去完成一个又一个的设计。

    裴诗语这会还不知道,因为她刚说的话,差点就让自己万劫不复。

    “不会,不会,你别想太多了,一定会好起来的,我已经给林深打电话了,他忙完了这段时间久可以来了。”

    似乎是为了让裴诗语放心。封擎苍刻意的提了林深。

    而裴诗语在听到林深的名字后,居然奇迹般的稳定了下来,这让裴诗语自己都感觉到了新奇。

    “好。我会等着他来,我一定要早点好起来,不想在这样下去了,好累啊。”

    裴诗语忍不住闭了闭眼睛,对封擎苍说道。

    她忽然有些害怕了,如果自己以后一直好不了,要怎么办?一直拖累封擎苍吗?

    带给他绝望不算,最后居然还得这样耗着他。

    “傻瓜,你想什么呢?我会一直在,你别有这种想法,明白吗?我们永远都是一体的。”

    “就算你变的面目全非了,我还是会在,也会原谅你,所以你不要有任何的心里负担了,明白吗?”

    大概是为了怕裴诗语多想,封擎苍说话的声音都变的充满了温柔。

    虽然平时也很温柔,可是今天的温柔却带着另外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这是很让人安心的。

    尤其是现在,裴诗语刚经历了一场的失控,这会在听到封擎苍这样,自己的心,也终于安稳了下来。

    “好,我知道,我也相信你,我会努力的。”裴诗语很感动,虽然俩个人之间不需要感谢,可是裴诗语还是想说。

    就是因为他,才会带给自己希望,如果没有希望,恐怕裴诗语更加不能坚持下去了。

    这是裴诗语心里不可描述的伤害,她不知道怎么说。

    听着裴诗语的话,封擎苍也知道裴诗语终于稳定冷静了下来,看着她,忍不住皱眉。

    “怎么了!”

    “就是忽然想起来,不知道你怎么会忽然之间失控,不是好好的吗?”

    封擎苍很诧异,对于裴诗语忽然的失控。她的心里真的很无奈,但是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或许是因为对裴诗语的担心,也或者是别的原因,总之他不明白,也想不起来。

    听到封擎苍的询问,裴诗语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抹的尴尬,她不知道要怎样告诉封擎苍,自己就是因为想起来以前凌悦跟他。

    可是这样的理由,就已经足够让自己崩溃,疯狂了吗?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

    裴诗语还是没有办法吧自己的小心思说出来,因为很尴尬。

    “说。”

    “好吧,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

    其实裴诗语就是有些担心,如果封擎苍知道自己发疯的原因,一定会崩溃的吧。

    可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别的选择了,自己发病的原因,总是要告诉他的,不然他会更加的担心。

    “嗯你说,我不会怪你的。”

    听到封擎苍的这句话,裴诗语终于放心了下来,因为知道他不会生气,所以当然不会担心。

    “其实我是因为那会忽然想起来了凌悦,以前她不是在你办公室,然后故意坐你腿上!”

    “就是忽然之间一个念头,然后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了。”

    裴诗语低着头,非常懊恼的说道,自己也不想这样的。可是想法这个东西真是很难控制。

    有时候自己明明不想这样的,可是却还是忍不住。

    这让裴诗语极度的崩溃,如果不是因为封擎苍不会在意,她根本不敢说出来。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变成了这样善妒的女人了吗?

    “傻瓜,你想那么多做什么,那天不是我跟她没有什么吗?而且我也没有碰她。”

    “以后不许再因为这种事想太多了,知道吗?不然我多呕心啊。”

    封擎苍对于裴诗语忽然失控的原因也是很无奈,完全没有想过,居然是因为这个。

    之前凌悦确实是故意使坏了很多次,当时都没有成功,如今没想到过去了,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威力。

    “嗯,其实我也知道,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那些事,平时我根本不会想起来。”

    裴诗语也很苦恼,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所以说很多时候一个想法也是超级重要,很有可能会毁了一个人,裴诗语如今也是深有感悟。

    或许有些催眠师就是这样吧,对于人的思想有着惊天的了解,而他们的成就当然也是非凡的。

    “以后也不许想起来,你只要知道,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以前是,失忆了也是,一直挂念你。”

    “以后我的世界也只有你一个人,明白吗?”

    封擎苍不得不再次告诉裴诗语,她的特别,她的重要,她的一切封擎苍都很清楚。

    所以不管裴诗语到底有什么想法,对于封擎苍来说,都是没有任何的安全隐患,因为他知道她爱他。

    “好,我也是,我好怕自己会伤害到你,苍,我真的还可以好吗?”

    裴诗语忽然之间有些脆弱了起来,或许内心的脆弱没有人可以看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