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9章 心里的脆弱你看不到-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19章 心里的脆弱你看不到

    明明口里说着知道,可是裴诗语却仿佛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她想推开他,想离开这里。

    这里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地方了,这个男人也已经不爱自己。

    裴诗语努力的闭上眼,让自己吧这个想法压下去,可是却没有用,一点总比都没有。

    “小语,小语。”

    封擎苍可以感受到怀里的裴诗语,这会格外的脆弱,他也想说一些安慰的话,可是却没有用。

    所有的话都是那样的苍白无力,而且封擎苍并不知道裴诗语为什么会忽然这样。

    一切都好像是一个未知的空间领域,让人忍不住的心生惧意。

    “嗯。”

    裴诗语小声的嗯了声,她在拼命的隐忍着,压抑着,不让自己爆发,因为她自己也很清楚,那种爆发,除了伤害还是伤害。

    她并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伤害了封擎苍,所以裴诗语不想,也不愿意。

    说出去的话永远收不回来,哪怕他口里说着不在意,可是心里也是会难过会伤心的。

    所以裴诗语不忍心,她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说出来一些后悔的话。

    “苍哥哥,我想回家,送我回去,快点。”

    裴诗语说话的语速很快,这会她好像根本不愿意多开口,这种时候,不管跟谁说话,都是会伤害别人。

    留在公司里,估计也是会让别人不开心。而且裴诗语根本不愿意自己的这种情况被别人知道。

    就算一个人在怎么,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不堪。

    对于裴诗语来说,如今的这种情况就是自己的不安,一定不可以让别人知道,让别人发现。

    “好。我送你回去。”封擎苍看着她努力隐忍的样子,心痛到了极点,可是却没有什么办法。

    甚至他都猜到了裴诗语心里的想法,所以这会封擎苍很无奈。

    除了心疼无奈,他没有别的办法,因为自己帮不了她。

    他抱着裴诗语从办公室出去,往外面走,裴诗语的头一直紧紧的埋在他的怀里。没有露出来。

    经过地方大家都有些目瞪口呆,可是却也识相的没有多嘴,有些事不是可以说的。

    虽然让大家很意外,可是还是有人发现了,封擎苍怀里抱的就是裴诗语。

    “你们看到了吗?是瑞娜小姐啊,总裁抱的是瑞娜小姐!”

    “天,你居然才看到,没发现那个鞋子吗?那可是瑞娜小姐亲自设计的,那么美。”

    “好幸福啊,我也好想让总裁那样抱。”

    “赶紧闭嘴吧,让总裁听到你就死定了!”

    大家的很多议论声,其实裴诗语根本没有听到,她现在唯一的一个想法,就是赶紧压制自己的心。

    她不可以崩溃不可以失控,一定要很好的控制,不然恐怕就是会让人绝望的。

    “小语,你在忍一会,我们马上就可以到了。”

    看着在副驾驶上面痛苦的闭着眼的裴诗语,封擎苍赶紧说道。

    因为心里真的很担心,害怕裴诗语一直这样压抑自己,其实也是会让自己很痛苦的。

    他不想让裴诗语痛苦,也不想让她有这种想法。

    就算她崩溃她乱想,自己也是完全可以承受的。没有必要让裴诗语如此虐待自己。

    封擎苍甚至还从镜子里,看到裴诗语嘴角的一抹殷红,看起来让人格外的心疼。

    她一定是咬着自己的嘴唇,让自己可以清醒,封擎苍很明白,也很清楚。

    在车上,裴诗语一直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而且想说的话,也都是一些脱口而出的伤人的话语。

    她不想这样,一定要控制自己的各种行为,让自己可以冷静下来,只要冷静下来了,一切都好说。

    “傻瓜,你别这样了。松开知道吗?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无所谓的,真的,你不要因为怕我伤心就这样虐自己。”

    封擎苍抱着裴诗语坐在沙发上,心痛的看着她,好像裴诗语变成这样,自己更加的痛苦。

    面对这样的封擎苍,裴诗语更加的无奈了,冲着他说道:“可是我心痛。”

    伤害了你,我会后悔到无以复加,我会心痛到想死,所以宁愿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承受。

    “傻瓜。你这样让我怎么放心。”

    裴诗语的话让封擎苍更加的心痛了,他确实会被裴诗语的话气到,可是却也不会一直记得。

    因为封擎苍很清楚,裴诗语如今的情况,她根本不是存心的。

    “我……”

    裴诗语痛苦的摇摇头,她不想开口说话。忽如其来的这种感觉,让她好像要崩溃一般。

    大概也是因为俩个人太爱对方了,不然又怎么会说出来这种话。

    “我去楼上,”

    裴诗语忽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封擎苍还没注意的情况下,之间就往房间里冲去。

    “小语,你慢点。”封擎苍有些意外,可是更加担心的却是裴诗语的身体。

    因为她的身体实在太弱了,如今再加上精神状况,让人非常的不放心,生怕她会伤害自己。

    可是封擎苍的声音却并没有让裴诗语的脚步停下来,她最后直接冲进去了洗手间,将门反锁。

    或许是因为逃避或者别的原因,她一个人在那个反锁的洗手间,拼命的洗澡。

    冰凉的水喷洒下来,一点点的在裴诗语身上。刺骨的寒冷,也没有让她的情绪冷静下来。

    裴诗语很崩溃,这种状况,让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想任何的事。

    只能把自己一个人放在这里,安静的沉睡,最后裴诗语居然真的睡了过去。

    “砰砰砰!”

    再次醒来,裴诗语是被激烈的敲门声吵醒的。

    她看着自己的位置,在听外面的敲门声,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讽刺,自己还真是又发病了。

    身上这会感觉特别冷,不用想,也知道外面的人一定是封擎苍。她努力的回忆着,最终脸色惨白了起来。

    “小语,你怎么样?”

    裴诗语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面前冲进来一个人,在自己面前紧张的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