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8章 不管怎么样都不会离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18章 不管怎么样都不会离开

    “啊,你干嘛,吓死我了,这里会进来人的,你快放开我。”

    裴诗语被忽然抱进怀里,顿时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并且回头一直看着门口的方向。

    真怕忽然之间进来了人,然后就会很尴尬。

    可是封擎苍却丝毫不在意,抱过裴诗语在她脸上重重的亲了下,还发出吧唧的声音。

    “怕什么,你是我老婆,我亲亲你怎么了?”

    “喂,可是这里是公司啊。”对于封擎苍如此无赖的话,裴诗语感觉到了无比的绝望。

    怎么可以这样啊,就算公司是你的,你也不能这样啊。

    “嗯,我知道啊!”

    你知道,知道还这样,裴诗语心里一万个草i泥i马奔腾而过,谁可以告诉她,为什么封擎苍变了这样。

    “苍,你到底想做什么?”

    裴诗语很无奈,只能软下声音,有时候对于男人来说,一味的强势其实并不是什么好办法。

    懂得示弱的女人才会更加的惹人爱,所以裴诗语这会心里很无奈,可是又不能发脾气。

    “就是太想你了,想抱你,亲你。”封擎苍的声音暗沉嘶哑,可是听起来却让人忍不住的沉沦。

    大概是因为他的声音太过于好听了,裴诗语居然一时之间忘了反驳。

    好像全世界就剩下了他们俩个人一样,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别的人,别的东西,只有彼此。

    “我也想你。”

    裴诗语跟着说道,并且主动伸手勾住封擎苍的脖子,双眼如丝一般的望着他。

    大概是因为裴诗语这幅样子太过于诱i惑人了,裴诗语都听到了封擎苍托咽口水的声音。

    “你在玩火!”

    低沉的声音,暗示了主人此时不满的情绪,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裴诗语给吃干抹净了。

    然而裴诗语却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没有啊,就是对你笑一下而已。”

    “可是你笑的这么好看,我就……”

    封擎苍的目光在裴诗语身上绕了一圈,最后停了下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明明就是一个很正常的眼神,可是裴诗语却依旧感觉到毛骨悚然。

    “你,你就怎么样,能不能不要说话就说一半,这样让人很难受。”

    裴诗语心里很不满,对于封擎苍这样藏着后面的半句话,真是让人无语极了。

    偏偏封擎苍还没意识到自己错误,傻傻的问裴诗语:“我怎么了?”

    “你……”

    裴诗语你了半天,可是却不知道要怎么说了,难道要说你不要脸,居然想在公司的办公室对我怎么样嘛。

    因为这个办公室隔音的原因,外面也看不到里面,所以俩个人做什么,也没有人知道。

    “傻瓜,别乱想,”封擎苍有些好笑的看了眼裴诗语,然后说道。

    可是他的手却直接探进去裴诗语的衣服里,在她身上轻轻的捏了吧。

    这种行为无疑让裴诗语崩溃,她的脸瞬间就红了,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封擎苍会如此的无赖。

    “苍,”

    裴诗语喊了声,声音里充满了无奈还有崩溃。

    虽然她并没有担心会被人看到,可是这样,总是感觉有些怪怪的。

    尤其是想到以前凌悦故意在自己面前,坐在封擎苍的腿上,并且不停的摩擦,移动。

    想起来这些事,裴诗语的眼睛里逐渐起来一抹悲伤,自己的男人也是被别人惦记过的。

    “嗯?你想到什么了?怎么总是胡思乱想,说了你也不听。”

    对于裴诗语的想法,封擎苍其实还是可以猜出来的,所以这会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就是想起来一些不开心的事情,你别多想,没别的问题。”

    裴诗语摇摇头,可是眼睛却忍不住看向了别处,心里充满了委屈。明明是自己的人,可是却要被别人惦记。

    这让裴诗语很委屈,好像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委屈过。

    看到裴诗语委屈的模样,封擎苍心疼极了,把她抱着,不停的亲吻:“傻瓜,傻瓜,说了别乱想,我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

    可是这样的亲吻跟安慰却依旧不足以让裴诗语冷静下来。

    她的委屈还有悲伤越来越严重,最后竟然直接推开了封擎苍,用一种可怖的眼神盯着他。

    被这个眼神吓到了,封擎苍忍不住开口:“小语,你怎么了?”

    他心里有些不安跟害怕,裴诗语已经半个月没有失控了,可是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明显就是这样。

    所以裴诗语这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又变成这样,她已经在极力的控制了,可是却根本没有用。

    “不要碰我。”

    回复他的就是裴诗语有些嘶哑的声音,明明什么都没做,可是却好像经历了很多事。

    她的眼睛变的通红,人也变的极其的狂躁了起来。

    “小语,小语,你冷静点。”封擎苍真的有些着急了,他心里很诧异,裴诗语怎么会这样轻易的失控。

    明明俩个人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可是这会却感觉那么的奇怪跟诡异。

    “我冷静,我冷静,我……”

    裴诗语推开了封擎苍,自己站在一边,本来处于崩溃失控的边缘,可是封擎苍的话依旧及时的吧她拉了回来。

    她想控制自己,可是却根本忍不住。有些痛苦的看着封擎苍:“苍哥哥,我,对不起,我根本……”

    “傻瓜,没事没事,我还在,我一直都在,你不要怕,不要担心,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走。”

    如此脆弱的裴诗语,让封擎苍心里充满了心疼,他紧紧的吧她抱在了怀里,不停的安慰着。

    虽然很清楚这种安慰有多么的苍白无力,可是他却不能停下来。

    如今也就只有爱才可以唤醒裴诗语的理智,所以封擎苍不会放弃,也不想放弃。

    裴诗语就是他的唯一,也是他的全部,如果全部都没了,自己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嗯。我知道。”

    裴诗语低声的回应着,对于封擎苍的话,她内心里有个声音是非常赞同的,可是还有另外一个声音,是那么的反对,似乎在挣扎叫嚣着不要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