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 和解=何解-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13章 和解=何解

    “是啊,凌夫人,你不要一直自责了,你这样我也会很尴尬的。”

    裴诗语点点头,很认同凌悦的话,毕竟做错事的是凌悦,而施怡虽然对不起施玲,也对自己做过一些事,但是现在裴诗语不想提那些。

    总有一天,所有事情都会真相大白,自己也会有勇气在重新面对一切。

    “好,”

    施怡点点头,欣慰的看着凌悦,仿佛自己的女儿一瞬间长大了一般。

    她心里也是充满了彷徨跟无奈,生怕凌悦会一步步走错路,以至于最后踏上一条不归路。

    “瑞娜姐姐,你原谅我吧,之前的事情都是我的不对,我不应该那样对你,也不该对孩子下手,我也特别后悔,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知道我现在说这些没有任何的用,可是还是想跟你道歉。”

    “上次医院的事情也是我的不对,瑞娜姐姐,以后我不会在对擎苍哥哥有什么不应该的想法了,你原谅我吧,好不好?”

    凌悦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裴诗语,她紧紧的咬着牙,把一切都隐藏在心里。

    这个时候,自己除了认错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果今天在继续跟以前那样,恐怕施怡就不会原谅自己了。

    凌悦自己可以无所谓,但是她心里还是特别在意凌非岩跟施怡俩个人对自己的看法。

    他们也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如果他们都对自己失望了,恐怕就是真的一无所有。

    而裴诗语听到凌悦的这些发自肺腑的话,她其实是很想笑的,但是这会却根本不可以。

    如果这种严肃的时候笑场了,恐怕大家都会很尴尬的。

    “我知道,我说了已经原谅你。你也不要耿耿于怀。一直做着什么伤害自己的事情,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还是需要珍惜的。”

    “我没有父母,可是却也可以感受到你的爸爸妈妈对你的感情,所以凌悦,你还是好好珍惜你所拥有的。”

    裴诗语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她一本正经的看着凌悦,听起来就好像真的是在跟凌悦讲道理。

    “我会珍惜的,我也知道爹地妈咪都对我特别好。所以我不可以让他们在失望跟伤心了,以前是我太天真,以后绝对不会了。”

    凌悦点点头,看起来已经完全接受了裴诗语的话。

    而她的脸上也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抗拒,这让裴诗语感觉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凌悦似乎一下子成长了许多,对,对付一个天真的人或许很容易。但是一个人,如果忽然之间成长了,那么在想对付,恐怕就不容易了。

    这是裴诗语心里最深有体会的,现在的凌悦,恐怕真是很难对付的。

    “嗯,你可以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挺开心的,以前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希望以后你还是那个快乐幸福的小公主。”

    裴诗语笑了笑,特别真诚的望着凌悦,希望凌悦可以改过自新。

    嗯。她眼里的戏谑凌悦看的特别清楚,但是这会她并不能说什么。

    施怡根本看不到裴诗语脸上的表情,所以直接面对裴诗语的,只要凌悦一个人。

    她心里还是也是特别紧张的,但是根本没有什么用。

    “好,谢谢你,瑞娜姐姐。”

    凌悦的眼里出现了一丝茫然,大概也是回忆起来了自己以前的生活吧。

    其实没有认识凌悦的时候,裴诗语对于凌悦也是有所耳闻的,毕竟凌悦可是国民小公主啊。

    没有人不知道凌悦,也没有人不清楚。所以裴诗语可以想到,当初的凌悦有多么的幸福。

    然而如今呢?好像封擎苍跟裴诗语俩个人就是她的劫难吧,自从遇到了他们俩个人,就没有一天好的。

    “不用客气,既然现在事情已经说完了,那我们就先走了,苍他身体不是很好,我还得回去照顾他。”

    “凌夫人,再见。”

    裴诗语对着俩个人说道,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看着特别的平常并没有什么。

    而听到裴诗语要离开了,凌悦居然松了口气,可是想起来封擎苍也要跟着她一起离开,凌悦心里顿时苦涩了起来。

    她看着封擎苍,眼里都是浓浓的爱恋,哪怕已经隐藏了一部分,可是依旧多的怕人。

    “擎苍哥哥,你可以多陪陪我一会吗?”

    最终,凌悦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病房里的气氛一瞬间变的有些僵硬跟尴尬了起来。

    而被点名的封擎苍,忍不住皱了皱眉,眼睛看了看前面的裴诗语,发现她没有注意,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却还是对凌悦说:“你好好休息,我改天有空来看你。”

    语气生硬而冷漠,完全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这让凌悦十分的受伤,不过她还是咬牙忍下来。

    “好,那你改天跟瑞娜姐姐,一起来看我。”凌悦笑着说道,可是她自己却知道,这个笑,几乎就是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气。

    可是凌悦不知道的是,她的这个笑看起来有多么的苦涩,完全就是快哭了的样子。

    但是封擎苍并没有多看她一眼,甚至都没注意,凌悦说的甚至话。

    他的所有精力都在裴诗语的身上,察觉到裴诗语不耐烦了,封擎苍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嗯。”

    胡乱的答应了一声,就过去搂着裴诗语的肩膀,往外面走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凌悦的手狠狠的嵌进了肉里,可是她感觉不到痛,似乎所有的痛感,在封擎苍搂着裴诗语离开的时候,就已经全部消失了。

    俩个人走到外面后,裴诗语忍不住轻声的笑了起来,最后变成了大笑,看的封擎苍目瞪口呆。

    “傻瓜,你笑什么呢?阴森森的,太吓人了。”

    “哈哈…我当然是觉得好笑啊,所以就笑了,苍哥哥,难道你感觉不好笑吗?”

    裴诗语最后终于停下来笑,歪着头看向了封擎苍,似乎在等着他给自己回答。

    阳光撒在她的头发上,这种逆光的样子,让人有种她随时都会消失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