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2章 你真的不在意了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12章 你真的不在意了吗

    听到凌悦的回复,裴诗语心里忍不住冷笑一声,可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任何。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自己很凌悦俩个人,如今无非就是在演戏。

    今天不管自己说什么,恐怕凌悦都是会回答好,也是会答应的。因为她还要做一个乖乖女的形象。

    在凌非岩跟施怡心里的凌悦,一向都是天真而单纯的。如果凌悦变成了一个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人,恐怕她的父母也不会答应。

    “诗语,谢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啊,小悦这孩子就是太糊涂了,谢谢你原谅她,我们一定会好好的教育她,不会让她在做出这样的错事了。”

    施怡到了这个时候了,其实还是在护着自己的女儿凌悦,因为她始终都觉得,自己的女儿一定是误入歧途。

    所以施怡不管凌悦怎么样,还是一定会让凌悦好起来。

    “凌夫人你太客气了,人家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如今我跟凌悦俩个人,其实可以算俩清了。”

    “我没了孩子。而凌悦也差点付出了生命,一切都是因果轮回,如今不管怎么样,也算是好了起来。”

    裴诗语笑了笑,对施怡说道,但是自己总是要跟凌悦何解的,如今也不想跟施怡在闹的怎么样。

    对于俩个人而言,凌悦就是一个孩子,不同的是,在裴诗语心里凌悦就是一个坏孩子,而在施怡心里,凌悦就是一个天真犯错的孩子。

    她觉得凌悦一定会好起来的,只是一时一刻想不开了,所以犯错。

    可是裴诗语心里却同样很清楚,凌悦根本不会认错,因为她没有觉得自己错了。

    或许自己换成了凌悦,一定也是会这样做的,但是裴诗语心里很清楚。一切都没有绝对的对错。

    “好,好。”

    施怡听到裴诗语这样说,心里还是充满了感激,她觉得裴诗语大人大量,愿意原谅凌悦。

    而床上的凌悦这会却默默的流眼泪。好几次想说话,可是却还是忍住了。

    裴诗语很明白,凌悦心里想说什么,她也知道凌悦这会一定特别的委屈。但是她不能说出来。

    如果凌悦这会还是冥顽不灵,恐怕等待她的,就是更加深刻的绝望了。

    “小悦,诗语都原谅你了。你跟诗语道个歉吧,趁着今天大家都在,你们以后也可以继续做朋友了。”

    “而且你跟诗语俩个人,本来也是表姐妹,姐妹之间,哪里还有什么隔夜仇!”

    似乎对于裴诗语的好感上升了,施怡这会居然跟凌悦说起来让她现在就道歉的事情。

    床上的凌悦本就心里委屈,这会听到施怡居然让自己跟裴诗语道歉,顿时就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施怡。

    或许是因为凌悦的眼神太过于凌厉了,施怡都忍不住皱眉。

    “小悦,你不愿意吗?”

    施怡这会声音都冷了下来,不高兴的看着凌悦。

    就算她在宠爱凌悦,如果凌悦这样不懂事,恐怕施怡还是会对她失望的。

    每个人对于自己心里的感情,还是会存在着一份小小的奢望,哪怕是施怡对于自己的女儿,当然也有。

    “没有。”凌悦察觉到施怡的情绪不对劲了,立刻摇头说道,并且还扯着嘴唇笑了笑。

    笑容里都是苦涩,心里也仿佛吃了黄连一般。

    她看到施怡鼓励的眼神,还有裴诗语看好戏的样子,再加上一旁封擎苍冰冷的模样,凌悦感觉自己好像完了。

    似乎周围所有的人都对自己充满了恶意,让人没有办法在继续活下去。

    但是凌悦却不会这样想,她太珍惜自己的生命了。死了一次后,凌悦开始无比的珍惜生命。

    因为只有活着一切才会有希望的,如果自己死了。恐怕才是彻底的没有了任何的希望。

    “嗯,那就好,别让妈咪失望了,以前的事情都是你一时糊涂,以后我相信你,一定不会那样了。”

    施怡其实也明白凌悦会觉得委屈,可是裴诗语更加委屈。

    自己做错了事情总是需要承担的,怎么可以一直无视,逃避呢?逃避根本解决不了任何办法。

    大概是因为施怡的话太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了,凌悦眼里的反抗居然越来越少,最后点点头。

    可是她却似乎变成了一具没有任何感情的木偶人,甚至还抬头冲着裴诗语呲牙笑着。

    明明就是一个正常的笑,但是裴诗语却感觉有些毛骨悚然,不过她也并没有害怕,立刻回给了凌悦一个警告的眼神。

    对,就是警告,虽然如今自己说了原谅她,可是如果凌悦怎么样了,裴诗语完全可以随时变卦的。

    因为自己没有任何亲人约束了,而凌悦不同,她还有父母。她还特别在意自己的爸爸妈妈。

    所以凌悦最后一定会屈服的,因为她不能失去父母,如果没有了凌非岩跟施怡俩个人。凌悦又算什么呢?

    “凌夫人,其实不用凌悦在道歉的,毕竟那天过来公司的时候,凌悦确实已经道歉了。”

    “道歉这种事,只要有心就好了,不在意字数的多少,你说呢凌夫人。”

    裴诗语勾唇看着施怡,一语双关,其实也是在间接的告诉施怡,有些道歉,还是需要真心实意,需要真诚。

    比如她对施玲的事情,做错那么多事情,就算是亲姐妹,也是会有一些想法的。

    更何况她们俩个人还因为同样的一个男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不,道歉是必须的,做错了事情,一定要明白承担自己的错误,不可以一味的逃避。”

    施怡摇摇头立刻拒绝了裴诗语的话。她还是感觉道歉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妈咪,你不要说了,我知道错了。我给瑞娜姐姐道歉,真的。”

    凌悦大概也是不忍心施怡继续说下去了,或者是因为丢脸,也或者是因为心疼自己的妈妈,为了自己而跟别人低声下气吧。

    凌悦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何况施怡如此骄傲的一个人,为了自己一次次放下i身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