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1章 大度-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11章 大度

    虽然裴诗语心里也很清楚,这会凌悦睡着了,已经应该耐心的等待,可是裴诗语还是感觉不耐烦。

    尤其是看到封擎苍的目光在凌悦身上停留的时候,裴诗语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目光直直的看过去,这才被封擎苍察觉,皱了皱眉:“乖,别急。”

    似乎明白裴诗语心里在想什么,封擎苍顿时温柔的说道。

    他的声音无疑是让裴诗语更加的安心跟温暖,心里的那些阴霾也好像逐渐的消散了。

    “嗯。”

    “擎苍哥哥,瑞娜姐姐,你们怎么来了?”

    裴诗语话音刚落,就听到后面凌悦虚弱的声音,虽然很虚弱,可是裴诗语依旧从她的声音里,听出来了一丝的惊喜。

    可能惊喜的不是自己过来,而是封擎苍的到来吧。

    “过来看看你。”裴诗语勾唇笑了笑,凌厉的目光看向了床上的凌悦。

    自己今天过来可不是做坏人的,既然是要过来道歉了,那么裴诗语自然不会再那样端着。

    “我没事。”

    凌悦有些失落的说道,并且低垂这头,看起来格外的委屈,让人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可惜裴诗语却根本不会因为凌悦这样,而改变自己的想法跟初衷。

    “不管你有没有事,我还是需要跟你过来道歉的,毕竟那天也是因为我的不对。”

    “所以很抱歉,我不该见死不救。”

    一番话说的理直气壮,等裴诗语的话说完了,病房里顿时一阵阵诡异的沉默。

    似乎裴诗语说错了什么话,或者有什么问题。

    可是作为当事人的裴诗语却丝毫没有感觉自己哪里有问题,甚至她还挑眉看着几个人,眼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再问他们怎么了?

    “我没有怪你,瑞娜姐姐,那天的事情跟你无关,都是我自己……”

    凌悦委屈巴巴的睁着眼,眼眶里蓄满了泪水,一副被别人欺负了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凌悦这样,裴诗语的心情反而更加的好了起来,没有想象中的愤怒,也没有抓狂,仅有的似乎只剩下了平静。

    “嗯,对啊,当然是怪你自己,如果不是你任性的撕开绷带,怎么会流血,伤口怎么会再次撕裂呢。”

    裴诗语从来不是甚至善良的人。既然凌悦今天想在伤口上捅刀子,裴诗语当然不会刻意的手下留情。

    不管凌悦想做什么,裴诗语都无所谓。可是她就是受不了有人诋毁自己,哪怕就是一点点误会。

    如果裴诗语不这样说,可能大家都会觉得,凌悦伤口撕裂,一定是跟自己有关系。

    为什么要承受这些结果呢?裴诗语在心里问了自己很多遍,可是却没有什么结果。

    “小悦,诗语说的是真的吗?你居然自己撕开绷带?”

    施怡震惊的看着凌悦,眼里只有惊恐,大概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其实裴诗语也没有想过,凌悦会这样呢。

    听到施怡的质问,凌悦眼里有些害怕,求助的看向了封擎苍,可是封擎苍却根本没有看她一眼。

    如今封擎苍所有的视线都在裴诗语的身上,好像裴诗语才是那个焦点一般。

    “妈咪,我……”

    凌悦紧紧的咬着嘴唇,不知道自己该怎样说。

    既然被裴诗语拆穿了,自己在继续隐瞒估计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了,凌悦心里涌出来一股绝望。

    “小悦,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施怡的眼睛很快就红了起来,对于凌悦的行为,似乎特别的痛心疾首。

    可是她如今不管怎么样,都没有什么用处了,凌悦已经做出来这样的事情。

    自杀一次后,不仅仅没有改过自新,居然还变成了这样,这就是凌悦自己的问题了。

    “我跟你爹地还以为你是真的知道错了,所以让你去道歉,可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是这样,你怎么可以这么的过分。”

    大概是因为施怡从来还没跟人有过什么争执一般,她似乎并不是特别会指责别人。

    比如现在,凌悦这样过分,但是她却不知道说什么,明明心理格外的失望了。

    “妈咪,我没有,我真的知道错了,那天是个意外,真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才会撕开的。”

    “我怎么可能会用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妈咪你别生气好不好?以后我一定不会这样了,真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凌悦挣扎着想下床,可是却没有力气,只能在床上喊着,伸出手想去啦施怡,想安慰她。

    凌悦对于施怡还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看到施怡这样失望伤心,而激动的不顾自己的身体。

    可是很多事情你做了就根本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如今凌悦一心想着跟施怡道歉,怎么可能还会有机会,跟自己争,或者跟自己说什么。

    “不是我不信你,是你自己太让我失望了,以后你好自为之吧,如果你在这样下去,我跟你爹地……”

    施怡叹了口气,可是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大概也是心里在想着,到底要怎么不吧。

    床上的凌悦听到这句话,整个人就像被打击的再也起不来了,呆呆的靠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她痴痴的望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这会就是封擎苍,她也没有心情再说多看一眼。

    大概每个人心里,最在意的还是自己的亲人吧,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会在亲人跟爱人之间,相互徘徊。

    “凌悦,你也别太难过了,只要你真心认错,你爹地妈咪也不会怪你的,可以看出来,他们还是很爱你。”

    “这些事,既然如今过去了就过去了,我也不会再跟你计较,至于以后的事情,等以后再说吧。”

    裴诗语走上前一步看着凌悦说道,她很清楚凌悦这会大概根本没有心情听自己说这些。

    可是裴诗语却明白,自己还是要说的,有些话一直留在心里,别人怎么会知道的。

    “好。”

    好半天后,凌悦这才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