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0章 抱歉,不该见死不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10章 抱歉,不该见死不救

    “好,那我赶紧收拾下,我们待会就过去医院,现在去了,估计刚好医生已经查房完了。”

    听到封擎苍居然同意了自己去医院,裴诗语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脸上挂着满满的笑意,仿佛一点都不在意别的东西。

    “嗯,去吧。”

    可能是没有想过,封擎苍居然会同意,或者说这么快同意,裴诗语心里还是忍不住很激动。

    随便吃了几口后,裴诗语立刻回房换衣服,因为是去医院看病人,裴诗语并没有穿特别鲜艳的衣服,反而换了肃静的。

    不然你去医院看别人,打扮的那么新鲜艳丽就让人会很不爽了。

    “走吧,不知道凌悦会不会生气,毕竟她也不是很想看到我。”

    路上的时候,裴诗语还是忍不住很担心,生怕自己过去了,会让凌悦心情更加的烦躁不安。

    再怎么说凌悦如今也是个病人,真的让她激动了,或者怎么了,对于裴诗语来说并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

    然而封擎苍却摇头说:“不会,她本来也是准备跟你道歉的。”

    “嗯。”

    既然封擎苍都这样说了,裴诗语当然不会再多说什么,只是心情却有些忐忑。

    并不是担心凌悦,而是怕自己会再次失控,所以裴诗语一路上一直在给自己打气,希望可以正常点。

    医院外面,车子停下来了,裴诗语却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过去。

    “苍,你说我这样过去真的好吗?凌先生跟凌夫人会不会不欢迎我。”

    裴诗语忐忑的看着封擎苍,目光却总是忍不住往医院里面瞥去。

    虽然凌悦曾经做错事了,可是如今裴诗语也可以说,已经赢回来一局了,怎么会因为这个而怎么样。

    “不会,进去吧。”

    这次封擎苍没有给裴诗语犹豫的机会,直接拉着她的手就往医院里走去。

    进去的时候,裴诗语心里的忐忑也已经消失不见,现在好像只有坦然了。

    因为她想的很明白,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一切也都是凌悦自己跑过去找自己。

    至于她的手,也不是自己亲手扯下来的,而是凌悦自己吧绷带扯断,所以伤口会撕裂。

    一切的一切都是凌悦自导自演,自己何必要因为她的行为,而变成这样呢。

    到了病房门口,看着里面的人,裴诗语却忍不住皱眉。

    本来施怡看起来端庄优雅,可是如今却哪里还有平日半分的优雅迷人,现在的施怡,头发看着似乎都有些白了。

    “苍哥哥,我们进去吧。”

    就算他们跟凌悦有再多的仇恨,毕竟施怡跟凌非岩也是无辜的。

    他们已经在尽力的教凌悦了,可是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凌悦总是会花样作死,他们又能咋么样。

    如今凌悦出事了,恐怕最担心的还是施怡跟凌非岩了。

    本来裴诗语对施怡心里还是有很大的怨气,看到施怡这样,心里应该开心的,但是裴诗语却忍不住有些哽咽了。

    似乎有什么生生的从她的身体里吧什么挖走了,这样痛苦让裴诗语有些惊慌。

    太奇怪,看到施怡变成这样,自己居然会心痛,一定是因为自己最近太累了。

    裴诗语安慰着自己,然后跟着封擎苍一起推开门进去。

    “凌夫人,你好。”

    裴诗语进去后直接开口说道,反正如今已经来了,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

    “诗语啊,你跟小苍来了,你们快坐下!”

    正在看着凌悦发呆的施怡听到裴诗语的声音,有些惊讶,随后又惊喜的说道。

    这会凌悦还没醒来,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没有醒,不然看到裴诗语,估计她会炸。

    “嗯,谢谢。”

    “谢谢凌夫人,不用客气,我们就是来看看凌悦。”

    不同于裴诗语的冷淡,封擎苍这次竟然主动跟施怡说话,并且解释了很多。

    这种感觉真是让人很无奈,但是裴诗语却很清楚,并不是因为凌悦。

    这让她很奇怪,不过并没有询问,这个时候问那些,很显然就是非常的不礼貌的。

    施怡点点头,笑着说:“好,小悦能有你们这样的好朋友,也是她的福气了,希望她以后可以好起来。”

    “不要在跟以前那样傻了,不然我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像对于凌悦做的事情一直很介怀,如今施怡也没有怪裴诗语那天的事情,反而希望他们原谅凌悦。

    “凌夫人,我相信凌悦这次一定不会跟以前那样了,以前她还小不懂事,我相信经过了这次的事,她也知道错了。”

    裴诗语点点头,有些不忍心跟施怡说什么狠话了,毕竟自己好像没有权利指责她。

    就算施怡跟施玲真有什么,那也算他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跟着掺和进来。

    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没有道理可言的,尤其是凌非岩这样的人,怎么会那样轻易的爱上一个人。

    “诗语,你能这样想,我真是太开心了,我还一直怕你不愿意原谅小悦,毕竟她也是伤害了你。”

    “我知道都是我们的错,可是如今你居然这样说,愿意原谅小悦,真是太谢谢你了。”

    施怡说着居然从凳子上站起来,激动的看着裴诗语,眼里都是欣喜还有欣慰。

    或许是因为裴诗语的大度吧,施怡也忍不住多看了裴诗语几眼。

    “不用客气,凌夫人,凌悦一般什么时候会醒来,我今天过来其实是有话想跟她说的。”

    裴诗语并不想太多的留在医院里,所以直接就开口询问了施怡。

    反正自己也是过来道歉的,只要自己早点道歉完了,就可以快点离开医院,裴诗语一点都不想待在医院里。

    “她应该很快就醒来,早上是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

    施怡伸手抹了抹泪,似乎对于这个东西,特别的心疼。

    其实可以让施怡心痛的,恐怕也就只有凌悦跟凌非岩了。如今凌非岩好好的。那么就一定是因为凌悦了。

    “嗯。我们再等等。”

    裴诗语点点头,目光却看向了封擎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