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09章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本来封擎苍还是很高兴的,可是听到裴诗语的这句话后,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裴诗语担心的看着封擎苍,生怕他公司会出事,毕竟还是有些人一直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就会找事。

    封擎苍一直都在肃清公司的人,但是还是会冒出来很多的老鼠,奢望可以破坏一些什么,可以说人的贪念真的是挺让人害怕的。

    以为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会做出来什么事情,尤其是利益当头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做出一些选择,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啊,你想太多了,公司都挺好的,没事。”封擎苍摇摇头,并没有告诉裴诗语什么,对于裴诗语莱说他的隐瞒很多时候真的是会让自己很难过啊。

    所以裴诗语忽然之间都不行吃饭了,抬起头盯着封擎苍,把他看的都有些尴尬了起来:“小语,你一直看我做什么啊?”

    “你说呢?我问你什么了,你居然一直瞒着我,是不是把我当外人。”裴诗语不悦的说道,对于封擎苍的隐瞒,她心里当然是特别的难过。

    “我没有骗你,也没有拿你当外人啊,真的,你要相信我。”

    就算封擎苍真的有所隐瞒,估计这时候也是不敢告诉裴诗语的。

    “不信,看你眼神就知道你肯定有事瞒着我,苍,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了?不然为什么你现在什么都不告诉我?”

    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裴诗语,这会忽然又有了别的想法,一张脸上写满了不开心。

    其实很多时候裴诗语也是知道的,自己不应该这样的,但是她还是会控制不住的去乱想,尤其是这种敏感的时候。

    看到裴诗语似乎状态又不对了,封擎苍心里顿时有些害怕了起来,其实他还是特别担心裴诗语,在家里当然也是为了裴诗语。

    “傻瓜,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东西啊,如果你都是外人的话,估计我身边就没有什么内人了。”

    封擎苍对于裴诗语的想法,也是充满了无奈,可是他又不能真的告诉裴诗语。

    其实最近因为陪着裴诗语,公司的所有事情可以说,都已经彻底的闲置了下来。

    “可是你都不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也是会担心你的吗?”

    裴诗语撇嘴说道,心里却已经明白了,一定是因为封擎苍发生了什么为难的事情,而且都是为了自己。

    其实就算封擎苍不告诉自己,裴诗语也是很明白的。

    所以现在她忽然有些不想知道了,因为就算知道,似乎也没有办法改变什么。

    而一切变的更加复杂的时候,也是会让人格外的心烦意乱。

    “傻瓜,我就是不想让你担心,不想让你分心难过,现在我每天任务就是陪你,明白吗?”

    “工作哪里会有你重要,你才是我的全部,也是我的唯一。”

    封擎苍抱着裴诗语,温柔的说到,其实那会他脸色沉下来并不是因为心情不好,而是因为想起来,裴诗语被他们那样说。

    那些人真是够了,如果不是因为裴诗语这边,自己需要浪费很多精力,哪里还可以轮得到他们嘚瑟。

    “好,你也是我的全部,都是全部。”裴诗语勾唇笑笑,既然自己已经做了祸国殃民的苏妲己,那么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封擎苍心里不会那么想,对于裴诗语来说,这就够了。

    这才是裴诗语内心最满意的一个结果。

    “以后别提那些扫兴的事,想起来他们我就烦。”封擎苍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下,似乎正在等着有人给自己抚平眉头。

    裴诗语伸手,在他脸上轻抚:“苍哥哥,我们去医院吧。”

    “医院?你怎么忽然要去医院?”封擎苍诧异的看着她,不明白裴诗语怎么忽然之间就想去医院了。

    “我想过去看看凌悦,毕竟那天她也是因为我,差点丢了性命,我就是担心她,也有些后悔。”

    “如果那天凌悦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估计我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裴诗语无奈的笑笑,虽然自己内心确实特别的希望凌悦付出代价,可是却不是这样。

    而且自己现在确实是因为那些事,情绪失控,这才眼睁睁看着凌悦倒在地上。

    不过裴诗语也很清楚,大概就是因为凌悦那样,跟自己说挑衅的话,所以故意的吧。

    “傻瓜,我没有怪你。”封擎苍以为裴诗语是觉得自己生气了,所以才会那么说。

    然而裴诗语却摇头说:“我知道你没有怪我,就是我自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的。”

    “苍哥哥,你陪我一起去吧,我们给她带点补品,让凌悦好好补身体,至于我们之间的恩怨,我们还是等完了再说吧。”

    裴诗语并不是大度,也不是完全不计较了,只是事情都是会有轻重缓急的。

    既然凌悦现在病了,那么就让她养好身体啊,只要身体养好了,自己怎么对付她,也就没有说头了。

    “你真的要去吗?”封擎苍似乎有些犹豫,可是还是问了一次。

    “对,一定要去。”裴诗语慎重的点头,仿佛为了怕封擎苍不相信自己一般,还拉着他的手,晃了晃。

    这是一个女孩子撒娇的独有的动作,可是对于封擎苍好像有些不管用啊。

    “我需要考虑一下,毕竟你现在身体也很差,我担心你出问题。”封擎苍摇摇头,并没有直接答应裴诗语。

    他还是有些害怕的,害怕裴诗语万一到时候忽然失控了,那么事情就会变的特别的糟糕。

    但是如果一味的阻止,按照裴诗语的性格,恐怕根本行不通。

    “苍,你还要考虑什么?我又不是去做什么,就单纯的道个歉而已,你别想太多了,好不好?”

    裴诗语叹了口气,她感觉自己好像在封擎苍面前,就没有任何的信用可言了。

    似乎被裴诗语的态度打动了,最后终于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