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 伤害由我承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07章 伤害由我承受

    封擎苍紧紧的搂着裴诗语,他可以感觉到裴诗语身体的颤抖,她似乎很激动很害怕。

    可是裴诗语心里也很清楚,一切都是自己应该承受的。

    “可是,我要去哪里,苍哥哥,我要去哪里。”

    裴诗语不停的呢喃着,手也无意识的抓住封擎苍,就像抓住了最后的一根浮木一般,怎么都不愿意放手。

    她的话让封擎苍的心仿佛窒息了一般,生生的痛了起来。

    “我们的家,回我们的家。”

    他抱着裴诗语,将她的头埋在自己的怀里,虽然她还是不停的颤抖,可是心却仿佛猛然之间安定了下来。

    大概这是裴诗语对于自己的生命放弃的时候吧。

    “小语,你别怕,我会带你回家,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永远在你身边,不会丢弃你,嫌弃你。”

    封擎苍一直在裴诗语耳边轻轻的说着,希望可以让她安心下来,稳定下来。

    开车回家后,封擎苍抱着裴诗语回家,轻轻的放在床上,让她可以好好的休息。

    “小语,你先休息会,我给你做点吃的,记住了,别乱想了。”

    现在裴诗语虽然放在床上,可是封擎苍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他很担心裴诗语,她的状态太差了,可是如今似乎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或许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不管发生什么,封擎苍心里都很明白,自己不会放弃她,哪怕她真的会伤害自己,他也不会在意。

    俩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如今裴诗语精神状况这么差,自己又怎么会嫌弃她。

    “我不吃。”

    躺在床上,可是裴诗语还是固执的说了一句,然后闭上眼,不想说话,也不知道是在跟自己怄气,还是他。

    虽然裴诗语说了不想吃饭,但是封擎苍还是主动去了厨房,他需要做点吃的,然后看着裴诗语吃下去。

    一整天的时间,裴诗语都没有吃饭,这让封擎苍不禁感觉到一阵阵的挫败。

    而裴诗语此时却好像又陷入了自己去思绪里,满脑子都是叛逆的反向情绪。

    她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回变成这样,可是裴诗语却知道,一切大概真的回不去了。

    就算有一天自己恢复过来,恐怕还是会收到影响的。

    “小语,吃点东西。”

    裴诗语乱想的时候,再次听到了封擎苍的声音,她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既然他不让自己离开,那么一切都是他要承受的,自己又为什么还要有什么想法跟顾虑。

    “我说了不想吃。”这是裴诗语第一次发脾气,也是对着封擎苍这样发脾气。

    “不想吃也得吃,我给你喂。”

    封擎苍也没有生气,不管裴诗语说什么,都不能影响自己对她的想法还有感觉。

    这是封擎苍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奈,也感觉到了痛苦。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变成这样,他的心里就像针扎一般,可是又能怎么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过来,”

    封擎苍手里拿着碗站在床边,看着裴诗语缩在床上,好像很受伤的样子。

    她眼里充满了凄凉,看着这些的裴诗语,封擎苍心里很绝望,他不知道要怎么办。

    如果封擎苍知道怎么办,就不会这样了,他心里很怕,但是这种害怕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跟自己分享。

    “我不吃,不吃,你没听到吗?要吃你自己去吃。”

    裴诗语双眼赤红,这个时候似乎愤怒又开始占据了她的整个人。

    她想反抗,想抗争,然而并没有用,她满脑子依旧都是愤怒。

    “小语,你别闹。”封擎苍好脾气的说道,坐在床边。

    看到他忽然过来,裴诗语整个人就像受惊了一般,不停的往后退,手也胡乱的挥舞着。

    好像自己遇到了危险一般,她的这种激烈的情绪,让封擎苍的眉头紧紧的皱着。

    “小语你……”

    “走开!”

    裴诗语伸手把碗直接打翻在地,白色的瓷碗,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啪的一声。

    “啪!”

    随着碗的落下,封擎苍的心似乎也就这样被丢在了地上,狠狠的蹂i躏。

    “我……”

    看到自己这样,裴诗语的愤怒似乎彻底的清醒了下来,就好像一盆水,直接泼上去,让她透心凉。

    面前的封擎苍脸上一片深沉,他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可是裴诗语还是可以感觉到,他心情很差。

    裴诗语心里很挫败,她就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回吧俩个人仅有柔情,都生生的毁灭了。

    “没事,我再去重新给你盛。”封擎苍扯着嘴唇笑了笑,虽然很勉强,可是却还是笑了。

    裴诗语伸手拉住他,心痛喊了一声:“苍哥哥,放了我,也放了你,好不好?”

    “不行。”回答她的,就是坚定的俩个字,还有温柔的眼神。

    这样的封擎苍,让裴诗语心理的那种好更加的深刻,她后悔,绝望,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办。

    “可是,我会伤害你,我会让你绝望,我不想伤害你,不想这样对你。”

    裴诗语低着头,头低垂着,似乎好像做错事孩子一般。

    这样的裴诗语也是封擎苍从来没有见过的,他心痛的吧她搂在怀里,让俩个人的心可以更加的贴近。

    “不会,不怕,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真的。我知道你也是失控,所以相信我,好吗?”

    封擎苍温柔的说着,他不想让裴诗语因为这些而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是封擎苍的心结,也是裴诗语的心结,或者说这也是俩个人的心结,可是总有一天,俩个人都会在一起。

    或许俩个人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变的更加的坚定。

    “好,我相信你,我爱你,苍。”

    裴诗语伸手回抱着他,抱着封擎苍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如今裴诗语情绪稳定下来了,就会感觉很好,想起来自己的一切事情,她还是会感觉很苦恼。

    “苍,林深他有时间回来吗?我觉得还是应该好好配合下。”

    裴诗语忽然想起来了林深,他上次只是给自己做了一半的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