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我的世界你不能缺席-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06章 我的世界你不能缺席

    裴诗语心里极其的苦涩,她并不是想离开,只是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去继续留下来。

    或者说裴诗语现在根本找不到一个可以让自己留下来的理由,一切都说明了一个问题,该离开。

    “苍,你别这样,好吗?”几乎是带着哽咽的询问,可是却没有任何的作用。

    听到裴诗语的话,封擎苍摇头,一只手还拉着裴诗语的胳膊,不允许她做出一丝一毫想走的想法。

    “你知道的,我不会放你离开的,没有你,让我怎么办?”

    这是封擎苍第一次对裴诗语说出来这种话,可能他心里一如既往的这样想。

    把一个人就这样珍藏在心里,并且妥善的安置,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或者要她走。

    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可是如今裴诗语却没有办法这样做。

    “我也不知道,心里好乱,我就是想静静,苍,给我们彼此一个时间,一点点空间,不好吗?”

    裴诗语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如何说出来这样的一番话,至少在裴诗语自己的心里,她都是感觉很绝望。

    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大概就是因为自己私自做了这个想要离开的决定吧。

    “小语,你需要的是时间吗?你就是想悄无声息的离开,我怎么可能放心让你走。”

    “不管怎么样,我的世界你都不可以缺席,我们已经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你说我还能放你走吗?”

    对于裴诗语的决绝,封擎苍心里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毕竟裴诗语那样骄傲的一个人,肯定会接受不了自己的一切,所以他已经想到了。

    “苍,你也特别了解我,甚至比我自己还要了解,否则你也不会直接在这里等着我,可是你知道我的想法吗?”

    “我那么爱你,可是却要眼睁睁看着自己亲口伤害你,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裴诗语不停的摇头,她心里就是接受不了这个想法,所以她现在必须这样说出来。

    因为裴诗语觉得,只要自己跟他说清楚了,封擎苍未必不会放自己离开,毕竟他那么爱她。

    裴诗语就是想用他的爱让自己离开,这也是裴诗语心底唯一的指望。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自己对于封擎苍的重要性,因为他,根本不可能放任自己离开。

    “你说什么,也不能改变我内心的想法,你也很了解我,所以小语,你以为我会让你走吗?”

    这是封擎苍第一次如此质问裴诗语,甚至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愠怒,他就是不想她这样一个人。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是还有自己陪着她吗?为什么她就不能想明白,想清楚一点儿。

    “苍哥哥,你,你真的要这样把我禁锢在你身边?”

    裴诗语有些不敢置信,抬头望着封擎苍,却在他眼底看到了决绝,一颗心瞬间就沉道了谷底。

    这是第一次,裴诗语忽然感觉自己真是想错了,因为眼前这个人,根他本就不会放自己。

    他的爱让裴诗语安全,温暖,同时还感觉到特别的安心。

    “对。如果你非要走,我不介意这样做,我也一定会做到的。”

    “如果你要离开,那么我就亲手折断你的翅膀,将你死死的锁在我的身边。”

    对于裴诗语的震惊,封擎苍虽然心疼。可是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俩个人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尤其是封擎苍,今天一定不能低头,如果低头了,恐怕等待他的,就是更加残酷的事。

    哪怕裴诗语会憎恨自己,封擎苍也完全不在意,因为这是自己想要的,并且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为难我?”裴诗语反问道,眼眶里瞬间就蓄满了泪水,似乎随时都会落下来。

    她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眼泪却始终没有落下来,每次都会查那么一点点。

    俩个人就这样互相僵持着,对峙着,裴诗语的一颗心慢慢的变的凉透了,因为她在他眼里,看到了决然。

    这是俩个人共同的对决,也是俩个人的一生。

    “因为我爱你。”

    没有多余的话,只有一句简单的我爱你,因为我爱你,所以一定要把你留下来。

    哪怕以后你会恨我,会怪我,一切也都无所谓,这不就是俩个相爱的人会做的游戏吗。

    “你爱我,所以你要折断我的翅膀,你爱我,所以你就这样对我,封擎苍,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裴诗语忍不住怒吼到,心里的委屈似乎在慢慢的放大,很快就占据了自己的一颗心。

    她不明白为什么忽然之间会变的如此的委屈,好像整个世界都开始都跟自己为难了。

    不就是不让自己离开吗?裴诗语却从封擎苍的眼里,看到了一整个世界。

    她很确定,如果自己真的离开,哪怕天涯海角,这个男人也一定会找到自己,然后亲手折断自己的翅膀。

    裴诗语似乎听到了咔嚓的声音,嗯,她的心碎掉了,哪怕翅膀还没断,他什么都没做。

    察觉到裴诗语的情况不对,封擎苍立刻低头,皱眉看着她:“不管你信不信,这都是真的,你也很清楚为什么我不允许你离开。”

    “你以为我会让你一个人离开吗?还是这样的状况,我不舍的,你不明白不清楚吗?为什么非要我说出来。”

    封擎苍很无奈,同时心里还有一股浓浓的悲伤,似乎自己真的做错了一般。

    可是想想,封擎苍却不明白,自己哪里错了?爱一个人,所以不想她自己受伤离开,这样也错了吗?

    “我不听,不想听,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裴诗语摇头,眼泪一滴滴落下来,仿佛大片的雨水,直接浇盖在封擎苍的心里,身上。

    他的身子骤然沉重了起来,张口想说什么,可是却没有办法开口。

    似乎自己又带给她伤害了呢,可是伤害又怎么样,只要她还在自己身边,一切都不重要。

    “好,回家,我们现在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