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5章 忽然的离开-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05章 忽然的离开

    一整天的时间,裴诗语都躺在床上,没有吃饭,没有喝水,一个人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似乎这个世界总是对于善良的人充满了恶意,没有人可以逃脱开。

    “叮。”

    手机忽然响起来,裴诗语看了眼,是一条信息,好像是自动推送的。

    本来打算关掉的,可是眼睛却瞥到了一个熟悉的字眼:封少跟小公主旧情复燃。

    裴诗语的手顿时停了下来,似乎空气都要开始凝结,她的眼睛紧紧的看着屏幕,这是今天,封擎苍在医院陪着凌悦。

    他脸上还带着一丝柔情,看起来非常的幸福,而凌悦如今看着特别的虚弱,脸色很苍白。

    但是裴诗语却很明白,这一切大概都是真的,他去了医院,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都是去了。

    昨天裴诗语情绪失控,所以做了很多错的行为,但是今天她非常冷静,冷静的有些可怕。

    手指紧紧的篡着手机,不想放开,眼睛闭上又睁开,最终还是关闭了那个页面。

    自己始终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忽略这一切,就算心里很清楚,封擎苍对于自己的感情。

    可是裴诗语却有些不敢继续了,她害怕自己哪一天,忽然就变的更加的不可理喻。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就算封擎苍不会厌弃自己,裴诗语自己也没有办法接受那样的自己。

    这是裴诗语内心始终没有走过的坎,她起来换好衣服,洗澡,收拾,打包,终于把所有东西收拾在一起。

    看着地上的行李箱,里面装满了自己的行囊,裴诗语忽然有了一种格外落寞的感觉。

    大概这就是自己以后要过的人生吧,一个人,一个行李箱,就这样行走在世间。

    犹豫了很久,她还是没有给他打电话,裴诗语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好像自己的离开是那样的没有道理可言,裴诗语明白,自己离开了,可能一切就都回不去了。

    但是没有选择的办法,好像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离开。

    也许有一天,自己也会后悔自己今天的决定,可是裴诗语却始终没有办法接受那个残破的自己。

    坐在车上,手机不停的响着,裴诗语没有去看,直接把手机关机。

    这个时候不管是谁给自己打电话,都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决定,所以裴诗语还是决定要一个人离开。

    到了机场后,裴诗语忍不住皱眉,太多人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该去哪里。

    一阵茫然后,她还是终于做了决定,自己要去国。

    既然要重新开始,那么就去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破茧重生吧,不管有什么,都会好起来。

    裴诗语准备登机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封擎苍站在远处,静静的看着自己。

    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皱眉,脸上带着一片温柔。

    “我……”

    “你要去哪儿,一起去吧。”

    封擎苍微笑着看向裴诗语,好像裴诗语现在就是出去散心一般,并不是离家出走。

    嗯,没错,裴诗语如今的行为真的可以说是离家出走,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留下什么。

    所以如今封擎苍找过来,可以说真的是非常的厉害了。

    “我,你怎么来了!”

    裴诗语别过头,感觉到很尴尬,心里却忍不住想哭,他对自己那么好,哪怕发现自己离开,他还是这样温柔的说话。

    没有责怪,没有怨愤,只有温柔跟微笑。

    “我过来跟你一起走,你想去哪儿,都带着我,不许丢下我,明白吗?”

    封擎苍笑着,一步步朝着裴诗语走过来,脸上始终都带着笑,看起来那样的让人安心。

    看着他一点点靠近自己,裴诗语的心里却没来由的恐慌了起来,自己要怎么办。

    本来离开就是忽然决定,如今却被他发现,并且追了过来。

    裴诗语心里很清楚,自己一定没法走了,可是还是不甘心,不愿意,她不能留下来。

    “不,我想自己去散散心。”裴诗语摇摇头,心里狠狠心让自己拒绝他,如果今天不拒绝,也许以后还有更多伤害的机会。

    裴诗语怎么可能会舍得会忍心伤害他呢,他是自己心里的唯一啊。

    “小语!”

    听到裴诗语居然不愿意带着自己,封擎苍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愕,有些不悦的喊了一声。

    可是他的不悦并没有让裴诗语改变自己的想法,既然已经决定要离开了,就不要改变。

    “嗯,我要登机了。”

    裴诗语点点头,扯着嘴唇努力的笑了笑,可是那个笑看起来却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她不想继续带下去了,在继续下去,自己一定会反悔,一定会舍不得,后悔。

    “别走!”封擎苍还是不能眼睁睁看着裴诗语离开,再次喊了一声,抓住裴诗语的胳膊,不让她离开。

    察觉到他抓住胳膊,裴诗语的心顿时就软了下来,回头看着他:“我,想冷静一下。”

    “在家也可以冷静,为什么一定要走,我不会允许的。”

    这是属于封擎苍的霸道,他不允许自己的爱人离开,也不允许她这样丢下一切逃跑。

    其实封擎苍心里很清楚,裴诗语就是因为自己的情况,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然而这一切也已经来不及了,她察觉到了,所以肯定接受不了。

    “我们可以一起,我陪着你,我不介意的,真的。只要你还在,只要还可以有你,我什么都可以。”

    这是封擎苍心里的话,他也毫无防备的说了出来。

    “可是,我接受不了这样的自己,让我走,好吗?”

    裴诗语祈求的看着他,她眼里的无助让他心疼,可是却无能为力,不知道怎么办。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把这个女人狠狠的抱在怀里,惩罚她。

    所以他也这么做了,直接把裴诗语搂在怀里,紧紧的抱着,哪怕裴诗语一直在挣扎,也没有任何用处。

    “别走,别走!”他低着头在她的肩膀上,甚至还有温热的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