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4章 绝食第一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304章 绝食第一天

    第二天早上,裴诗语是被太阳晒醒了,因为本来没有关窗帘,或者说是没有做什么安全的设施。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封擎苍起来的时候,已经拉开了窗帘。

    所以裴诗语只能叹气从床上坐起来,看着窗口的方向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昨晚的事情一件件的浮现在眼前,还有白天凌悦在的时候,裴诗语心里惊醒了一阵阵的冷汗。

    自己的各种行为简直就是要命,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来那样的话。

    尤其是晚上跟封擎苍说的话,简直就是穿肠毒药。

    如今,裴诗语清醒了过来,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不知道要如何面对他了。

    明明心里不是那么想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已经表明了所有的立场,这不自己想要的。

    裴诗语坐在窗口发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只是唯一可以清楚的就是,自己好像要万劫不复了。

    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一个念头,就是他不要出现,不要看到这样抓狂的自己,这不是真的她。

    如果以后经常是那种状态,裴诗语感觉自己一定会崩溃。

    “小语,小语!”

    裴诗语发呆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封擎苍的声音,整个人顿时震惊了一下,身子也紧紧的绷着。

    她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回神后,果然看到封擎苍正站在自己跟前,担心的望着自己。

    裴诗语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她本来是想笑一笑的,但是好像没有办法,做不到。

    昨天的事情就像一根刺一般,重重的卡在裴诗语的喉咙里,让她怎么都没有办法说话。

    这是裴诗语自己的绝望,她不知道要怎么办。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只能呆呆的看着他,不,看着他也让裴诗语感觉到一阵阵的心痛,这是裴诗语没有办法接受的。

    她无法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所以最后裴诗语只是轻声的嗯了声:“嗯。”

    “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我刚喊了你好几次,昨晚你喝酒了,我给你煮了点粥,养胃。”

    封擎苍的声音依旧很温柔,就好像昨天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一般。

    可是裴诗语自己心里却很清楚,一切已经清晰的发生了。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去否认。

    而他明明很难过,依旧要装出来什么都没有,一定很累吧。

    “没。”

    裴诗语摇摇头,整个人就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人一般。她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这个时候,裴诗语就好像变成了一个傻子,也可以说是一具行尸走肉的存在了。

    “吃点东西。”

    “不。”

    似乎只有说出来这种单调的词语,才可以让裴诗语的内心得以安稳,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也不清楚自己到底要说什么,唯一可以做的,似乎就是让一切快点发生吧。

    嗯,只要快点发生,只要快点过去,大概才会好起来吧。

    裴诗语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昨晚的事情让她有些难堪,如果最后自己真的走了。

    如果最后封擎苍没有留下来自己,那么自己醒了后,又要怎么办?俩个人之间。又要怎么办?

    这是裴诗语第一次对于自己的一切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好像只有逃避了,唯有逃避才可以解决事情,才可以让一切免于灾难。

    “小语,你不饿吗?”

    封擎苍并没有生气,他以为裴诗语还是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所以尽量耐心的哄着她。

    然而裴诗语自己却很清楚,根本不是,一切都不是这样的,根本不是这样的。

    “不饿。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裴诗语站起身,茫然的看着封擎苍,她好像都不敢直视封擎苍了,大概就是因为自己心虚吧。

    为了不让封擎苍疑心,裴诗语直接回去了床上,钻进了被窝里,好像只有被窝里才是自己的安全场所。

    看到裴诗语回去被窝里了,封擎苍只有无奈,可是并没有多想,叹了口气关门出去。

    听到封擎苍离开了,裴诗语的心里骤然放松了下来,好像有什么忽然之间松了。

    她不明白自己要怎么办,情绪那样失控的时候,裴诗语觉得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那个人太可怕,太恐怖了,她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一切都变的凄惨,让自己无尽的伤害身边的人。

    好像总有一天,身边的人都会被自己伤透,对自己绝望,失望,再也没有任何的希望。

    裴诗语蒙着被子,让自己在被窝里反省,可是后来再次睡了过去。

    再次醒了,裴诗语看了下时间,刚好是下午三点钟,这个时候了,封擎苍应该离开了。

    她好像感觉不到饿了,就这样去了外面,她想去客厅里看看,想去院子里走走。

    一切好像都是在按照既定的轨道运行着,裴诗语控制着自己的一颗心,让她不至于在这片泱泱大海里沉沦下去。

    院子里的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都开了,可是裴诗语哪里还有心情去看什么话。

    如今脑子里都是昨晚的事,昨天白天的事情,她自己想想,其实也是一阵阵的后怕。

    看着凌悦在鬼门关经历死亡,也许她真的会死,可是自己心里却想着,让她死。

    也许昨天如果不是封擎苍过来了,自己也会对凌悦怎么样,一定不会让她活着吧。

    想到这里,裴诗语忍不住一阵笑,好像病态的人真是自己。她终于明白了林深的话。

    自己的病确实需要慢慢的修养,而且应该不可以受刺激,如果一旦受刺激,发生了诱因,那么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当初封擎苍让自己离开,大概也不全是因为他的病,更多的可能是想让自己有个正常的环境。

    一个稳定安逸的环境,确实对人的内心有很大的帮助,所以裴诗语现在忽然特别怀念,当初在林深那里。

    如果在那里,自己就算发疯了,发怒了,发狂了,大概也是没有人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