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98章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

    这个时候,她就算心里在不情愿也不能表露出来,不然今天的苦可就白白的受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送你去医院。”封擎苍的眉头一直皱着,也不知道是在心烦裴诗语还是凌悦。

    反正他现在心情绝对不好,从他身上冰冷的气息就可以感觉出来,他心情很差。

    “我……”

    凌悦张口想说话,可是却眼前一黑,彻底的晕了过去。

    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彻底的软了下去,封擎苍顿时就更加的脸色阴沉起来。

    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抱着凌悦就往外面跑去。

    不管裴诗语去了哪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凌悦,封擎苍就算不喜欢凌悦,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凌悦出事。

    “坚持下,凌悦。”

    封擎苍一边抱着凌悦往外面跑,一边还不忘喊着。

    而裴诗语从办公室跑出去后,直接就在门口。没有看到封擎苍追出来,心情很郁闷。

    她一直等着,想看看他到底会不会出来,眼神不停的往里面瞥,终于看到了那个身影。

    可是他的怀里却抱着另外一个人,凌悦看起来应该晕过去了,不过裴诗语却并不会相信。

    她还是觉得凌悦就是假装的,怎么可能会忽然晕过去呢?

    看到封擎苍抱着凌悦,急切的从自己身边跑过去,然而他好像并没有看到自己。

    裴诗语心里顿时一阵阵的抽痛,难道他都不想看自己一眼吗?

    “苍哥哥,难道在你心里她真的很重要吗?你都可以不顾我,不追我,不理我。”

    在原地不停的呢喃着,裴诗语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仿佛都在这一刻被抽空了。

    这种仿佛被全世界抛弃的感觉,真的是太差了,裴诗语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这样。

    大概是心里微妙的想法,又或者是别的,可是裴诗语很清楚,自己心里对于封擎苍的在意,已经到了一种近乎变态的感觉。

    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跟着他去医院吗?怎么可能,自己看到凌悦就恨不得直接亲手怎么样。

    现在要去哪里,裴诗语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试图让自己找到一个可以停留的地方。

    可是没有,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让自己停留了。

    她没有地方可以去,打车直接去了叶沛灵那边,可是到了门口敲门,却没有人开门。

    裴诗语郁闷的给叶沛灵打电话,最后得知叶沛灵居然不在。

    “小语,怎么了?我现在正在外地呢?你有事吗?”

    对于裴诗语的情况,叶沛灵一直很担心,所以如今接到裴诗语的电话,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灵灵我没事啊,就是想看看你在不在,约你出来玩。”

    裴诗语还是对叶沛灵撒谎了,她没有告诉叶沛灵自己如今正在她家门口,所以注定了,她的漂泊。

    听到裴诗语想约自己,叶沛灵顿时松了口气:“呼,还以为你怎么了,没事就好,跟你说啊,我回来给你带礼物,保证你喜欢。”

    “好啊,那你回来给我打电话。”裴诗语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点,不要让叶沛灵发现。

    毕竟裴诗语心里也是不愿意让叶沛灵担心自己的。

    她只是不愿意叶沛灵出去玩了还是记挂着自己。

    “嗯,我回来给你打电话,我直接来找你,现在我挂了,这边人好多,再这样下去我要丢了。”

    可以听出来叶沛灵好像正在人很多的地方,声音很嘈杂。

    裴诗语点点头,又发现叶沛灵似乎看不到,最后还是对着电话说了声:“好好玩。”

    挂断电话后,裴诗语终于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消失了,变成了落寞。

    自己好像从来都是要麻烦别人,想起来叶沛灵,心里还是暖暖的,可是如今叶沛灵不在,裴诗语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封擎苍去了医院,叶沛灵不在,裴诗语一时之间居然有些为难了起来,因为不知道何去何从。

    她站在门口努力的看着,想让自己可以看清楚,看明白,但是很枉然,什么都没有。

    忽然之间,好像对未来都没有什么希望了。

    裴诗语想喝酒,她觉得现在大概也就只有酒精可以麻痹自己了,不然这样的自己,要如何面对。

    或许喝酒就可以解决一切,人一旦有了什么念头,就会去疯狂的想要实现。

    所以在裴诗语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居然已经到了一个酒吧,后来她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去的。

    “小姐,一个人吗?”

    “小姐,要不要喝一杯。”

    不停的有人过来搭讪,可是都被裴诗语无视掉,现在她那里还有什么心情搭讪。

    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喝酒就是醉,裴诗语努力的让自己微笑,酒吧里的人不多。

    现在正是白天,大概是因为没有几个人,所以看到裴诗语不愿意喝酒,也没人上来。

    她往里面走去,却不小心碰到了一个人,连忙说了声:“抱歉!”

    “瑞娜!”

    一声惊呼响起来,裴诗语忍不住皱眉,抬头就看到乔天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

    这是什么事,自己居然碰到了乔天,裴诗语勾唇对着乔天笑了笑:“嗨,好巧啊。”

    “是啊。你过来喝酒?还是?”

    乔天对于裴诗语忽然出现在酒吧,还是有些诧异的,毕竟现在可是大白天。

    酒吧里人很少,而且看着裴诗语落寞的样子,一定是心里有事,因为俩个人也算是相处三年,乔天自然很了解。

    “要不要过去喝一杯?”

    “好啊。”

    裴诗语没有拒绝,跟着乔天就往一个包间走去。

    反正俩个人之间也很熟悉,根本不需要担心什么,裴诗语坐在沙发上,看着乔天。

    他一脸玩味的笑,看着裴诗语,却始终不开口说话。

    “乔天你一直看着我做什么?喜欢我啊!”

    对于乔天这样的注视,裴诗语没好气的说道,顺便忍不住还翻了个白眼。

    “嗯,喜欢你啊,不可以吗?瑞娜小姐,不知道你来酒吧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