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7章 你没看到她伤的很重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97章 你没看到她伤的很重吗

    看起来就像随时都会晕过去一般,不过依旧在强撑着。

    “擎苍哥哥,我没事。”凌悦抬起头弱弱的看了眼封擎苍,最后视线还在裴诗语身上停留一下,好像很害怕,立刻又低下头。

    “可是你的手腕都……”

    “我真没事的,刚不小心摔倒了。”

    凌悦刚才的说道,可是却一直看着裴诗语那边。这让裴诗语瞬间无奈了起来。

    自己还没做什么呢,居然就变成了这样。

    “够了,就是你看到的这样,怎么,你想替她说话?还是想教训我啊?”

    裴诗语气愤的说道,她完全没有想过,封擎苍会忽然进来,而且还看到了那样的一幕。

    如今他的目光一直在凌悦的手腕上,看着好像很心疼的样子。

    “小语,”封擎苍对于裴诗语的忽然生气,感觉到了无所适从。

    他有些无奈看着裴诗语气呼呼的样子特别心疼,张口想解释,可是却不知道说什么。

    就是这幅样子,让裴诗语更加的生气了,觉得封擎苍就是在乎凌悦,就是不想凌悦受伤。

    “别喊我,”

    裴诗语低声说道,转过头看向别处,这种情况下,似乎说什么,都会让人感觉很尴尬。

    而地上的凌悦看到俩个人这样,低着头嘴角却勾起一丝冷笑,半天后,抬起头,脸上瞬间恢复了可怜兮兮的模样。

    “擎苍哥哥,你,你不用管我,我没事的。”

    凌悦虚弱的说道,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样子,但是却还是保持着让自己不要晕过去。

    听到凌悦的话,裴诗语脸上的笑更加的浓厚,她勾唇看着凌悦,说道:“别演戏了,你现在还想演戏给谁看啊?”

    “想死,你就去死啊,为什么还要在这里。”

    裴诗语看着凌悦似乎就生气,尤其是她假装柔弱的样子,更加的让人生气,恶心。

    “我……”

    凌悦抬头,目光里盛满了泪花,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看着裴诗语如此盛气凌人,而且不相信自己,封擎苍顿时感觉到了无奈。

    他走过去,想搂着裴诗语的肩膀,可是却被她躲过去。

    “小语。”

    “怎么?心疼了?看不下去了?”

    现在的裴诗语就像是一直刺猬,不管谁靠近她,都会被扎伤。

    “小语,别闹。”

    温柔的声音,可是听在裴诗语的耳中却是充满了讽刺,她抬头看着封擎苍,反问道:“我在闹?”

    “呵呵,好。那就当是我在闹。”

    裴诗语直接往后退了一大步,躲开了封擎苍的怀抱。

    她的忽然躲避,让封擎苍心里充满了怒火,他看着裴诗语盛气凌人,再看看地上的凌悦,心里很无奈。

    虽然清楚凌悦可能不是裴诗语怎么的,但是他心里对于裴诗语的状态还是很担心。

    “别赌气好不好?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封擎苍再次说道,往前一步,可是裴诗语却立刻后退更多,完全不给封擎苍接近的机会。

    好像封擎苍靠近就会让她怎么样一般,对于这样的裴诗语。封擎苍心里很心痛。

    然而却没有什么用,裴诗语脸上一直带着浓浓的嘲讽。好像在嘲讽别人,又好像在嘲讽自己。

    现在对于裴诗语来说,好像没有什么别的了,如今唯一可以想的,就是一定要让凌悦付出代价。

    “别理我,你随便怎么样吧。”

    裴诗语声音冷淡,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别扭什么,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心里乱遭的。

    大概是因为凌悦那会的话影响了自己吧,裴诗语如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那就是远离,远离,不要靠近任何人,也不想靠近任何人。

    “擎苍哥哥,我……”

    关键时候,凌悦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封擎苍转过头,就看到凌悦脸色几乎白的像一张纸。

    她的额头还有细密的汗珠,似乎正在苦苦的煎熬着。

    “你怎么样?”

    封擎苍看了眼裴诗语,看着她赌气的模样,只能叹气,最终还是蹲下i身去看凌悦。

    因为凌悦这会情况实在是太可怕了,手腕上的血不停的往出冒。

    看到封擎苍关心自己,凌悦心里顿时开心了起来,脸上也挂着一丝笑,不过还是撑着:“擎苍哥哥,我没事。”

    “我,我知道都是我的错,你去,去哄瑞娜姐姐,我,还可以。”

    明明都已经快要晕过去了,可是凌悦还是强撑着。

    她很清楚,这个时候自己一定不能倒下去,一定要坚持,只要坚持下去,才会有希望。

    可是坚持真的太难了,尤其是看着裴诗语跟封擎苍俩个人,她感觉自己的心,正在慢慢的死去。

    可是不甘心啊,明明都已经快要成功了,怎么可以因为这些,而功亏一篑。

    “你别说话了,我带你去医院。”封擎苍不让凌悦继续说话,扶着凌悦让她起来。

    可是凌悦却摇头,身子紧紧的靠在封擎苍的身上,因为现在只有依靠着他,自己才不会倒下去。

    “呵。”

    对于俩个人的行为,裴诗语只有冷笑,因为自己没有话说了。

    “瑞娜姐姐,我,擎苍哥哥你快放开我,我可以的,我……”

    “够了,你好好安安稳稳的,不行吗?”

    封擎苍直接打断了凌悦的话,将她搂着,让凌悦的身子靠着自己,他可以感觉到,凌悦就是在撑着。

    虽然凌悦做错了很多事,可是毕竟俩个人认识那么久,封擎苍内心对于凌悦还是存在着,一丝丝的担心。

    无关男女之情,当然也不会看着凌悦这样出事。

    “你们继续,不奉陪了。”

    对于俩个人的互动,裴诗语心里充满了恶心,还有反胃,直接丢下一句话,直接摔门而去。

    看到裴诗语走了,门还发出剧烈的响声,凌悦心里顿时感觉一阵畅快,可是却没有表现出来。

    “擎苍哥哥,你去追她,好好解释下,我真没事,等会就好了。”

    凌悦小声说道,现在好像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快要说不出来了,但是凌悦却依旧紧紧的咬牙坚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