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6章 作茧自缚-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96章 作茧自缚

    “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能耐吗?”

    看着凌悦摔倒了,裴诗语心里没有任何的同情跟可怜,有的就是愤怒。

    她的眼睛变的通红,好像只有这样才可以吧自己内心所有的痛苦发泄i出来。

    地上的凌悦一声不吭,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腕,上面不停的渗血,可是凌悦却咬着牙,不说话。

    听到裴诗语的冷嘲热讽,她居然都默默的忍受了,或许这个时候凌悦心里也是崩溃的。

    “凌悦,你以为你装可怜就可以了吗?这里可没有别人,还是收起你这幅样子吧。”

    对于凌悦的示弱,裴诗语根本没有任何的同情,她的心里有一团火,似乎要将所有的一切都融化了。

    “呵呵。”

    就在裴诗语以为凌悦不会说话的时候,却听到她呵呵的笑了起来,明明脸上很苍白,但是笑声却充满了诡异。

    似乎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裴诗语的满腔怒火,似乎在凌悦的笑声中,更加的旺盛了起来。

    她走过去,弯下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凌悦:“笑什么,很得意吗?”

    “是不是感觉你如今跑过来装可怜,你就可以把以前的那些事一笔勾销了?”

    裴诗语冷冷的质问道,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大概就是想教训一下凌悦把。

    毕竟凌悦做了那么多伤害自己的事情,而且害了自己。

    “不,实话告诉你,我并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你明白吗?我今天过来,当然是为了擎苍哥哥了。”

    “就算我这样,擎苍哥哥也会原谅我,他心里还是心疼我的,你信吗?”

    凌悦的嘴角勾起一抹笑,看起来却让人有些瘆得慌。

    裴诗语刚想说什么,就看到凌悦伸手把自己手腕上的纱布,直接撕了下来。

    本来正在渗血的手腕,如今看起来更加的鲜血淋漓,尤其是伤口,看着狰狞而可怕。

    应该很痛,可是凌悦的脸上却一直都是笑,好像除了笑容,在不会有别什么了。

    “呵,自残吗?你不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幼稚吗?”

    对于凌悦这样的举动,裴诗语心里都是嗤之以鼻的,好像除了这样的招式,她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幼稚不幼稚没关系,只要有用就好了,不是吗?”似乎是为了激怒裴诗语一般,凌悦的话充满了挑衅。

    如果不是因为以前认识凌悦,裴诗语还真是会被凌悦今天的行为吓到了。

    然而如今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甚至感觉很可笑。

    就算凌悦这样,难不成封擎苍还会同情她吗?

    裴诗语的心里一瞬间闪过了千万个想法,她很清楚自己现在不应该想这些,可是特依旧忍不住,控制不住。

    “反正我是不会放弃的,不管怎么样,这三年也是我陪着擎苍哥哥的,你真的了解他吗?你知道擎苍哥哥这三年到底经历了什么吗?”

    凌悦心里很清楚,那三年就是裴诗语心里的一根刺,她总是会想起来,想起来就是撕心裂肺。

    所以凌悦就是要这么说,就是要让裴诗语心里不舒服。

    “裴诗语,就算你回来了那又怎么样呢?擎苍哥哥还不是会娶我,要不是婚礼上你出事,你以为现在你还可以在这里说话吗?”

    凌悦挑衅的抬头,注视着裴诗语,希望可以看到裴诗语被打击的样子。

    然而凌悦心里很快就失望了,因为裴诗语根本没有任何的害怕,也没有任何的生气。

    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死人一般,没有任何表情,好像凌悦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自导自演。

    “嗯,我知道他差点娶你,可是凌悦你心里也很清楚,他想要的是什么,他一直都在等我。”

    “而你呢!不过是苍哥哥心里愧疚一点点罢了,他也只是吧你当妹妹,或者一个小女孩。”

    裴诗语忍不住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凌悦流血这么多,她的心里就升起来一股股的恐惧。

    并不是怕凌悦出事,而是想起来一些事,所以裴诗语心里很担心。

    “是啊,可是就算这样,擎苍哥哥还是会原谅我,你不知道吗?在你到医院后,擎苍哥哥专门去找我了,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

    凌悦勾唇看着裴诗语,心里却有一丝得意,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对于凌悦的话,裴诗语心里其实还是不信的,但是就是好奇心想让她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

    “他说什么了?”

    裴诗语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好像自己一点点都不在意一般。

    其实心里却揪得很厉害,让人有种特别痛苦的感觉。

    “哈哈。你想知道吗?那我告诉你啊,擎苍哥哥没有怪我,他就是安慰我,鼓励我,让我不要想太多。”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离开呢,就是因为擎苍哥哥对我的特殊啊。”

    似乎提起来这个,凌悦心里就充满了开心跟兴奋。

    她的手腕上,血越来越多,好像伤口裂开了一般,可是凌悦却丝毫感觉不到痛了。

    “特殊,他对你还真是特殊,凌悦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吗。”

    裴诗语看着凌悦的血一直在流,她都有些担心,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大概凌悦就是找死。

    “随便你啊,你不信也没关系的,反正都是这样了。”

    凌悦如今就是赶鸭子上架,不得不说了,箭在弦上,必须发。

    “哦,不然你想怎么样?”

    “我当然是想做我想做的事情了。”

    凌悦粲然一笑,好像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很明白,大概你想做的,都是这样。不过还是提醒你一句话,不许打封擎苍的注意。”

    其实裴诗语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不然也不会这样说。

    然而凌悦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门直接被打开,然后封擎苍走了进来,三个人立刻就蒙了。

    “怎么回事?”封擎苍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凌悦,还有她不停流血的手腕,这会凌悦脸色更加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