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你以为你可以骗得了我吗-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95章 你以为你可以骗得了我吗

    凌悦看着裴诗语忽然出现,心里非常着急,一只手伸过来想啦裴诗语,可是却被裴诗语躲过去。

    因为惯性作用,凌悦居然直接往另外一边扑了过去。

    “够了,你还想做什么。”

    裴诗语的脸色沉了下来,她不想看到凌悦,尤其是在今天这种突然的情况下,她非常的郁闷。

    本来今天就是因为封擎苍要过来公司,所以裴诗语才跟着一起来的,可是谁可以想到,居然会这样。

    明明自己在办公室,可是却看到了凌悦,这让裴诗语心里很难接受。

    虽然心里已经默认了可以暂且放过凌悦,但是不代表现在这个时候,裴诗语还是愿意看到凌悦的。

    “我只是过来跟你们道歉的,我真的知道错了。”

    凌悦脸上带着一丝忧伤,好像特别急切的想要跟裴诗语解释。

    但是裴诗语却根本不想跟她说话,尤其是现在。

    “不,凌悦,你想做什么,都跟我无所谓,我根本不想跟你怎么样,也不想听你说话,你明白吗?”

    “而且现在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也不会怎么样,所以呢?请你管好你自己,不要做什么不应该做的事情就好了。”

    裴诗语坐在椅子上,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这是裴诗语第一次感觉到惆怅。

    明明心里憎恨的人就在跟前,可是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

    她看着凌悦,如果可以,真想现在就把凌悦给怎么样,但是不可以,她不能那么做。

    尤其是在今天还不知道凌悦到底是过来做什么的情况下,自己一定不可以轻举妄动。

    可是凌悦却不那么想,她的手还是处于一个往前伸的姿势,好像想要触摸裴诗语一般。

    明明就是正常的行为,但是在裴诗语眼里却感觉是那么的令人厌恶。

    “我,你真的不可以原谅我吗?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我已经去死了,还是不行吗?”

    凌悦尖着嗓子喊道,似乎自己做了很大的牺牲一样。

    “你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让你去死了吗?”

    裴诗语忍不住冷笑了起来,看着凌悦,她的眼底出现了一丝的疯狂,好想过去吧凌悦给杀了。

    明明就是一个简单的想法,但是裴诗语的脚步却还是忍不住往前,往前,最后站在了凌悦的跟前。

    “你,你想做什么?”凌悦看到裴诗语过来了,开始有些害怕了。

    她其实心里对于裴诗语还是害怕的,不然也不会一直后退,一直退到了墙角边。

    “我想做什么?你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我就想对你做什么。”

    裴诗语的声音很冰冷,就像来自地狱的使者,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按照脑子里那个疯狂的念头。

    只有这个念头开始驱使着她,让她不由自主的想要做些什么。

    “你,你别冲动,我什么都没做,啊!”凌悦惊恐的看着裴诗语,她真的很害怕。

    “没做?你真的没做吗?凌悦,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你没有做吗?”

    这一刻,裴诗语的心里眼里似乎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了无尽的愤怒。

    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凌悦的胳膊,不让她离开,也不让她动。

    而凌悦,被裴诗语死死的压在墙角,呼吸声都听着特别的粗重,她开始害怕了。

    甚至心里有些后悔了,自己不该一个人跑过来,明知道裴诗语对自己恨之入骨的,怎么就一个人过来了。

    如果现在裴诗语对她做什么,凌悦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你,你冷静点好不好?”

    凌悦的声音弱弱的,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以前的半分嚣张。

    “冷静?哈哈,你是再说笑话吧,我告诉你,这个世界上还没什么可以让我冷静的。”

    裴诗语的手又开始往紧捏了下,看到凌悦痛苦的暼眉,她的心里居然还产生了一丝奇怪的感觉。

    “啊,痛,你,你放开我,放开……”

    对于裴诗语的紧追不舍,凌悦根本没有任何的办法,她似乎除了求饶,别无选择。

    可是到了现在这样,裴诗语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痛?你也知道痛啊,你知道我痛吗?你难道就不知道别人也是会痛的吗?”

    裴诗语冲着凌悦吼道,可是手上的力气却并没有放松,甚至比当初更加的大力了起来。

    只要想起来凌悦曾经对自己做的事情,裴诗语心里的怒火就蹦蹦蹦的开始上升。

    哪里还能顾得了这里是公司,还有别的人,这一刻裴诗语心里想的,就是如何让凌悦付出代价。

    “不,你不能那样做,那是犯法的。”凌悦拼命的摇头,这个时候哪里还能听到裴诗语的话。

    她的心里升起来一股恐惧,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绝望。

    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俩个人,没有别人,也没有人可以拯救她。

    “你觉得我会害怕犯法吗?凌悦我告诉你,你可以骗得了别人,可是你永远骗不了我。”

    “你以为自己今天过来了,道个歉就完事了吗?你以为我会看在你还是个病人的份上,就对你怎么样嘛?”

    对于凌悦的恐惧,裴诗语看在眼里,可是她并不想怎么样,既然已经做了,何必在想那么多。

    “凌悦,今天你敢一个人过来,就注定了你没有办法逃脱,我告诉你,你死定了,我……”

    “啊!啊!”

    裴诗语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凌悦一阵阵的尖叫声给直接打断了。

    也不知道凌悦到底是怎么了,她拼命的喊着,可能是想着有人可以拯救自己。

    但是凌悦却想错了,不会有人来,封擎苍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她们的声音,外面根本听不到。

    所以凌悦就算这样大声的喊着,也没有任何的作用。

    “喊什么喊,烦不烦,现在知道怕了,你他妈i的早干嘛去了,啊?”

    裴诗语听着凌悦刺耳的声音,顿时更加的烦躁了起来。

    她的胳膊用力一甩就直接凌悦甩在了一边,凌悦就这样被丢在了地上,可是她却并没有喊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