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1章 得救了-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91章 得救了

    在这封闭的楼道里,这个男人算得如此精细,恐怕没人会出来救她,裴诗语闭上眼,希望她死后,封擎苍能够亲手抓住这个男人,替她报仇。

    但死亡并没有降临,反而是楼下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望楼上冲来。

    “怎么办?被发现了!”

    护士一听越发靠近的脚步声,惊恐的扑到男人身旁,恐惧的询问。

    “滚开!我怎么知道!”

    男人更加惊怒,一把甩开护士,将裴诗语掐在胸前,后背紧贴着墙壁,势要与上来的人对峙。

    “快放了她!”

    忽然,楼道的灯光骤亮,裴诗语眼前一昏,但听到封擎苍熟悉的惊喝声,欣喜的睁开眼。

    “你们别过来,否则我弄死她,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楼道瞬间挤满了人,男人被压制到墙角,显然无路可逃,男人惊恐的威胁,动作之间让裴诗语难受的皱起眉头。

    男人胁迫着裴诗语,封擎苍惊怒的瞪着男人,恨不得一掌扇飞男人,却投鼠忌器的命令所有人不许乱动。

    “你走不掉了,杀了我值得么?你现在不过做了一些错事,最多坐几年牢,但如果你杀了我,恐怕你会得到你想不到的后果。”

    看到封擎苍,裴诗语镇定了下来,淡淡的对身后的男人说道。

    “庆哥,她说得对,你快放了她。”

    护士一听裴诗语的话,激动的劝说这个护士口中叫庆哥的男人,同时裴诗语感觉到男人手上的力量小了许多,似乎已经异动。

    “我替封擎苍向你保证,放了我,只要你招出幕后真正的指使者,我们不但不会让你坐牢,还会给你一些钱,让你安全离开。”

    裴诗语淡淡的说道,封擎苍一听裴诗语的话,冲男人冷淡的点头,确认保证遵从裴诗语说的承诺。

    “真的?”

    男人松开掐住裴诗语脖子的手,但并没放走裴诗语。

    “你还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么?”

    裴诗语越发笃定男人已经被自己说服,裴诗语淡淡的说道。

    “好,我投降!”

    已经无路可退,男人完全松开裴诗语,整个人虚弱无力的瘫靠在墙壁上,当男人完全松开裴诗语,封擎苍立刻冲到裴诗语身旁,将裴诗语护在身后,其他人则立刻将护士和男人控制起来。

    “没事了!”

    看着男人和护士被完全控制住,威胁已经解除,封擎苍一个转身将裴诗语用力的紧抱在怀里,深深吸了一口裴诗语身上的味道。

    “我没事了!”

    被封擎苍大力抱着,裴诗语呼吸难受的苦笑着,有点担心自己没有被男人掐死,反而被封擎苍给抱死了。

    “走,我带你去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受伤。”

    显然封擎苍有些关心乱了神,说着就要拉着裴诗语检查身体,裴诗语越发苦笑着抓着封擎苍的手,让他摸着身体,确认自己并没有受伤,确认裴诗语没事,封擎苍彻底放下心来。

    “将他们两个隔离起来,我要亲自审问他们!”

    回头冷怒的扫了护士和男人一眼,封擎苍冷冷命令,几个人听命的将护士和男人押走。

    这时,院长才带着人匆匆赶来,满头大汉的围上来,但还没开口,就被封擎苍一个瞪眼,吓得退到一旁。

    “你倒是管理得一手好医院!”

    讥讽得冷嘲一声,幸好这次裴诗语没事,否则封擎苍一定追究到底,冷怒的带着裴诗语回到病房,身后院长抹了一下额头快流成河的汗水,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回到病房,两人细细的温存片刻,裴诗语又心切封擎苍的伤势,一定要封擎苍躺好,封擎苍无奈的躺会床上,但手一直紧紧抓着裴诗语的手。

    “下次不许这么胡闹!”

    还是忍不住责备了一句,当时幸好男人并没有带着凶器,否则封擎苍不敢想象后果会如何。

    “知道啦,当时不是情况紧急么?”

    裴诗语也心有余悸,想到刚才的一幕,还是有些后怕,现在听到封擎苍的责备,裴诗语反而感觉到很幸福,歉意的拍了拍封擎苍的手背,像是承诺一般保证道。

    “好了,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议一下。”

    忽然封擎苍认真的盯着裴诗语说道,裴诗语望着封擎苍严肃的样子,知道封擎苍想要说的事情。

    “你去吧,就是不许动气,要是牵动伤口,我会生气的。”

    知道封擎苍现在肯定想亲自审问那两个人,裴诗语笑了笑,不过还是叮嘱一句,并没有想要一起审问,或许也有一些心里阴影存在,裴诗语不想见到那个男人。

    “嗯,那你也休息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封擎苍笑着在裴诗语的搀扶起身,之前换药时,医生就说过封擎苍多走动一下,有助于病情好转,裴诗语才这么放心的让封擎苍下床。

    等封擎苍下床,裴诗语反而被封擎苍按在床上,裴诗语好笑的白了封擎苍一眼,不过躺在还留着封擎苍体温的被子里,裴诗语感觉格外的安定。

    “说。”

    离开病房,来到囚禁护士和男人的房间,身旁跟着几个保镖,封擎苍冷怒的直接质问,若不是裴诗语曾答应过只要两人交代情况,就不会动刑伤害他们,恐怕现在封擎苍已经让人打断男人的手脚。

    “我也不知道是谁!”

    男人已经决定告知一切,听到封擎苍的质问,男人苦笑起来。

    封擎苍眼眸一冷。

    “她和我只是电话联系,其他的我真的都不知道。”

    或许连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男人诚恳的说道,希望封擎苍相信他。

    “电话号码!”

    但没想封擎苍竟然直接相信,男人欣喜的连忙主动告诉封擎苍联系人的电话号码。

    “送他们离开!”

    冷声吩咐手下,封擎苍拿着男人给出的电话离开房间,身后响起护士和男人一阵感激。

    电话交给了专门的人调查,很快查出电话的主人,而得知电话居然是施玲的,封擎苍的脸色变得极度冰冷。

    “不许告诉裴小姐,关于电话的一切!”

    冷声下令,封擎苍决定隐瞒,不想让裴诗语知道这一切的幕后主使是施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