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0章 惊险-神秘Boss,请节制-
神秘Boss,请节制

第1290章 惊险

    护士一直跑到顶楼才停下,裴诗语担心跟得太近被发现,连忙顿住脚步,裴诗语一路跟着,听到护士的脚步声停下,连忙也停下脚步。

    过了片刻,护士的手机再度响起来。

    “我到了,你在哪?我怎么没有看到你!”

    护士的声音有些不安和焦虑。

    紧接着,有一阵厚重许多的皮鞋声响起,裴诗语眉头一挑,接头的人出现了,而且是个男人,听着声音,这个男人可能还十分强壮,裴诗语更加小心谨慎,避免被发现。

    “我来了!刚才差点被发现,幸好我反应快,及时逃了出来。”

    听到脚步声,似乎已经碰面了,上面传来护士欢喜的嬉笑声音,似乎另一个人的出现让护士镇定许多,语气也变得轻松。

    “后面有没有人跟着?”

    随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的询问。

    “没有!我确认了好几次,绝对没有人跟着!”

    护士笃定的说道。

    “行,事情办得如何?”

    男人低沉的声音忽然有些焦急的询问。

    “我出手,当然得手了,我厉害吧!”

    护士得意的回到,语气似乎想要得到男人的夸奖。

    “干得不错,想我怎么奖励你!”

    听到已经得手,男人焦虑的语气瞬间镇定许多,语气也变得淫荡的对护士说道,紧着着,裴诗语隐隐听到一阵错乱轻缓的脚步声,还有女人压抑的呻i吟声和男人粗喘的呼吸声。

    裴诗语暗暗唾了一口,不过趁着这个机会,裴诗语更放慢脚步节奏的爬上几层台阶,上面的声音越发听得清晰起来,但依旧只能看不到与护士交接的男人长什么样子。

    心里想着看清那个男人的样子,不知不觉中,裴诗语已经靠近到只与护士和男人相隔一个楼层的距离,偏偏男人角度选得很好,裴诗语只能看见男人半个身影。

    “讨厌”

    男人似乎做了什么?护士娇羞的撒娇一声。

    两个人对话,裴诗语听出来了,护士有意靠近封擎苍是为了某种目的,想要从封擎苍手上得到什么东西,而且似乎已经得到。

    这个与护士对接的男人,就是整件事情的主谋!

    裴诗语眼里闪过一丝怒意,脚步更加谨慎小心的爬上几层台阶,想要看清这个男人是谁。

    裴诗语还想多往上几步,但楼上有灯,楼下却没有,这让楼上很轻易能观察到楼下的情况,避免被发现,裴诗语只能耐住性子,先等等看两人之后的交谈。

    但足足快过了十几分钟,护士和男人当着裴诗语的耳朵,上演了一次让人听着面红耳赤的肉搏站。

    “好了,这里不安全,你先离开,我在老地方等你!”

    一阵温存之后,男人恢复了理智,声音柔和的对护士说着,很懂得如何掌控女人,低声吩咐道。

    “不要嘛我们一起走嘛”

    护士撒娇的不愿意。

    他们要走?

    护士和男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裴诗语心惊的连忙左右张望寻找躲避的地方,但男人接头的地方选的很好,除了后退的路,裴诗语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

    丝丝冷汗从额头冒出,裴诗语更加小心的一步步后退。

    但这是,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

    “谁?”

    男人大喝一声,一阵匆乱的脚步急促追下来。

    不好,被发现了!

    “我在…”

    裴诗语恐慌的连忙接通电话,同时边说边转身飞快的往落下逃跑,想要让电话里的人知道她在哪。

    但身后一阵沉闷的跳跃声,忽然身后卷起一阵阴风,裴诗语惊慌的转身,只见到一个人影猛然将她撞到墙壁上。

    后背一阵撕裂的剧痛,裴诗语五官痛苦的皱在一起,手里的手机被男人捏住,砸到地上,碎裂成好几块,脖子也被死死掐住。

    “是你?”

    随后护士急匆匆的跟下来,一看到裴诗语,护士就惊慌的叫出声。

    被认出来了,裴诗语苦涩一笑,男人掐住她脖子的力道越来越重,裴诗语努力呼吸着,瞪着眼要将这个男人的样子记住,偏偏走道昏暗,裴诗语只能看到男人模糊的五官。

    “你都听到了!”

    男人冷怒的压低音量质问,似乎担心被人发现。

    “你们是谁派来了的?想要从封擎苍手上得到什么?”

    既然已经被发现,也走不了,裴诗语反而冷静下来,怒视着这个男人。

    “你果然听到了!”

    男人冷笑一声,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

    “怎么办?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我们被发现了?”

    一旁听到裴诗语已经知道他们之间的事情,护士立刻惊慌起来,抓着男人的手臂不安的询问。

    “镇定点,怕什么?”

    男人冷喝一声,吓得护士浑身一颤。

    “本来我们已经得手,大家各走各的路就行,偏偏你多生事端,可别怪我心狠了。”

    忽然男人阴冷的笑起来,手上的力量全力掐住裴诗语。

    男人想死她!

    裴诗语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个男人如此狠辣,竟然想杀人灭口,裴诗语惊恐的剧烈挣扎起来,裴诗语有些后悔,为什么跟着护士之前,不事先告诉封擎苍一声?

    如果死在这里,不知道封擎苍会担心成什么样子,如果封擎苍见到她死后的尸体,肯定会暴怒,到时候不知道又会冲动的做出什么事情?

    越想着,裴诗语越发绝望苦笑,仿佛真的快死一般,竟然脑海里闪过与封擎苍甜蜜的一幕幕。

    或许,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裴诗语痛苦的闭上眼睛。

    “你干嘛?快放了她,你这样会杀死她的!”

    护士显然比裴诗语更加惊恐,瞳孔放大的盯着这一幕,难以置信的尖叫,她没想过事情还会演变成这样。

    “闭嘴!你想让全部人知道我们在这?不想死就闭嘴!”

    护士的尖叫吓得男人冷怒的转头瞪着护士,恼怒的呵斥道,护士被吓得一步步后退到墙壁上,浑身瑟瑟发抖的盯着男人,脸色变得苍白。

    “你死吧,每逢十五,我会给你烧些纸钱!”

    吓愣了护士,男人索性阴i毒的盯着裴诗语,抬手就要掐死裴诗语。